校医数十年性侵数百女孩!密歇根州立赔偿五亿美金,校长引咎辞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还记得年初那起轰动全美的密歇根州立大学(MSU)校医性侵案吗?

在该校供职的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持续性侵学生,人数达几百人。

日前,针对这场轰动全美的校园性侵案,密歇根州大宣布,同意向遭受纳萨尔性侵的数百名受害者支付总额达5亿美元的赔偿。

密州大在声明中表示,双方代表律师已经达成协议,校方将向322位受害者支付4.25亿美元,其余7500万美元将预留在信托基金中,用于支付今后可能出现的受害者。

受害人代理律师表示,预计每名受害者获得的赔偿金额会在25万至250万之间不等。部分受害人代表律师称,该协议尚须经332名受害人同意,再由该州法官签字批准,方才生效。

大学发言人艾米丽·顾安特表示,学校正在努力筹集这笔资金进行赔付。

而那位犯下种种罪行的淫魔拉里•纳萨尔正在服刑。

很多人都被密歇根州大宣布的5亿赔偿震惊。

但是,5亿的赔偿,多吗?

一点不多!

对于那些遭受毒手的女孩们以及他们的亲人们来说,无论多少钱都无法弥补受到的创伤。

小编犹记得,今年2月,一名遭受纳萨尔性侵的女孩出庭讲述自己在13岁被他性侵时的经历。

她坐在旁听席的父亲情绪激动,向法庭提出可否让他与这个恶魔在一间密室里待5分钟。

法庭没有准许他的要求,这名父亲突然冲出证人席冲向纳萨尔,但被在场警员制服。在被制服的那一刻他的口中还吼着:“给我一分钟,让我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只要一分钟。”

现场检察长劝告这位父亲不要使用暴力,但这位父亲一直在说:“女士,你没经历过这种事。”

他说:“如果是你们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我们无法设身处地的理解这名父亲的愤怒,也无法理解他当时的无助。

我们该怎么做,又能怎么做。

然而,与纳萨尔人神共愤的行为相比,学校的不作为更令人寒心。

据悉,1997年开始,密歇根州立大学就收到过有关纳萨尔性骚扰的投诉,但校方从未追究纳萨尔责任。直到纳萨尔案宣判前,该校一直否认纳萨尔在任期内有性侵队员的行为。

纳萨尔在职30年内,以“治疗”为由,对几百名女运动员实施了残忍的性侵。受害者中,多数为未成年人,很多人直到离队才从恶魔手中脱身。

东窗事发后,他被判处最高达175年的监禁。

就在宣判当天,密歇根州立大学校长西蒙宣布辞职。他被指责未能有效处理多年来针对该校医的性骚扰投诉。

在纳萨尔被判刑175年前一周,底特律新闻(Detroit News)就报道过,至少有14名该校代表已经知道有关纳萨尔性侵的指控。

纳萨尔在时任校长西蒙眼皮底下作恶已久,但西蒙在事件被揭露前一个星期时还向记者表示,他曾经知道该校一名大学运动队医在2014年被调查,但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纳萨尔。

也正是校方怕影响声誉面对投诉的不作为才助长了恶魔的肆无忌惮。

密歇根州英厄姆郡法院法官阿奎利娜在对纳萨尔作出宣判时也曾指出,纳萨尔能够长期实施性侵犯罪,密歇根州立大学、美国体操协会以及美国奥委会应承担责任,因为他们未能保护好运动员。

经此一事,密歇根州立大学需要做出有意义的改革,虽然它是迄今为止唯一宣布对受害人进行赔偿的机构,但改革的意义并不只体现在对受害者的赔偿上。

更多的是增强对校园性侵的防范。

不发生或少发生比事后赔偿重要的多。

可惜的是,没有保护好学生的,并不只有MSU一所学校。就在MSU宣布将对性侵案受害者赔偿5亿美元当天,南加大又惊爆校医性侵案!

乔治·泰铎(George Tyndall)是在南加州大学就职三十余年的全职妇科医生。这位今年已经71岁的妇科医生在南加大从业的三十年来利用工作机会数次性侵女学生。

比如大量拍摄女性隐私部位照片、要求女性脱掉全部衣物进行检查、

在检查期间进行不正当的肢体触碰、以及与医学毫无相关的性暗示的语言等。

学校多次收到关于该校医的性侵投诉,但是并未采取任何措施!甚至纵容他在此岗位工作到去年正式退休,且给了他一笔丰厚的退休金。

直到杉矶时报的记者向校方查询此事时,学校才向警方报案。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受害者的统计及索赔事宜也在进行中。

据报道称,中国留学生是泰铎的主要目标,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对案件表示严重关切!

总领馆要求校方严肃对待此案,立即展开调查,采取切实措施,保证中国留学人员免受侵害。

总领馆还表示将积极为有需要的学生学者提供必要帮助。

两起案件,都发生在美国高校,作案者都是校医,均持续多年作案,也都或多或少的因为校方的“不给力”处理造成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那么试问,这样的事件会不会再次发生?

关于性侵,从被揭露到举证,再到定案,究竟难在哪里?

以司法角度看性侵行为的处理,有三个主要难处。

第一,举证难。

性侵事件对受害者来说一般发生很偶然,根本没有遇见可能性,就更别提做好证据搜集准备了。

唯一可以提出的证据就是被害人陈述,这往往很难定罪。(不同于强奸,有时候留下的生物犯罪证据比言辞证据更有说服力)

即使有了录音录像资料,也是被害人第二次被性侵才能收集到这样的证据,而事实上很多被害人是不愿意第二次犯险。

第二,发声难。

大多数被害人出于社会压力不愿意站出来发声。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即使受害者是自己。

如果自己不说没人知道,还是有可能好好生活;而站出来发声,官司输赢暂且不说,即使赢了,也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因此很多人不愿站出来指控性侵者,大多数想的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自己躲着点就是了。

第三,性侵这种行为本身,不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

 

只有当性侵行为造成了其他严重损害时或者多次性侵造成恶劣影响,刑法才能介入给予刑事处罚。

因此我们看到的上了法庭的性侵案都有“造成下体严重伤害”“性侵行为持续多少年而性侵了数十位女性”的字眼。当性侵行为不严重,如果犯罪行为人被受害人举报却没有被处以刑罚,反而行为人有可能对受害人实施进一步的犯罪行为。

私密性(或者隐私性)是性侵案的最大特点。

本身侵害行为发生私密,受害人大多数选择当作秘密埋藏心底,这种私密性也恰恰是犯罪行为人最喜欢利用的。

所以!姑娘们在进行妇科检查的时候,如果碰到男大夫,一定要记得要求有另一位女性护士在场!如果有医生对你有任何不当行为,及时向护士寻求帮助!

当我们被迫与异性单独处于私密空间的时候,一旦发现对方有性侵企图,我们需要坚定地摆明态度!厉声喝问!大声叫嚷!吓退行为人!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没有吓退行为人,在摆明态度之后性侵行为容易上升为强奸行为,反而更容易定罪及予以刑事处罚。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