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保险”疯卖,职场女性不愿再忍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日本保险公司可能没料到,因为性骚扰问题,公司可以从女人那里赚到钱。

但是这一荒诞的现象竟然真的发生了,据媒体报道,日本三大保险公司公布的业绩显示,它们推出的各种“性骚扰保险”处于热销,2017年的业绩增长了60%。

日本女性购买“性骚扰保险”的原因,主要在于日本积重难返的性骚扰局面。从职场到政界,日本充斥着强大的重男轻女思想,日本女性在其间几乎要面对无休无尽的性骚扰。

近年,中国同样曝光了众多恶劣的性骚扰事件,引起了国内对性骚扰的高度重视。要解决性骚扰这一社会问题,中国在法律建设和社会监督方面还任重道远。

01 “性骚扰保险”卖疯了

抱枕推销,一个日本职场女性无法回避的词。

理惠是一名保险推销员,她在社交媒体上写了自己工作中最大的困扰,就是出去推销遇到一些好色的顾客。

“他们问我要不要一起上床?如果我拒绝他们。他们就会说以前的营销员都有这个服务,在业界这称为抱枕推销。”

“最令我遗憾的,当我将事情告诉上司时,他也只是一笑置之。有时候,他甚至会暗示为了业绩需要‘委屈’一下自己。”

在日本职场上,女性一直非常尴尬。

日本仍然是一个男权文化极强的国度,无论是在官场、金融界,还是在民间企业,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仍处处可见。女性既无法获得和男性相同的待遇,还要面对无休无止的性骚扰。

在4月下旬,《日本经济新闻》针对1,000名日本职业妇女进行一项民调显示,有42.5%的女性在职场上有被性骚扰的经验,逾6成的粉领族(日本专指从事次要工作的女性,如秘书、销售员、教师和护理等)在职场上遭到性骚扰都选择忍耐,理由是担心工作受到影响,只有18.4%的人会当场向对方抗议。

这项民调指出,性骚扰者是公司内部员工时,有61.3%的受害女性选择忍耐,性骚扰者是公司外部人员时,有67.7%的受害人选择忍耐。选择忍耐的女性大多担心,向公司告发后反而使情况更糟。如果对方是公司内部的人,可能对工作造成不良影响。如果对方是公司外部的人,则很有可能会影响业务。

还有逾3成的受访者认为,“即使跟公司商量了,情况也不会改善或解决”。

社会情绪就像水,一旦被压抑就会找到另外的出口发泄。

万万没想到,日本女性在职场上被性骚扰压抑的情绪,在保险市场上爆发了出来。

据日本知名媒体报道,日本三大保险公司公布的业绩显示,它们推出的各种“性骚扰保险”处于热销。2017年的业绩,要比往年多了六成。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日本保险公司最开始推出的“性骚扰保险”,是帮助日本企业跟女职工打性骚扰官司的。日本是从2006年起在劳动法里列入有关骚扰的诉讼制度,日本保险公司在那时只关注企业的投保,以能减轻企业诉讼费用作为卖点。

这种保险本质上降低了性骚扰者的风险,把日本女性置于更危险的环境。

后来,保险公司发现,日本女性越来越勇于起来投诉,给日本女性就性骚扰投保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于是,日本保险公司推出了相应的保险产品,帮助女性争取投诉成功。在为日本女性设计的性骚扰保险产品内,包括了给她们提供法律援助以及辅导。

东京海上保险公司数据显示,2017年签下的骚扰问题保单有3.7万个,比2016年的2.3万张多了60%。

这个现象,被认为是日本社会对这性骚扰问题关注度提高,原本难以启口的日本女性正在打破沉默,要以投保和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

一向被视为温柔贤淑的日本女性,这一次终于选择不再沉默。

02 日本:痴汉之国

痴汉,几乎成为了日本的国家污点。

有人在网络上问:日本有哪些让人讨厌的地方?

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性骚扰。

有人说过自己的故事:“在日本的社交场合,当我正在专注听一个人说话,另一个人就把手伸过来搭你的肩膀上,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顺着腰滑下去了,然后滑完就走了,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留下我在那满满的恶心,烦不烦?”

还有人这样吐槽日本的男人:“感觉许多日本男人都是双面人,工作时候每个人都道貌岸然,一进居酒屋,喝了点酒,那副作派完全就变了一个人,不能更恶心!”

遇到男上司“痴汉”更是许多女性的噩梦,有一位女性这样描述她的经历:

“有一个50多岁的男性上司,一开始偶尔会给我点心感觉这个人还挺温柔的,有时候会在说‘辛苦了’的时候轻轻拍我的肩。可是有一次在进修时,他告诉我会看手相,然后就一直摸着我的手不放。最后他一句‘我老婆生病了,但是我已经不想和她在一起了”听的我毛骨悚然。从此以后,除了必要最低限度的话之外,我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更可怕的是,在日本性骚扰已经从职场漫延到政界,握有公权力的政界屡次爆发性骚扰丑闻。

4月,日本媒体《周刊新潮》率先爆出财务省事务次官(相当于常务次长,为公务人员的最高职等)福田淳一性骚扰的丑闻,他长期向一名《朝日新闻》女记者进行言语性骚扰,像是:“可以摸你的胸么?”“可以把你绑起来吗?”“可以亲你么?”“跟我搞外遇吧!”……还试图邀请女记者去酒店。

这位女记者通过录音将性骚扰证据收集了下来,希望在自己就职的报纸上揭露。可是,《朝日新闻》里的主管却担心断送人脉,于是劝阻并威胁女记者不要曝光这些证据,女记者一气之下,才把录音提供给《周刊新潮》。

事件爆发后,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对下属做出简单处分后,竟然强硬为下属辩护,麻生太郎悍然宣称“没有性骚扰罪这一罪名”、“(性骚扰)与杀人、强制猥亵之类的不一样”。

麻生太郎的言论引起了社会的强烈抗议。约100名(人数由主办者公布)由律师及大学教授等组成的执行委员会成员等人,在财务省前高喊“请麻生大臣反省”。也有约20人聚集在街头,抗议“无法认可有这种阁僚存在的政权”。

身为副首相兼财务大臣,竟然可以如此为性骚扰开脱,这严重损害了民众对安倍政府的信任,安倍政府正在面对空前的信任危机。

当公权力都如此纵容性骚扰时,“痴汉”真的要成为日本的名片了。

03 中国的性骚扰困境

性骚扰的幽灵,同样徘徊在中国。

据许多调查显示,中国的职场性骚扰现象非常严重。如近期举办的企业建立防治职场性骚扰机制研讨暨经验交流会披露,在北京,受到性骚扰困扰的职场女性高达40%以上,而在受到职场性骚扰的女性当中,20至29岁的年轻女性比例最高,有57.5%受到性骚扰,数字非常惊人。

但只有45.6%的被骚扰者会明确警告骚扰者,会向单位人事部、工会或管理者投诉的员工也只有34.3%,选择屈从或一只眼开一只眼闭的受害者高达54.4%,多数受害者都选择了隐忍或离职。

另外,根据中国职场调查显示,大约每25个女性当中,就有一个遭遇过强行性行为。

在2017年,互联网上就曝光了多起职场性骚扰事件,其中南方日报实习生被记者成某强奸、民生银行副总经理关某性骚扰女实习生事件、郭敬明性骚扰其公司旗下签约男作家、汇丰银行高管性骚扰并报复辞退女下属、中金银行首席分析师黄洁“名利场”性骚扰事件都成为了互联网的超级热点,引发国民对性骚扰问题的高度关注。

更恶劣的是,校园性骚扰正张开血盆大口,让中国人感到恐慌。

2018年开年至今,很多中国高校经历了一场地震。

从北航陈小武、北大沈阳、到人大张康之,四个月时间里,三位知名高校长江学者相继爆出性骚扰丑闻。高校性骚扰,如同长久以来隐藏在房间中的大象,突然在公众面前显露出了庞大的轮廓。

近年,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合作进行调查并完成《中国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参与调查者(有效)共计6592人。

近七成(69.3%)受访者报告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近48%的受访者受过2次以上性骚扰,10%的受访者甚至受过5次以上的性骚扰。校园性骚扰之泛滥,由此可见。

目前,中国的性骚扰现象才暴露出冰山一角。

要解决这个重大的社会问题,需要法律建设和社会监督协同发展,才可以最终让性骚扰现象暴露在阳光下,并受到法律的约束和审判。

来源:金融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