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大婚引争议:王室存在是福是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上周六,英国王位第六顺位继承人哈里王子与美国女演员梅根·马克尔的婚礼在温莎城堡内的圣乔治教堂举行。当天早些时候,英国女王正式授予哈里王子萨塞克斯公爵封号,而马克尔也在婚后成为萨塞克斯公爵夫人。

大婚当天,婚礼现场附近的数条街道都挂满了米字旗,通往婚礼现场的街道两旁挤满了围观民众。他们挥舞着英国国旗,不时向路过的王室成员和新娘的车队发出阵阵欢呼,整个温莎沉浸在一片热闹祥和的气氛中。

然而,在当天的和谐氛围下,不和谐音却在之前及之后就一直存在。就在5月20日,婚礼结束后的第二天,爱丁堡东区的苏格兰民族党议员汤米·谢泼德 (Tommy Sheppard) 就在接受BBC的采访时表示,他将组成一个关于君主制的议会小组,以敦促英国在王室婚礼后废除君主制。

记者 陈逸茹

王室婚礼的经济学:烧钱还是赚钱?

对王室的质疑首先来自经济。考虑到此前剑桥公爵和剑桥公爵夫人的婚礼费用从未被官方披露,婚礼策划服务公司Bridebook对此次婚礼的总花费进行了估计,即婚礼的总成本约为3200万英镑(包括安保费用)。

由于约有10万名民众和游客涌入现场观看了温莎的这场婚礼,因此,安保费用是婚礼最大的一笔开销。

自去年以来,英国频繁爆发的恐怖袭击事件使得政府对此次大婚投入了更多的安保和反恐力量,而这场婚礼所需的安保费用总额则被估计在1000万至2000万镑之间。事实上,婚礼的安保费用将由纳税人支付。泰晤士河谷警方表示,这笔费用将由他们承担,而事后也可能向内政部申请特别拨款。

关于剩下的费用,英国王室宣称为其买单。每年,英国王室都会从财政部所支付的王室津贴(Sovereign Grant)中获得一大笔钱,这笔钱是根据王室地产投资(Crown Estate)利润的百分比所计算,今年这笔款项约为8200万英镑。此外,王室成员也会从私人财产和金融资产中获得私人收入。比如女王的兰开斯特公爵领地和查尔斯王子的康沃尔公爵领地均会给他们带来一笔收益。

尽管王室自身的收入足以支付婚礼费用,然而这笔款项中的资金来源却难以评判。纳税人联盟的政策分析师邓肯·辛普森(Duncan Simpson)说:“虽然王室将从自家的资金中支付婚礼剩余部分的费用,但由于他们也从公款中获得资金,因此难以衡量花费在婚礼上的资金有多少来自纳税人。”

不过,王室并不是一个只管伸手要钱的地方。根据《卫报》早前的报道,哈里王子和马克尔的婚礼将为英国带来8000多万英镑的额外收入,零售商、酒吧和酒店经营者都有望从婚礼中获利。

在当天的大婚现场,受访民众也告诉本报记者,大婚促进了相关纪念品的销售,也吸引更多海外游客参观温莎城堡,对英国经济有着利好作用。

然而,就2017年海外游客在英国的消费总额251亿英镑来看,大婚带来的额外收入显得有点微不足道。

不过,抛开这场婚礼,就整个王室而言,纳税人供养王室划不划算呢?

去年,BBC报道说,英国王室的津贴将在2018至19年度增加逾600万英镑,女王的官方净支出也增加了200万英镑至4200万英镑。英国枢密院(Privy Purse)的管理者艾伦·里德(Alan Reid)表示,这笔钱分摊到每名英国群众身上仅有65便士,考虑到女王为国家所做的事,这绝对值得。

而英国旅游局估计,与白金汉宫和温莎城堡等王室住宅相关的旅游项目每年会吸引约270万的游客。一家名为“品牌金融”(Brand Finance) 的咨询公司也在2017年估计,英国王室每年对英国经济的贡献约为18亿英镑,包括5.5亿英镑的旅游收入,以及王室品牌这一无形资产带来的媒体和艺术方面的收入。

但是,对于这一点,反君主制的人反驳说,参照法国,即使没有王室成员,游客也会去参观宫殿和城堡,也会带来这部分的经济收益。

君主制:特权还是骄傲?

在5月17日,王室大婚正式进入彩排时期,温莎城堡一带进入了封锁和维稳状态。除去基本的警察巡逻和驻守之外,这一区域的流浪汉也被相继转移。

贾斯温德·辛格(Jaswinder Singh) 向《独立报》说道,在王室婚礼的筹备过程中,温莎的街道已经被清理干净,街上无家可归的人也急剧减少。而根据温莎居民透露,警方对此前睡在温莎城堡附近街道上的流浪汉的打击不仅仅是“驱逐”,他们还被告知他们的财物(包括被褥、书籍和衣服)必须被收走,以作为加强婚礼安全措施的一部分。

泰晤士河谷警察发言人对此表示,作为一个全国性的庆祝活动,任何有安全风险的大型物品都要被移除。警方在王室婚礼期间为那些在温莎无家可归的人制定了财物保管的方案,警察们也只是将这些财物送去保管处。

虽然警方强调此举是出于哈里王子大婚的安保考虑,但这一举动依然触发了不少怨言。

一位流浪汉在接受CNN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他们为了筹办婚礼花了多少纳税人的钱?为什么不能拿出一部分来安置我们?我要是有地方住也不愿意过这种无家可归的日子。”而部分对王室特权不满的民众也认为,国家应该让所有人生活好一些,以便在下次有类似活动的时候,不用驱赶这些无家可归的人离开。

在大婚的前几日,英格兰北部(利兹)的反君主制运动者肖恩·伊格尔登(Shaun Iggleden)和奈杰尔·卡特林(Nigel Catlin) 曾预谋在婚礼时散发反对王室的传单。他们表示,他们对王室成员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反对君主政体而已。而根据上周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 17%的英国人希望摆脱君主制。

天空新闻通讯员保罗·凯尔索(Paul Kelso)认为,君主制是对民主的冒犯,民众成为了王室的农奴。而英国应该成为一个更好、更有代表性的国家,拥有一个民选的、负责任的国家元首。

不过,就目前而言,反对君主制的声音在英国还不大。对于大部分注重传统的英国人而言,英国王室作为贵族绅士的代表,依旧为“贵族即荣耀”的英国人所追捧。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前主编比尔·埃马特(Bill Emmett)曾说,英国人对王室的感情就如对崇敬的历史建筑一样,“一旦坍塌,人们必然感到惋惜”。对英国民众而言,英国王室就像一个活生生的历史文化博物馆,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传统财富,王室活动也能给群众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心理认同。

以这次王室婚礼为里。民调公司ComRes的一项调查发现,关于这场王室婚礼,58%的受访者认为它是值得英国人骄傲的事件;36%的受访者承认他们因为这场婚礼而更加爱国。

在当天婚礼的现场,前来观礼的民众也向本报记者激动地表示“太激动了,我爱我们的国家”、“这是一场人民的婚礼”、“这场婚礼使英国人民紧紧的团结在一起”;而自卡迪夫连夜开车赶来观赏婚礼的谢恩·安德鲁斯(Shaen Andrews)则认为,婚礼使英国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准。当记者问及他们认为王室是否应该被所有英国人尊崇时,他们毫不犹疑地表示,这是必须的。

一场婚礼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吗?

虽然这场举世瞩目的王室婚礼引发了不少争议,但它也展示了一个更加开放的英国王室的面貌。事实上,一位已有婚史的美籍黑人混血女性加入英国王室成员的行列,这是英国王室历史性的一刻,意味着英国王室正变得平等和融合。

大多数意见认为,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的结合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打破过去所谓英国文化与黑人文化相互排斥的观念。前种族平等委员会执行主席赫尔曼·乌斯利 (Herman Ouseley) 表示,对王室来说,迎娶一名混血新娘是一定程度上的进步,尽管这只是表面上的进步。

而这场婚礼也是由来自芝加哥的迈克尔·库里(Michael Curry)主教进行布道。这位主教在婚礼现场引用马丁·路德·金的话,热烈地谈论了爱的力量和奴隶制时期的信仰。一位美国黑人主教在英国王室的婚礼上谈论奴隶制,这本身就是突破常规的表现。此外,婚礼现场的唱诗班是由20名黑人和黑人混血的歌手组成,而负责大提琴演奏的也是著名非裔英国音乐家卡涅-梅森(Sheku Kanneh Mason)。对此,《卫报》新闻评论员艾伦森·奥科杰(Irenosen Okojie)激动地表示,这场婚礼具有一种令人兴奋的黑人美感,改变了以往这种场合的形式。

虽然这场婚礼拥有打破常规的元素,来彰显英国已经是一个正在改变的国家,多样性和包容性已经进入主流社会并将继续延续,然而英国曾有过的奴隶贸易、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历史也意味着,一场王室婚礼也许难以带来彻底的变化。正如担任女王牧师的黑人女性罗斯·哈德逊·威尔金 (Rose Hudson-Wilkin)所说,一次婚礼不会从根本上改变英国少数黑人的生活,他们中的许多人依然会受到不同形式和程度上的歧视。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