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宅到闹鬼,现在又大放异彩!这18世纪老宅是个传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故事开始之前,

得先提一下《诺桑觉寺》(Northanger Abbey)这本书。很多人肯定都看过。

故事主要讲的是 17 岁的女孩 – 凯瑟琳 · 莫兰 在巴斯度假时认识了两对兄妹。机缘巧合之下被邀请到他们名叫 ” 诺桑觉寺 ” 的宅邸中,此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该书由英国 18 世纪末的著名作家 简 · 奥斯丁 写就,在此之前,她的成名作《傲慢与偏见》已经在英国社会上声名大噪。所以《诺桑觉寺》出刊之后,影响力很大。

虽然诺桑觉寺本身是作者虚构的一座宅邸。但是其它很多书里面提到的地名,却是真实存在的。

比方说作者在描述诺桑觉寺的地理位置时,说道了在它和 Bath 之间,有一个名叫 Petty France 的小镇。这是真实存在于英格兰格洛斯特郡的。

在 Petty France 里头,总共只有 16 户人家。

用作者 简 · 奥斯丁 的话说就是又小又无聊。她用非常讽刺的文笔写到:”

There was nothing to be done but to eat without being hungry,and to loiter about without anything to see”

不管简 · 奥斯丁 对这个 Petty France 有多大的误会,总之就因为她在书中的一句话,这个以往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就火了起来。虽然人家还是只有 16 户,但往来游玩的旅客明显增多。

但要说最具地标性的,还当要数这套出现在一些刊物插画里的房子。

现实中,长这样 …

大房子内含 15 间卧室,总面积算上前院,花园等私有领土,共 1068 平方米。

自从出现在了女文豪 简 · 奥斯丁 的书中之后,

这个房子的命运仿佛开了挂,价值一路飙升。

当然了,它的影响力还远不止于书本。

在《诺桑觉寺》出书之前,The Manor House(这套房产的名字)归利物浦伯爵 – 查尔斯 · 詹金森 所有。

这个查尔斯 · 詹金森,也算不上是什么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就普普通通一个贵族。

牛就牛在他生了一个好儿子 …

了解英国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他儿子,叫罗伯特 · 班克斯 · 詹金逊。也就是英国最年轻的首相。他于 1812 年任职,以带领英国渡过了动荡时期和拿破仑战争而闻名。历史学家们对他的评价极高,被认为是 19 世纪最杰出的政治家。

这么以来,The Manor House 算是加上了两层无比鲜亮的光环。

又是被 18 世纪当代的女文豪点名提及,又是首相兼民族英雄的府邸。

如果当时英国有房产机构统计房价和搜索热度,这套 Manor House 的热度在全国榜单里绝对能够排进前三。

并且在首相之后,房产的主人无不例外都是一溜儿的社会名流。

叫得上名的就有滑铁卢战役中的 ” 常胜将军 “,威灵顿公爵阿瑟 · 韦尔斯利,博福特公爵,巴瑟斯特勋爵以及诗人威廉 · 华兹华斯。

到了上世纪 60 年代,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任主人将 The Manor House 改造成了一间住宿酒店。

那时英国国内的旅游业远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在 Petty France 这个人烟稀少的郊区开酒店可不算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更别说 Manor House 酒店每晚的住宿费收得非常高,普通人压根负担不起。

但就算是如此,凭借着 Manor House 超乎寻常的文化和历史背景,愣是吸引了一众旅客跋山涉水赶过来,只为在此住上一宿。而且这些人中,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比如安东尼 · 霍普金斯 ,埃玛 · 汤普森 ,爱德华 · 福克斯 ,休 · 格兰特等诸多知名的电影演员都曾在此下榻。

更是有人专程赶到 Manor House 举办婚礼和葬礼。

从人人追捧的名士宅邸,到各方大佬争相下榻的旅游酒店,似乎只要说出 Manor House 的历史,就是房产本身一块铁打的招牌。

这样的房子,算得上是千金难买,一屋难求了吧?

也不尽然。

2002 年,由于房子出现了所谓闹鬼的传闻,这栋从 18 世纪末期就开始大放异彩的豪华宅邸走向了衰败。业主放弃了这个酒店。据当时酒店的经纪人说,” 房子里能拆的全被业主拆掉了,连一个门把手都没放过。”

此后的 Manor House 就一直处于闲置状态,无人问津,

直到 …

一对来自牛津郡的建筑师夫妇,看中了这套内部凌乱不堪的房产的价值。

他们一间间屋子地打扫,一件件家具地搬运安装,还自己安装了一个游泳池。

最终,他们成功让 Manor House 又一次焕然一新。

费劲千辛万苦翻新了房子,转行开公关公司的女主人 Sanderson 没多久就挖掘出了 Manor House 潜在的巨大价值。

新家房间众多,光自己住明显有些浪费了。于是她就想出了一个叫做 “Le Weekend” 的点子。

具体来说,就是把 Manor House 变成一个集酒吧和酒店为一体的聚会场所,只在周末开放。

有专门的供应商提供酒品和服务,周末想开 party,想喝酒聚会就尽管过来,万一不小心喝高了,楼上就有现成的客房。

每个人头的入场费是 199 英镑,但是房间数量有限,需要预定。

由于女主人本身开了一家公关公司,在伦敦,巴斯等地的社会关系极广。新业务推出之后 15 个房间根本就是供不应求。

据她本人所说,光是这项业务让她一年入账 10 万英镑,这还是她每周只做两天的成绩。

现在,由于年事渐高,女主人 Sanderson 和她的丈夫决定退休了,

同时也打算出售这套历经了 200 多年风风雨雨宅邸,对外报价是 179.5 万英镑。

当然她本人也直言,自己在经营房产方面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自于她丰富的社会关系,换了别人可能做不来。

总之不管怎样,Manor House 从一间富丽堂皇的首相宅邸,到被人遗弃破败不堪,再到现在的日进斗金,如今又将易主。

这也算得上是英国房产中的一个传奇了 …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