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数低过政府估计 英清查“无证病患”告败 杰里米·亨特被批 浪费医护人员时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为杜绝国民保健NHS医疗福利的滥用情况,英国衞生大臣杰里米·亨特曾下令大伦敦各大医院,提供医疗服务时须查看病患的身分证明文件。

大部分医院贯彻政策,共要求过8894名病人在接受护理或手术前,必须出示至少两种身分证明文件,结果发现无权接受公费医疗的只有50个人,大概等于1/180。

要继续治疗,这些“无证病患”就要自己掏钱了,不过,医院和政府均觉惊讶:违规个案之少,远低于政府预估的数字。杰里米·亨特称,社会上有许多人滥用NHS服务,是“搭便车式”医疗。平权团体“医生非警察”(Docs Not Cops)负责人Dr. Jessica Potter表示,“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乱找替罪羊,简直是浪费时间。”

Jessica Potter认为,“最难支付医疗费用的那些人,同时最有可能被收费。政策针对的若是他们,试问能NHS节省多少钱呢?”

在措施试行阶段,位于不同区域的18个NHS信托医院,从去年11月开始抽查病人的身分证。其中11家医院位于大伦敦。

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曾经这样形容该措施,“若被查出的确要交医疗费用,对病人本身也有好处。因为这样能让他们自行选择,是放弃治疗呢还是继续。可以说政策的本质,其实是令成本更加透明。”

英国最大的NHS信托机构,巴兹保健和国民信托(Barts Health NHS Trust)肾病门诊,曾要求2752名病人出示身分证明文件,只发现两人无权享受免费治疗。他们被要求补付2500镑医疗费用。

在Newham医院,机构在1497名妇产科病人中发现17人需补交费用,共10万4706镑。

巴兹保健和国民信托发言人表示,曾经对政府的“查证”政策很支持,一直没有停下抽查,但因为成效不大,已经决定停止该做法。卫生部希望巴兹能够将措施扩展到伦敦王家医院(Royal London)的妇产科和骨科,但遭到该机构拒绝。

Newham团体“Save Our NHS”主席辛格(Ron Singer)表示,“该措施是政府向非法移民制造恶意环境的手段之一。较早前『疾风一代』丑闻爆发,可见恶意环境弊大于利。当人们到Newham医院,大门赫赫树立着一个牌子,写着:没有权利享受免费医疗,请好自为之。这种恶意,是直接冲你脸上。”

位于Tooting的圣佐治医院(St George’s),曾宣称海外病人遗下500万英镑未付医疗费用。经过长达5个月的抽查,1660名病患中只发现18人需要付钱。这些病人补缴了共4.5万镑,但圣佐治医院表示,未来或不再继续抽查。

Barking、Havering and Redbridge 信托医院方面,在妇产科抽查1021名身份,发现11人须交6500镑费用。医院表示,抽查期很短,之后没有继续。

卫生部表示,部分信托机构和医院停止抽查身分证,不代表政策将被废止,发言人表示,“我们仍在研究有关的评估报告。NHS英格兰和『NHS Improvement』下一步会怎样做,仍须时间考虑。”

(来源:星島日報歐洲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