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北爱尔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5月26日,英国人正在热切地等待利物浦队在晚间的欧冠决赛中亮相;而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人们的激情已经被提前点燃。这一天,爱尔兰全民公投推翻了长达35年的堕胎禁令。

最终投票结果显示,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投票者,也就是1,429,981人赞成废除堕胎法案,723,622人反对。投票率64.13%。赞成废除者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据CNN报道,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称,“今天对爱尔兰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天,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发生了,这是伟大的民主行动”。

1983年,爱尔兰曾举行全民公投,同意保护“未出生者的生命权”。宪法第八条附加条款规定:胚胎享有和母亲同样的生命权。天主教为促成“第八修正案”发挥了作用。该条款规定,只有在孕妇生命面临危险或胎儿在出生前已经死亡等情况下才能合法堕胎。

此次公投后爱尔兰将颁布新法律,孕期12周前允许妇女堕胎,之后如果遇胎儿畸形,或者妇女有生命危险等特殊情况,也可允许妇女在胎儿22周前堕胎。

反对堕胎的力量主要来源于宗教观念。天主教反对堕胎的态度十分坚决。作为欧洲受天主教影响最为深入的保守国家,爱尔兰是欧洲仅剩的几个“堕胎非法化”国家之一。其他禁止堕胎的欧洲国家还有波兰、马耳他和英国的北爱尔兰地区。

爱尔兰的公投自然影响到了北爱尔兰。英国和威尔士在1967年通过了法律让终止妊娠合法化,这个法律也适用于苏格兰,但对北爱尔兰并不适用。北爱尔兰有着更严格的堕胎禁令,甚至是遭强奸生的胎儿或会致命的畸形胎儿也不能终止妊娠,此外,与英国其他地区不同,当母亲的生命或精神健康处于危险中时,也禁止堕胎。

去年《镜报》曾经报道了一个北爱尔兰女性在堕胎问题上遭遇的麻烦:

2014年阿什莉·托普莱在怀孕20周的时候,查出胎儿患有严重的成骨不全症,这意味着四肢和肺部将无法正常生长。当她与丈夫讨论过后决定堕胎。阿什莉说:“那个医生看着我的眼睛说:‘好吧,那不可能,堕胎是违法的。’当我问到我该如何护理时,她说:‘哦,就和正常的怀孕一样。’态度非常轻率。”

在北爱尔兰堕胎的禁令得到了北爱尔兰议会最大党民主统一党DUP的支持,DUP在不少社会及经济政策上都很保守,如坚决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该党对堕胎的看法非常极端。前部长乔纳森·贝尔将堕胎的过程比喻成大屠杀。

最终,阿什莉不得不继续怀15周,在怀孕35周的时候,女儿凯蒂出生了,但是孩子的心脏不久就停止了跳动。

阿什莉对《镜报》说:“北爱尔兰的法律是野蛮的。有堕胎需求的妇女要的是支持,而不是审判或起诉。我为我的小女儿感到伤心,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在踢我的肚子。”

在北爱尔兰,除非她的母亲证实怀孕会对她的身体和心理造成直接威胁,才能允许合法堕胎。另一些人怀着极度绝望的心情飞往英格兰。据报道,往年,每年都有约1000名妇女从北爱尔兰飞往英格兰堕胎,她们要支付2000英镑的费用,因为NHS对此并不免费。直到后来英国首相发表声明宣布:在英格兰为北爱尔兰妇女提供堕胎服务。

今年 2 月 23 日,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曾经发表报告称,北爱尔兰成千上万的妇女和女童因被不适当地限制堕胎而遭到了系统性的、严重的权利侵犯,她们不得不到北爱尔兰境外去旅行进行合法流产,否则就只能继续怀孕直至生产。

报告指出,这一限制影响了妇女行使生育选择权,导致妇女被迫延长孕期直到生产,这让她们承受了身心痛苦,并构成了对妇女的暴力。这也有可能构成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对待,违反了《消除对妇女歧视公约》的条款。尤其是在胎儿发生致命的畸形而胎死腹中或妇女因强奸或乱伦而导致怀孕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限制妇女堕胎相当于国家对暴力和无理行为的默许。

所以,当5月26日爱尔兰的公投结果公布时,人们在欢呼胜利之余,自然把目光投向了爱尔兰的北部邻居北爱尔兰地区,期盼北爱尔兰成为下一个,届时北爱尔兰女性也会像英国其他地区的女性一样,享有安全、合法而自由地终止妊娠的权利。

文:杨猛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