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阳光、感恩的音乐人生——专访旅英音乐家姚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拜访了手风琴家、钢琴家姚艺在伦敦诺丁山的家。客厅里光线充足,一架三角钢琴定义了整个空间的氛围,墙上挂着以姚艺与先生演奏乐器为主题的油画,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充满了音符的家。笑容纯净的她热情诚挚,她自然放松的状态让采访成了朋友间愉快地聊天。

姚艺出生于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家庭,父母都是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艺术家。她自五岁开始学钢琴和手风琴,随后在中国和英国最顶尖的音乐学院磨砺成长。从十一岁开始,她以非凡的才艺和领悟力获得了国内外无数奖项,其中包含了第46届格莱美音乐大奖两项提名,也登临世界众多受人瞩目的音乐厅演奏。对于这样炫目的职业生涯,我更好奇的是究竟什么样的经历造就了这样的路径。

记者:蔡安洁

“做母亲让我的表演更从容”

记者: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姚艺:我出生在艺术之家,也是为什么我的名字里有“艺”。父母对我的要求十分严格。在学生时代,学音乐的孩子只想着出名和比赛拿名次,奋力向金字塔顶端冲锋,没有想过学音乐究竟快不快乐。

当我即将从皇家音乐学院毕业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做音乐要做自己喜欢的内容,需要发自内心地欢喜,而不是单纯地积累光环。音乐中的乐趣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毕业后,我组成了一个六个人的小乐团回国表演,那时我开始充分享受音乐带给我的乐趣。

音乐家是一种幸福而艰苦的职业,需要发自内心的热爱来支撑,如果仅仅以目标为指向,过程会非常苦。

记者:音乐家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姚艺:现在我有两个年纪较小的孩子,哥哥三岁,弟弟四个月,上午的时间都分配给了孩子们。下午我可以挤出一些时间用来练琴和编曲,有时候给学生上课。我在中学的时候就教学生弹琴,教学对我来说是一种非常快乐的事。虽然现在能给自己的时间很少,但是做母亲让我从另一个侧面看生活,加深了我对音乐的理解。我先生常说,现在我的表演更加从容,这是因为做母亲的缘故。

记者:在你的音乐生涯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姚艺:我父母。我的父亲是手风琴家,母亲是舞蹈家。在我的记忆中,父母总是在演出,我因此耳濡目染。我非常欣赏他们认真工作的状态,他们在舞台上忘我的表演,让我非常崇拜。我母亲是位自强自立的女性,有很好的学习习惯,严格要求自己,现在为了能和外孙交流,还努力地学英语。我一直在想,如果到了她的年纪还能有这样的状态,该是多好的一件事。

“人生阅历为音乐增加深度”

记者:哪些特质可以造就一名优秀的音乐家?

姚艺:音乐家有些是通过后天的勤奋努力,有些是卓越的天分。对音乐的兴趣非常重要,这种主观能动性能帮助音乐家在音乐之路上走得更快乐,更持久。

在大师级的音乐家身上,可以看到做人和人生体验的重要性。技巧和乐理都能学习到,而有人生阅历才能为音乐增加深度。一个状态平衡的音乐家的表现力不会自私。有时候去一场音乐会,你会发觉音乐家把观众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演奏者一人的身上。真正优秀的音乐家在表演的过程中,能激起观众的共鸣,观众在吸取这种信息和体验。

人生阅历非常重要。我二十岁时演奏的曲子和现在演奏的感觉完全不同。以前是技巧上的跌宕起伏多,希望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现在是思考和回味多一点,达到了真正的“分享”,演出成了一种享受的过程。

记者:对于音乐家而言,从小到大的都生活在较为密闭的环境中,如何获得更多的体验?

姚艺:英国的顶尖音乐中学多是五十多人的寄宿学校,周末才有机会出来。有些人和外界的确有交流上的困难。我觉得一定要多培养些兴趣爱好,和不同圈子的人交流。比如我除了音乐外最大的爱好是打网球,可以完全从音乐中抽脱而出,“球友”们也不知道我是搞音乐的,交谈的内容和音乐完全无关。生活让音乐的表现力更加饱满。

再举个我先生的例子,他从小弹管风琴,如今也为教堂和一些活动演奏。其实他的职业在金融领域,同事们都不知道他还有音乐的这一面。他对音乐理解的深度经常让我惊讶和佩服,这都是来源于他的生活经历。

随着阅历的加深,对待生活和音乐的态度会更加宽容,学会欣赏别人的不同,而不是试图改变什么。

想对二十多岁时的自己说:“多玩!”

记者:现在有很多低龄学琴的孩子。究竟什么时候最适合学琴?

姚艺:太早开始容易把兴趣扼杀。孩子学琴需要先找兴趣,看孩子喜欢什么。遗憾的是,很多家长不愿意去了解。我现在会带孩子去一些音乐会,给他多一点选择的窗口。我认为五六岁以后才适合学习乐器,那个时候孩子懂了,学起来会更有意义。

六月二日,我会在Campden Hill的St George’s Church参加一场为孩子们准备的表演,我也会带上自己的孩子。这些机会都可以用来培养孩子的兴趣。

记者:在英国作为一个“异乡人”的体验如何?

姚艺:我在英国搬过十多次家,学生时期为了找到价格合适的地方练琴不断搬家。在有孩子之前我一年可以回国一两次。现在孩子太小,很难保证一年回去一次。回国的时候,我会觉得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他们住在哪里并不重要。伦敦有我亲爱的丈夫和孩子们,这也是我的家。身处异国难免有一些抽离感,有时也觉得矛盾。好在伦敦的包容性很强,有繁荣的文化生活,不让我觉得孤独。

记者:你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姚艺:当下是最理想的状态。我的父母身体健康,孩子们健康活泼,先生对我的音乐事业无比支持。这时候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纠结,心态变得放松和从容。

记者:这个时候的你想对二十多岁的你说什么?

姚艺:多玩!不要计较太多,我年轻的时候不够放松。如果那个时候能够放松心态,仅仅做好眼前的事,不要过分考虑,状态会更放松。不过这种茫然和纠结都是年轻人必经的状态,经过了时间历练,才能放下很多东西。

我接触了很多来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这些孩子让我非常羡慕,他们年轻快乐,敢于体验,享受学习音乐的过程,喜欢和朋友“玩”音乐。这种眼界和状态有一部分是国内腾飞的经济发展带来的,让人欣慰的是,他们没有变得骄纵,依然脚踏实地。我常想,如果我是这个时代来留学该多好。当时留学的小心翼翼和捉襟见肘都成了过去。

这位从容、阳光和感恩的音乐家姚艺将在6月2日的TG《萌星剧场》为孩子们树立如何享受音乐的典范。同时,她的丈夫——管风琴家兼伦敦爱乐乐团的董事大卫·巴克利(David Buckley)也将现场演奏管风琴。非常期待这场充满了爱意和欢乐的演出。

演出时间: 2018年6月2日(周六)晚6:00

演出地点:St George’s Church Aubrey Walk London W8 7JG

活动预定网址:www.eventbrite.com/e/budding-stars-theatre-tickes-45803330996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