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斯托时尚”:港市与大酒店的渊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英国的老辈人中有一句俗语“shipshape and Bristol fashion”,这句光看字面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大致上是一个形容词短语,可以用来描述事物井然有序、整齐洁净。

这句俗语还曾在热门电视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中出现,还引起了一些讨论。在今日井井有条的“布里斯托时尚”对现代人来说听着有些陌生,但也反映了布里斯托这座港口城市的影响力。

无独有偶,在英国与欧洲大陆、甚至南北美洲的许多国家,各大城市中都有“布里斯托酒店”(Bristol Hotel)。根据统计,世界上总共有200多家酒店用“布里斯托”这个英国城市名来命名自己,除了巴西的一家同样以此命名的度假酒店集团旗下有十几家相同名字的连锁店之外,其它的众多布里斯托酒店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

这些布里斯托酒店们除了名字相同之外,也很难找到什么共同点。它们中的不少属于历史悠久、定位高端的豪华酒店,而还有一些则可能只是火车站旁的经济小旅馆。其中世界上第一家布里斯托酒店大概要数位于巴黎市中心的Hôtel Le Bristol Paris,这家酒店在1813年就开始开门营业,后来还是英王爱德华七世(Edward VII,也是著名的长命王太子)最为青睐的大酒店,后来也是众多电影明星最爱的选择,有一段时间它甚至在酒店里举行每月时装秀。而至今这里作为巴黎最高端的五星酒店之一对外营业。在其他欧陆国家,无论是罗马还是华沙,布里斯托大酒店也通常是老派豪华酒店的代名词。在欧陆国家中,意大利拥有最多的“布里斯托酒店”,总共有五十余家;而法国则有三十多家。在近两百年的岁月中,这些酒店也因为接待了形形色色的历史人物而成为历史的见证,各种王室贵族、外交大使甚至反抗分子是它们的常客。

(维也纳布里斯托酒店,在奥地利的帝国时代历史中这里见证了无数内政外交的刀光剑影,西奥多·罗斯福、爱德华八世、奥斯曼苏丹等诸多历史人物都曾在此下榻)

(林林总总的布里斯托酒店标牌,从佛罗伦萨到里昂再到法兰克福)

那么,为什么“布里斯托”会成为这么多酒店不约而同的名称和印记呢?这个问题早在1901年就有一家波兰报纸提出来了——彼时华沙布里斯托大酒店正要开业。当年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而后来的考证却认为与酒店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并非布里斯托这座城市,而是一位著名的旅行家。

这位旅行家就是Frederick Augustus Hervey ,四世布里斯托伯爵。他生活在18世纪,生前是一位名望非凡但又颇富争议的人物。他不仅继承了伯爵头衔和巨额财富,还捐得了一个主教的职位,但却也从来没怎么履行过教会职责,甚至还为此被乔治三世国王亲自点名批评为“邪恶的主教”(wicked prelate)!不过伯爵崇高的社会地位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经济利益,让他能够充分放纵自己对旅游的偏执热爱。他一生都很少回到布里斯托城,却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意大利游荡,被人称为“一颗流星”。

布里斯托伯爵在旅行中极为奢侈。他在意大利多处度假胜地同时长租数套房屋,还曾经在罗马近郊租下一栋豪宅,并且为自己的娱乐而自掏腰包为它加盖了整整一层。除了出手阔绰之外,他还因为不少寻欢作乐的荒唐行径而闻名,比如骗罗马的教士们到别墅来吃大餐,却把他们诱骗到人工制造的沼泽地里,或者在自己宅邸的地毯上撒面粉来追查宾客与仆人在夜晚的苟且之事。最后这些轻率的举动终于让他被教皇当局所驱逐,于是他便把自己的旅行范围扩大到了半个欧洲,并且格外钟意他萨克森的温泉水疗和那不勒斯湾的温暖空气。他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健康状况不佳,但却精力非凡,经常策马奔腾,把随从人员们远远甩在后面。同时他也经常身着奇装异服,比如把神职人员和戎装混穿。在欧洲大陆四处漂泊的数十年里,他也见证了不少冲突,并对拿破仑与法国大革命深恶痛绝,之后还因为试图阻止拿破仑的军队搜刮艺术品而在米兰被囚禁了一段时间。

布里斯托伯爵去世之后,他的种种浪游逸闻更是被作家和好事者们四处传播,影响力反而继续扩大了。不少他曾经下榻的酒店则开始骄傲地挂出“布里斯托酒店”的招牌,比如他曾游历过的柏林,布鲁塞尔、波尔多、慕尼黑、法兰克福、威尼斯和日内瓦等名城,都有延存至今的布里斯托酒店,这也许是受到这位旅行家的影响。但许多布里斯托酒店,如著名的维也纳和罗马布里斯托酒店,则在自己的标志上醒目地画出了布里斯托城市的标记元素,这也许说明了它们的渊源更接近布里斯托城,而非来自那里的贵族旅行家,佛罗伦萨的布里斯托酒店也曾经明确表明自己与伯爵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无论渊源为何,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旅游业井喷式发展的时候,“布里斯托”这个词对无处不在的英国游客来说就意味着宾至如归和井井有条——就正如shipshape and Bristol fashion这句俗语表达的那样。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四处游玩之外,布里斯托伯爵也热衷于收集艺术品。他在北爱尔兰的Coleraine和萨福克郡的Ickworth有两处邸宅,里面还保存着他穷尽半生收集来的绝大部分收藏品。今日它们都已经被National Trust纳入旗下,对游客开放。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