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赛马会之前,你所需要了解的帽饰历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着笔今天这篇算是普及知识的文章里,我想仔细讲述一下有关欧洲女人戴帽子的历史,但当我真的开始看相关资料的时候我发现,恐怕如果真要讲帽子,能讲出几个世纪的历史。所以,我今天想要普及的无非就是一个名词:Hatinator。Hatinator这个词并不难理解,就是Hat帽子+ fascinator 头饰,这里的fascinator头饰,可能也能追溯几个世纪的历史。

如果单独说头饰这样一个名词,可能我们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发卡发夹这一系列很可爱的东西,但是如果你再深一步的想到历史课本或者美术馆里欧洲油画中的女人,其实不难想起来那些曾经在我们年少无知时曾嘲笑过的羽毛头饰,那个羽毛头饰,就是典型的Fascinator。

而其实,Fascinator 最初是一种轻便的针织头巾,是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才指代我们现在意义上的一种正式的头饰,它可是自成一派装在发带或者发夹上,作为帽子的替代品;也可以放在帽子上,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hatinator。

就像我提到的,fascinator曾经指代的就是欧洲基督教妇女在教会服务的时候通常会带的头巾,以教会婚礼为主,也并没有什么时尚的元素添加在里面。到了玛丽·安托瓦内特皇后(Queen Marie Antoinette),她用鸵鸟羽毛为装饰带在了头上了以后,这种夸张的羽毛头饰开始在欧洲宫廷中颇受欢迎,而且因为羽毛昂贵,这样夸张的羽毛头饰也就成了贵族和上层阶级才买得起,并且以此作为炫耀和彰显身份的物件。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在讲述年轻香奈儿的电影《Coco Before Chanel》中有这样一个片段,工人身份出身的Coco在男伴的带领下得以参加贵族马赛。马赛上,所有的贵妇都小心翼翼顶着五彩斑斓的羽毛帽饰,彼时的Coco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却直言这样的装扮很Rediculous,自己则带上了男士的白底黑带礼帽。虽然现在想一想这样的审美虽然确实过于繁复,但是想想这个单词,能使用“Fascinate”一词的前缀生词来描述,也族裔显现出当时的女性对于这件单品的追捧。

总的来说,女人都是喜欢仪式的生物。当然有很多先锋的例外,但是像这样能往自己身上做加法的活动,应该很难真正被女士剔除掉。所以现如今,这样的帽饰是一种场合的需要,如果有帽饰的出现,那就表示,这样的场合就需要穿着相当正式了。现在能看到的场合基本就是顶级赛马赛事中,比如Grand National, Kentucky Derby和墨尔本杯,而Royal Ascot皇家阿斯科特赛马会却并不是所谓fascinator的常胜将军,这个我们会在后面提到。

我们且不论在那个宫廷时代的贵妇鸡毛帽,在现代,头饰通常是用羽毛、花朵或珠子做成的。而为了方便,大部分我们在商店里看到的头饰都是以发卡的形式待在头上的,相对发带或夹子,更容易固定在头发上。

“Hatinator”这个词最早出现于2010年代早期,用来形容帽子和羽毛头饰结合在一起的帽子。帽匠的头上戴着一个像羽毛头饰的带子,但帽子的形状却像帽子一样,而头饰的尺寸要小得多,通常不会超过头部的尺寸。说道这里,大家应该对fascinator和Hatinator的区别有所明晰了。前者不是帽子只是装饰,而后者既是帽子,又是装饰;前者尺寸要比人的头要小,后者通常就和帽子一样超过了头部的尺寸。

在刚刚过去的哈里和梅根的婚礼上,女宾客的帽子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从克鲁尼夫人、维多利亚和凯特王妃的选择上我们不难看出,女宾客们的帽饰在颜色上的选择都和自己的衣服自成一色。然而在形状和款式上大做文章的人可真是不少。2011年4月,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婚礼上,约克公主比阿特丽斯,她带的是由爱尔兰女帽设计师菲利普·崔西设计的作品。这种不寻常的形状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比阿特丽斯公主利用这一宣传在易趣上拍卖,在eBay上获得了9.9万欧元。

2012年,皇家阿斯科特(Royal Ascot)宣布,女性必须戴帽子,而不单单是头饰,主要的规定就是,帽子的solid base部分,也就是帽盔的部分直径不得短于10cm,简而言之就是要把头顶完全盖住。这是皇家阿斯科特皇家学院(Royal Ascot)的着装规定收紧的一部分,也被沿用到今年。那在下一周的内容中,我们就来仔细讲解一下,参加皇家赛马会的着装要求吧!

作者:Stephanie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