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单色」镜片下,难以看清的事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说,武则天曾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女人为什么不能当皇帝?

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到2018年的今天,或许依然难以作答。不过,对武则天来说,她想要的答案不仅是为何女性不能当皇帝的解释,还有是她如何才能成为一国之君。

乍听之下,武则天或许不仅是中国第一代的女权主义者,甚至更有可能是世界早期女权运动的倡导者。只不过在她执政期间,女性的社会地位似乎并无太大的改变,更不要说女性投票权或财产继承权。此外,朝廷上下也仍旧是男性主导。

照此看来,与其说武则天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女性」这个标签,还不如说她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权欲」。

其实,在我们看待人物角色的成败时,性别不过是我们用以观察人生百态的「镜片」之一。其他的诸如种族、国籍、个人形象、职业等,都是我们能够用以审视社会的「镜片」。即便有时性别在某种意义上会被视为是「决定因素」,但事实上,我们或许还可以从其他的「镜片」去看待社会现象。

上周末,爱尔兰举行了一次关于废止宪法「第八修正案」的全民公投——支持堕胎合法化。对此,近三分之二的选民投出了赞成票。而这次投票的结果更是象征着「女权主义」的一次胜利。

但令人好奇的是,那三分之一的反对票究竟是何人所投?

于是有人猜想,一个关于女性基本权益的投票,或许只有那些「无知」的男性才会投出反对票。但结果恰恰却与此相反——大部分投出反对票的竟然是女性。

因为在这些女性眼中看来,堕胎是扼杀生命的行为。此外,她们认为支持堕胎合法化,就等同于变相鼓励某些女性的放纵淫乱与推卸责任。亦即一旦堕胎合法化,就意味着私生活不检点的女性,可以用堕胎解决问题,无需烦恼。

或许,反对堕胎合法化的女性阵营要么是反对女权主义,要么是拥有厌女情结。但她们打的旗号是希望每一位女性同胞不仅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更应尊重每一个生命的权利。

对此,我们显然可以举出支持堕胎合法化的一个立场:当一个女孩是因为强暴而怀有身孕,难道她们也必须保留这个孩子吗?即便我们可以忽略那个受害者的感受,可对于那个既代表着伤害,又缺乏父爱的孩子来说,难道是公平,是尊重吗?

不过,不管怎样,如果我们单从女性这一个角度去看待堕胎合法化的问题,我们不仅会令问题失焦,而且更会加剧双方阵营的怨恨与误解。

除了爱尔兰堕胎合法化的问题之外,美国好莱坞知名影星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和英国现任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John Bercow)最近也遭到女性的谴责。弗里曼被8名曾共事的女性指控「性骚扰」,而伯考则私下称保守党众议院的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是个「蠢女人」。

对于「性骚扰」的指控,弗里曼第一时间就表示了否认。随后,他也坦言自己的言语可能会有过度「开玩笑」或「赞美女性」之嫌。作为80岁的弗里曼,假如他真的只是喜欢借用调情的方式来对待共事的女性,那么他的所作所为或许不过是反映出上一代男性的处事风格。

当然,这并非为费里曼的言行开脱,更何况根深蒂固的惯性思维并不意味着就是正确的。只是,除了让这些不注意自己言行的前辈艺人贴上「性骚扰」或「歧视女性」的标签外,我们是否更应该探讨一下如何改变人们的固有思维?

比方说,BBC一位历史记者就尝试通过稍微「杜撰」女性在人类历史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去鼓励自己的女儿莫要放弃科学,更不要认为女性的职责就是洗衣、烧饭,顾小孩。

至于伯考的「蠢女人」言论,事实上,若是我们把「女人」换做是其他名词,例如黑人、移民或是任何其他国家的人民,似乎都有极为冒犯之嫌。即便伯考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出对女性的尊重,可如果他对男性下属做出冒犯的行为,难道我们就能功过抵消了吗?毕竟,用「愚蠢」去形容任何他人本身就是冒犯的行为。而伯考除了要向女性做出道歉以外,身为下议院议长的他是否应该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

因此,我们与其用唯一的标签去简单地惩罚一个人甚至是一个群体的过错,不如让他们真正去反思自己的言行是否妥当,是否得体。而我们还要知道,没有一个人应该被片面化或被视为平面性的,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多面化与立体性。

如果仅用「单色」镜片去看待一切的话,我们不仅难以看清这世上的万事万物,更会失去欣赏多样化的机会,不是吗?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