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剧的玛丽苏女主角茜茜公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从小到大,身边总有几个人名字种带“茜”字。而且很多人把这个字读作“Xi”。这时候你就纳闷了,这个字不应该读作“Qian”吗?《红楼梦》里贾宝玉就叫做“茜纱公子”。你怀疑大家是不是读错了,一翻字典才知道,茜做“qian”读音时,意思是红色,“Xi”只用于人名,没有意义。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叫做“Xi”呢?

这就得从一部叫做《茜茜公主》的电影说起了。这部讲奥地利国王和王后爱情故事的奥地利电影,曾经在50年代风靡世界。电影里的茜茜出身高贵、善良纯真、聪明友善,成为不少人眼中的女神。而给自己的女儿命名“茜茜”,也是父母对女儿最美好的祝愿了。

《茜茜公主》电影

​茜茜公主的全名叫做伊丽莎白·阿玛莉亚·欧根妮,茜茜只是她的小名。她的父亲来自巴伐利亚显赫家族的一个旁支,担着一个“公爵”的虚名。没什么家族使命。所以不拘小节,被贵族亲戚们称之为“疯子麦斯”。受父亲的影响,茜茜从小生活在大自然中,没有受宫廷礼仪的荼毒,养成了“性本爱丘山”的习性。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生”她平静的生活被一次与她无关的会面给彻底打破了。1853年茜茜作为一个跟屁虫,随她母亲与18岁的姐姐海伦去度假村,“偶遇”当时的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也是茜茜和海伦的表哥。

原本妈妈和姑妈是计划让弗兰茨和海伦订婚的,没想到年轻的皇帝被茜茜的纯真和美丽所震慑,非得跟这个还没满15岁的小姑娘订婚。等到茜茜长到16岁,他俩就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茜茜成为一个幅员辽阔帝国的年轻皇后。这也是她悲剧命运的开始。

虽然帝国年轻的皇帝爱她,但抵不过哈布斯家族的繁文缛节和帝国皇后的责任。茜茜轻盈快活的灵魂被沉重的后冠给束缚住,不复以往的无拘无束。这样的悲剧不胜枚举,就算在当代,皇后和王妃们都不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譬如现在的日本太子妃雅子。雅子出生名门,父亲是外交官,所以她的少女时期是在莫斯科、纽约、东京等地方度过。雅子天资聪颖、精通6国语言,还先后在哈佛大学、东京大学、牛津大学进修深造,被视为外务省冉冉升起的外交官新星。

她原本可以成为日本职业女性的榜样,却因为皇太子德仁的青睐而丧失了一切可能。身为未来的日本皇后,她再也无法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她的学识、能力、教养通通成为摆设,毕竟公众对她的期待也只剩下“什么时候生儿子”,仿佛她是一个移动子宫。慢慢地,她成为皇室的牵线娃娃,甚至和丈夫同行时还得保持在3步的距离;慢慢地,她换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皇宫成为冷酷的囚笼,让原本喜欢引吭高歌的夜莺也失去歌唱的能力。

但比雅子早出生100多年的茜茜跟她不同。面对同样吃人的皇宫,茜茜选择了不妥协。

按照皇室传统,皇后是不能亲自养育子嗣的(清朝皇宫也有类似规定,怕外戚专权)。对此,茜茜据理力争,终于在生下第四个孩子后,她有了抚养自己孩子的权力。1865年8月27日,她给丈夫写了一封信,里面说:“我要求享有对有关我孩子们所有事物的绝对决定权。这包括决定他们身边的侍从,他们的处所和他们的教育。总而言之,所有关于他们的一切都必须由我一个人全权负责,直到他们成年。与此同时,我还要求,任何有关我个人的事物,如,与谁会面,我的侍从,我的处所以及我家庭内部的大情小事,也同样由我自己一人全权决定。”

茜茜还想方设法逃脱不必要的“抛头露脸”。身为奥地利和匈牙利的皇后,她本应要出席很多公众活动。但茜茜却选择避而不见,开始了自己漫无目的的旅行生活。她访问了马德拉、匈牙利、英格兰和科孚岛,甚至在科孚岛上建了一座阿喀琉斯宫。茜茜非常喜欢荷马著作《伊里亚德》的英雄阿喀琉斯,因为两人同样的倔强。

第三,茜茜也是一个极具平等精神的人。茜茜曾经在奥地利世代封建帝制的贵族面前发表她的政见:“我觉得最好的政体不是君主制,是共和!” 作为一个贵族利益集团的最大的受益者,能喊出这样的口号实在难得。

她和匈牙利人民也结下了深刻的友谊。在她身处的年代,匈牙利人通常被视为野蛮和低人一等的民族,但茜茜对这个民族充满了同情。她不仅学会了匈牙利语还积极主动了解匈牙利的历史文化。在她的积极斡旋下,奥匈帝国终于统一,而她也加冕为匈牙利的皇后。

匈牙利人民特别爱这位“欧洲最美皇后”。不仅在匈牙利各地为她建博物馆和造纪念像,直到今天她依然被尊为国家的圣人。

29岁的茜茜加冕匈牙利王后

跟那些整天沉迷于寻欢作乐的贵族不同,茜茜终身都热爱学习。她会多门语言,在她快六十岁的时候为了能精读《荷马史诗》,她还开始学古希腊语。为了解希腊哲学和戏剧,她还学了现代希腊语。她把《哈姆雷特》译成了现代希腊语,还把拜仁的诗集从英语翻译成德语并出版。

她一辈子都坚持写诗,充满了对自然的喜爱、对儿时生活的怀念和对宫廷生活的厌倦。晚年时她曾把自己比作永远找不到海岸的海鸥,只能在孤独地在天空漂泊。例如她曾写道:

年轻的春天回来了,她为树木装点绿色,
她为小鸟带来心歌,她让鲜花多姿婀娜。
但在这遥远的国度,哪里有我春之欢乐?
我渴望家乡的太阳,和美丽的伊萨尔河。

除了极高的语言天赋外,她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马术骑手。在那个年代,女子跨骑被认为是一种不雅的行为,所以茜茜公主一直是侧骑。侧骑的难度系数极高,但跟跨骑的男子比骑术,茜茜也能不落于人后。她喜欢刺激的野外猎骑,在林场里过障碍、壕沟并且空中接物。同上百号男骑手同场竞技时,她也是笑到最后的那几个人之一。

马背上的茜茜

除了反抗传统、追求平等和保持终身学习的习惯外,她还跟现在的姑娘一样——爱美容和爱健身。首先,她是一个节食小达人。茜茜公主身高172,终生都把体重控制在了90多斤,瘦的时候甚至会跌到80多斤。她的腰围只有50公分,堪称盈盈不堪一握。

那个腰细到什么程度呢?乍一看觉得她的腰比她的头还细。据说她每天量腰围,一旦超过50厘米就拒绝进食。虽然皇宫里有非常豪华的餐桌,但茜茜极少跟家人一起吃晚饭。而她的食量更是少得可怜。她早餐分量极少,其他时候只喝清淡的肉汤,她最爱的食物是柳橙与每天一杯牛奶。

虽然在一百多年前,茜茜公主的身材有点太弱不禁风了。但特别符合当今社会老百姓对女明星的要求。翻看茜茜的画册和照片也不禁让人感慨,这个长相和身材生活在当代社会,一定也能成大明星。

茜茜的腰围

走在维也纳的茜茜公主博物馆,细细打量茜茜曾经的起居生活,更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穿越回去的。

在第一个女儿病逝后,茜茜就跟丈夫分居了。在她的卧室里除了常用的床、梳妆台和走入式衣柜外,你还可以看到琳琅满目的健身器材:吊环、哑铃、爬梯……简直是一个简陋版的健身房。除了节食外,她还是一个健身达人,每天早晨5点起床,散步、练剑、游泳、做体操和骑马……一天要运动几个小时。

茜茜54岁时,她的希腊文教师克里斯托·马罗在日记中写下:“今早皇后殿下召我至交谊厅,交谊厅与寝室间的门敞开着,韵律绳、单杠、体操环等都已经就位了。我看到她时,她正拉着吊环起身。她身穿一件长摆黑色丝质洋装,裙摆滚边上还饰着华丽的黑色鸵鸟羽毛。我从未看过她气势如此逼人,仿佛是一种介于蛇与鸟之间的生物。”

其次,她是一个美容狂魔。

她有一头曳地的长发,每天要花3~4个小时梳头,用白兰地和蛋液洗头是经常的事情。她的希腊语就是在梳头时无聊学的。据说她老公最爱的一幅画像,就是她侧回头,把全部头发散下来,如同锦缎一样倾泻而下的样子。

弗兰茨最爱的一张茜茜公主画像

茜茜的皮肤爽滑白皙,她的护肤品都是维也纳宫廷药剂房专门为她研制的,她每天坚持使用,从不懈怠。她还爱敷面膜。虽然不像范冰冰一样,一年700张面膜。但她胜在了面膜材质的奇思妙想。她正常一点儿的面膜是有草莓捣碎加上蜂蜜制作的,不正常一点的有带血的小牛肉。除她还时刻注意保湿,把玫瑰花水和薰衣草花水喷在脸上,她还涂抹含玫瑰精油的面霜。为了防止长皱纹,她永远保持仰卧的睡姿;为了保持腰围,她的腰上经常裹着醋浸的湿巾……

她还爱泡澡。她喜欢用盛满橄榄油的热水泡澡,以保持皮肤的光滑和弹性。洗完澡之后还得全身按摩,每天如此。整个美容美发的步骤被她上升到了宗教的高度。每次洗澡、洗头、梳头她都以宗教仪式般虔诚神圣的态度来完成。

而茜茜公主超越了时代局限的自由自在的生活,除了自身的抗争精神外,也来自于丈夫的放任和爱。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很符合言情小说对男主角的形容:出身高贵、丰神俊秀、勤政爱民还特别爱自己的妻子。他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洗冷水澡,睡行军床,在他的书桌前面,摆满了茜茜的各个角度的画像。反观茜茜的房间,却只有自己娘家人寥寥几张画像,唯一的青壮男人就是她挚爱的诗人海涅了。​

而他的深情,也体现在日常生活中。

弗兰茨一向听母亲的话,但第一次违抗母亲的决定,就是和茜茜订婚而不是母亲属意的海伦;

皇宫里不准皇后养孩子,茜茜想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弗兰茨不惜跟控制狂母亲决裂;

茜茜以“来大姨妈了”这种蹩脚的理由逃离公众活动,弗兰茨也一笑了之;

茜茜生病要去外地休养,弗兰茨请求他的远亲维多利亚女王派了一艘军舰带茜茜游荡去了;

茜茜在皇宫里摆满健身器材,这在当时是惊世骇俗的举动,但弗兰茨帮她挡住了来自贵族们的白眼;

茜茜想要去世界各地旅行,弗兰茨也顺了她的意……

1898年9月10日60岁的茜茜公主在瑞士日内瓦被无政府主义者刺杀, 弗兰茨悲痛万分,并留下了肝肠寸断的一句话:“她永远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爱她。”

路遥在《人生》的开篇,引用了柳青的一句名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

虽然弗兰茨百般退让、妥协,但茜茜公主一辈子依然不快乐。大儿子死后,她还渴望死亡早点降临在自己的身上。有时她梦到她自己的死,有时她会在海上希望会起大风暴,这样她可以与她的船一起沉入大海。有时不禁怀疑老天特别眷顾茜茜,连死亡也遂了她的意。

走在茜茜和弗兰茨曾经生活得过的地方,我开始沉思,弗兰茨和茜茜是不是彼此放过会更加快乐呢?他,还是那个养在深宫里的沉着帝王;而她,则是那个在巴伐利亚森林里肆意欢笑的少女。

金鞭珠弹嬉春日,门户初相识。

未能羞涩但娇痴,却立风前散发衬凝脂。

近来瞥见都无语,但觉双眉聚。

不知何日始工愁,记取那回花下一低头。

——王国维《虞美人》

关于茜茜公主的一些历史边角料

1,弗兰茨一世的弟弟是马奈的名画《枪毙马克西姆连》的主角。当时他弟弟被哄骗到墨西哥当国王,最后被革命党人无情杀死。

枪毙马克西姆连

2,茜茜公主的外甥(弟弟的儿子)是路德维希二世,就是修了德国新天鹅堡的那个。他不计代价追求绝对的美,结果把他家修破产了,直至他死时新天鹅堡也没完工。而迪士尼耳熟能详的品牌标志就是以新天鹅堡为雏形。

德国新天鹅堡

3,国王和茜茜的儿子后来自杀了,然后国王找了自己的侄子当继承人。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斐迪南公爵。后来的故事,你大概知道了。

斐迪南公爵被刺杀

斐迪南被刺杀,国王觉得很没面子就向塞尔维亚宣战了。然后就有了历史上最没有意义的一场战争,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了1600万人……

蝴蝶在南美洲扇一下翅膀,没想到却在太平洋掀起滔天巨浪……

作者:璎珞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