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年轻的华人参政者到首位皇家飞行大奖华人获得者:专访张敬龙

14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今年六月中旬,我在得知张敬龙获得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飞行大奖之后,一直想对他做一次采访。不仅是因为他是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更因为他也是2009年首位华人参政的代表。他的个人经历也十分丰富,学生时代组织活动为学生争取利益,19岁参选欧洲选举。在2015年议会选举落选之后,重拾儿时梦想,冲上云霄成为一名飞行师,随后又梦碎泰国,凭借着坚韧的毅力再次获得飞机师执照,现在欧洲最大航空公司做副机长。是怎样的动力一直支持他的前进,是怎样的勇气让他在英国这个华人政治冷感的环境下愿为第一人?

记者:杜雨嘉

勇夺英国皇家飞行大奖

今年6月13日,张敬龙在詹姆士宫(St Jame’s Palace)获得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飞行大奖 (Air League HRH Prince Philip Duke of Edinburgh Flying Bursaries)。他也因此成为获得该奖项的首位华人飞行员。

该飞行大奖是英国非营利性航空组织The Air League对航空领域做出贡献的飞行员的肯定。它嘉许具有优秀飞行技能、领导才能,并在飞行理论中取得优异成绩的人。此前该奖项一直由爱丁堡公爵颁发,但是去年他因高龄退休,今年由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总裁博恩(Roger Bone)爵士颁奖。其他获奖者还包括英国国会议员沙普斯(Grant Shapps),英国皇家空军和空中巴士集团等。去年,张敬龙还获得过科巴姆(Sir Michael Cobham)飞行大奖。

张敬龙获得该奖不仅仅是因为优秀的飞行技能和领导才能,更因为由他创建的“飞行员辅导计划”(Pilot Mentoring Program),已经帮助超过一千名年轻人实现和追逐飞行梦想。

现年28岁的张敬龙在欧洲一家航空集团担任副机长,也是该集团首位华人飞机师。在担任副机长期间,他创办了“飞行员辅导计划”,与很多飞行培训学校合作。不仅针对初学飞行的学员,帮助解决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而且,该计划也会帮助已经获得飞行执照的人,例如教授面试技巧、因工作需移民到另一国家该如何定居等。

到目前为止,张敬龙表示,大概有40多个有经验的民航飞行员参与到该计划中,帮助超过1000个飞行员,他们分别来自60个不同的国家。他自己每个月都会花一定的时间与不同的学员进行沟通。

他说:“如果一个人想要学习飞行,大概要花费2-3年的时间学习,这包括高昂学费,通过各种理论考试,开飞机的能力测试等,我们可以通过这个计划把现有的经验留给下一代的飞行员。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固定的组织来帮助想要学习飞行,或者是已经拿到执照但是不知道如何拓宽职业生涯的人,帮助他们踏出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

他也希望这个项目不仅可以启发想做飞行员的年轻人,也可以启发那些有其他梦想的人付诸行动。

被耽误的儿时飞行梦

小时候的张敬龙梦想成为一名可以翱翔天空的飞行员。他说,小时候奶奶家在香港的旧机场附近,经常看到飞机低空划过和降落,一次次的仰望铸成了他心里的梦想。但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这个梦想也只能暂时搁置了,这一搁置就是十几年。

“我妈妈是做清洁的,爸爸是做厨师的,哪里找20万英镑来支付飞行员的学习费用呢?这个费用还只是考到飞行资格证而已,如果拿了执照而找不到工作,就等于是白花了20万英镑,这将是非常大的一个负担。”他说道。

直到2015年,张敬龙获得了英国一家航空公司见习副机长的免费培训机会,他终于等到自己的飞行梦可以实现的那一刻。但非常不幸的是,在泰国度假时,因为一次水上运动,他的脚踝受伤,导致意外丢失飞行员1级医疗执照。因为飞机师每年都需要体检,只有符合健康指标才可以继续开飞机。

虽然他可以在康复之后继续飞行,但是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受伤飞行员的基本工资也是很大一笔支出,公司表示不可能等待他康复。因此,他和东家分道扬镳,飞行梦也再次破碎。

2015年对于张敬龙来说,是“最难过的”一年,因为他的参政努力也以失败告终。所有的努力和梦想都在这一年回到了原点。

在受伤期间,他说,他也想过选择放弃,但是最终还是因为梦想而选择坚持。他说,人不可以轻易选择放弃,如果每次遇到挫折都选择放弃,人生就碌碌无为了。

采访中我问他:“如果放弃你会选择做什么?”

他回答:“我不知道,也许我会回投行工作,毕竟是高薪工作且稳定,也许可以提前几年退休。但是,我不是那么喜欢那种类型的工作,而且钱不是一切。”

2016年,张敬龙在康复之后,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责任感,只花了18个月的时间重新拿回飞行执照。而这原本是一个很复杂和漫长的过程,张敬龙说:“飞行员首先需要通过14个文科考试,包括与航空有关系的如天气学、导航和国际航空法律等等。通过文科考试之后,需要拿到私人飞行员执照(Private Pilot licence)。在获得商用飞机牌照(commercial pilot licence)之后,才能被称为有资格为航空公司工作,但是你还不可以找工作。”

“因为还需要获得双发动机飞行执照(Multi-engine licence)和仪表飞行执照(Instrument Rating Licence)。到此为止,你可以出去找工作了,在面试环节需要接受心理测试证实没有精神疾病等。之后需要学习每个公司的标准工作流程SOP。同时,还要花3-4个月的时间,跟随有经验的飞机师一起飞行,当你达到这个标准才可以正式上岗。”

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我被这些难度很大而又复杂繁琐的考试过程震撼到。但是镜头那边的他脸上洋溢着说不出的喜悦,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这大概就是一个人实现自己梦想和所爱工作的状态吧。

飞行员的日常:一趟旅行肩负一万人

张敬龙说,每天开飞机是他理想的工作,可以把工作和娱乐放在一起。但是,他也深知飞行员制服上的肩章不只是代表职位,更代表他承载的每一个生命的责任。当他看到乘客与家人、亲人相见,与生意伙伴汇合,这种相逢的喜悦成了这份工作最大的满足感。

聊到这里,他很感性地说:“一个人大概有50个亲近的家人和朋友,一个航班大概有200个人,和200个相关的是1万人,如果在飞行中有任何意外,那我将改变的是1万个人的生命。”

张敬龙说:“一般人可能认为飞机师很轻松,只要跟随自动导航即可,但是真正飞行的时候我们通常都很忙碌,很复杂,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轻松”。实际上,他需要观察发动机是否正常运转,飞机燃料是否正常,目的地天气状况如何,做目的地的航线安排等等。

说到航线安排的时候,张敬龙特意拿出一张密密麻麻的地图,举例子告诉我,每次飞行都需要了解航线过程中最高的山峰在哪里,熟悉航线上的每一个重要地点。每次降落时,都要和机长作简报,汇报天气的能见度等。同时,还要与空中管制沟通,并且询问空服人员是否遇到问题。

如果空服人员遇到问题,机长和副机长则需要做决定。他说,如果有一位乘客心脏病突发,这需要考虑可否降落在最近机场,跑道长度是否足够,当地是否有医院,是否有燃料补给等等,以便将剩余乘客带往目的地。最重要的是保证所有行为符合国际民航法律。

我问他现在起飞时是否还会激动,他说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压力很大。

张敬龙说:“我们在航站楼与空管沟通之后,会滑行到跑道,等起飞指示后,机长和我表示一切就绪,飞机便会加速前行。”

“在飞机离地前,我们还需要和空管再沟通三次。起飞那一刻大概只有30秒左右吧,我需要非常专心使飞机平稳起飞,因为风速和风向都会导致飞机左右摇动。在这30秒中,还要考虑如果发动机出现问题要如何应对等。之后就安排到自动飞行模式,填写很多表格,几点起飞,几点离场等等。”

“一切都发生在几十秒之内,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想自己的感受如何。”

虽然飞行员的压力很大,承载的责任很重,但是张敬龙依然认为飞行对他而言,是一段很棒的旅程。“我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可以感受世界各地不同文化、历史和美食等等,但是最满意的是,自己通过‘飞行员辅导计划’帮助了很多人。飞行大奖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可以帮助很多年轻人实现他们的飞行梦想。”

种族歧视促发参政动力

张敬龙十一岁时随父母移民到英国。在中学时遭遇很多种族歧视事件,这也成为他参加各类政治活动的主要原因。刚入学的他也曾频频面临种族歧视事件,他提到在学校的黑人同学常常会故意抢他的午餐便当,也会有人问他有没有盗版光盘售卖(2004年左右,很多越南人等亚洲面孔会通过售卖盗版光盘在英维生)等等。

因为父亲是厨师,为了自己不再遭遇种族歧视,也为了让在校生能够更好地理解彼此,他常常将父亲在工作时候带回家的食物带到学校,分享给同学们,“我慢慢地从默默无闻,变成全校受欢迎的学生”。

他说:“后来在我15岁那年创办了学生会,我的想法是为学生和学校之间创建一个桥梁,为大家争取更多帮助和福利。通过多次活动接触,发现我的同学们并不坏,但是他们因为各种挫折,比如因为战争失去父母,以及缺乏沟通,才会产生误会和种族歧视事件。”

在学校的这些活动锻炼了张敬龙,使他更敢说、更敢做,对他之后参与各类政治和国际活动有非常大的帮助。

2004年,在申办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时候,张敬龙说他发了一封邮件给政府,从年轻人的角度发表了一些看法。没想到组委会认为他的想法很好,便请他去一起参加申奥工作。在2012年的时候,他有幸成为首位华人奥运火炬手。

他说:“我也未曾想过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奥运火炬手,为什么会选择一名华裔?我觉得不是奥组委对我的肯定,这是对整个英国华人社区,包括老华侨和留学生的肯定。”

也是在2004年到2012年担任奥运大使期间, 张敬龙意识到从华人到达英国起,直到2009年,中间没有一个人在英国参政。2009年,张敬龙打算迈出第一步,以19岁之龄成为史上首位华人及最年轻的参加欧洲选举的独立候选人,从而鼓励华人关注公共事务,掀起英国华人参政热潮。同年,他因此荣获黛安娜王妃纪念大奖。

作为一名华裔参政,张敬龙深知不易,也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他说:“我在19岁参政的时候,一个很要好的叔叔就警告我说,‘华人就不要参政了,不要搞这些了,参政不是我们华人的,来了英国就好好遵循这里的法律和税务’。我就反问,‘你希望你的下一代和后代给人欺负吗?’叔叔之后沉默了,但是开始支持我的工作,也捐款几百镑到我的活动中去。”

2010年,张敬龙加入自由民主党,并参加了2015年的国会选举,但铩羽而归。访谈中他很详细地总结了失败原因,他说,2010年到2015年自民党与保守党联合执政期间,保守党推行了很多不受欢迎的政策,比如将本地大学生学费增加到9000镑。而自民党在2010年大选时曾承诺不会增加本地学生的学费,这导致自民党在2015年竞选时的支持率创下历史新低,国会中的议员从50名锐减到10名。

此外,对于张敬龙的竞选来说,拉选票是最大的问题。他说:“华人的选票太分散,不集中;很多华人并没有登记做选民,主要是担心政府,担心被查税;虽然我有很多留学生支持,但是留学生并没有投票权。”

“别人可能会觉得,当年我没有当选国会议员是一个失败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是很成功的。因为我迈出去第一步了。”

脱欧带来的不稳定,让一切变得不明朗,很多大型企业也表示要离开英国,包括宝马和空客。张敬龙也担心道:“华人比较富有,很有可能变为被抢劫对象。外卖店也会少很多人消费。工作上的保护主义也有可能发生,华人在英国的各行业内从事中层管理以上的职位,有可能变成被辞退或降级的对象。”

他表示未来还是要回归参政舞台。但是,“参政是不可以当饭吃的,首先要稳定自己的生活,才可以去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所以我暂时会继续工作,2020年的时候应该会回归到政治舞台上。”

近些年来,很多移居国外的华人在金融、保险等领域担任重职,已经不是20年前到达英国做餐饮业的时代了。张敬龙认为,未来华人参政的状况一定会越来越好。他也希望,华人参政不只发生在英国,更希望在欧洲国家,只要有华人的地方都能融合主流组织,遇到问题一起解决。在脱欧的局势下,他说,华人民间的桥梁一定要建立好,文化上要更多交流。

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有了如此精彩的人生履历,张敬龙却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以前有多么了不起,因为人生的前程会比现在更好。他说:“如果你问我人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那就是在这些经历中我帮助到的每一个人。无论以后再参政、做慈善等方面,我希望可以改善更多人的生活。”

张敬龙社会活动履历:

2008- 2009年 英国司法部青年委员会顾问(Youth Citizen Commission Advisor)

2010年 英国青年大使,随同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出席加拿大八国集团峰会及20国集团峰会;

2009-2012年 英国伦敦The Spectrum Radio Network制片人/主持人;

2010-2013年 英国文化协会Global Changemaker;

2011年 英国文化协会全球文化大使;

2012年 英国外交部委任为英国形象大使,同年被伦敦奥组委委任为奥运村村长及奥运火炬手;

2013年 伦敦金融城和依士灵顿学院(City and Islington College)校董会成员,为英国高校最年轻的校董;

2012-2015年 华人自民党副主席;

2018年6月,张敬龙与父母和三弟一同为获得飞行大奖合照

2018年6月,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总裁博恩(Roger Bone)爵士为张敬龙颁奖

2012年张敬龙为伦敦沃尔瑟姆森林区传递奥运火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