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王子”的哀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奥斯卡·王尔德在对英语文学的贡献如今已经被人们广泛认可。他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创作了多种形式的作品,其后成为了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早期伦敦最受欢迎的剧作家之一。而王尔德在华语读者中的盛名,也算是颇有历史渊源。不过他在华语世界中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却不是诗篇和剧作,而是童话。当然,王尔德童话在全世界任何语言的读者中都家喻户晓,而童话作品相比起需要一定文化基础才能阅读的剧作和诗来说,更容易让另一个文化语境中的读者理解。在二十世纪中国开始融入世界不久之后,刚刚去世的王尔德就用他的作品虏获了大批中国读者的心。比如才女林徽因就对他的童话爱不释手,并亲自翻译了他的作品《夜莺与玫瑰》(发表于1923年12月1日《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署名尺棰),而同时期的文学大师巴金也贡献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译本,其中包括被无数代华人文艺青年津津乐道的《快乐王子》。

《快乐王子》犹如王尔德自身的写照,让这位“快乐王子”离开故土,最终在四十六岁的壮年郁郁而终的,却是一段禁忌的爱情。王尔德生于爱尔兰都柏林一个家世卓越的家庭,父亲是一位爵士,母亲则是一位诗人与作家。少年王尔德在都柏林圣三一学院毕业后获准到牛津大学学习。牛津大学八年时光对王尔德的影响终其一生,他在学校受到了一系列美学、文学及哲学的教育,为他之后的写作风格和美学追求确定了方向,而在校园内早早获得的一系列成功也让他养成了放浪不羁、恃才傲物的习惯。充满才华的早期诗集和剧作很快就让他在英国文坛崭露头角,在毕业之后得以游历美国和欧洲大陆,并且搬回伦敦之后很快在上流社交界如鱼得水,还凭借自己的横溢才华、机智谈吐和特立独行招致了不少争议。在三十岁那年,他与富有的皇室法律顾问之女康斯坦斯(Constance Lloyd)成婚并很快儿女双全,其后写作事业也达到高点,他词藻华美、立意新颖的杂文和小说在当时极受欢迎,几部成功的作品甚至一时引得洛阳纸贵。但真正让他名动伦敦、名垂青史的则是他的戏剧与童话作品,当时他几乎每一部戏剧作品都在伦敦受到剧评人和市场热烈的欢迎,甚至有一段时期,伦敦的舞台上竟同时上演着他的三部作品。而他在童话领域的地位亦可谓不亚于安徒生。他的童话集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童话”,或“世界上最感人的童话”,在他的每部作品中,几乎都有一个因为“至爱”而变得“至美”的形象。据说王尔德在给儿子诵读自己的作品时,也会因此感动得潸然泪下。

(《快乐王子》插图)

不过,在1891年王尔德三十六岁时,他遇见了自己命中的灾星。在朋友介绍下,他认识了牛津大学的后辈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Alfred Douglas,昵称Bosie)。当时后者年仅21岁,颇为王尔德的文学才华而倾倒,而王尔德在当时却没有对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直到他们几天后再次见面,他才真正注意到这位外表俊美、作风大胆的青年诗人,两人很快便发展起了暧昧的关系。然而,这段当时还属禁忌的恋情也并非一直像后人想象的那样美好——事实上,年轻的道格拉斯在更多时候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位侯爵之子作风奢侈、嗜赌如命,并常常向王尔德伸手要钱。在他们一同前往布莱顿避暑时,道格拉斯曾患上流感并得到王尔德的悉心照顾,但在王尔德因此被传染患病之后,他却决然地抛下王尔德搬去另一家酒店居住。道格拉斯甚至还把王尔德的外套直接送给为自己服务的男妓,却忘了把外套口袋里的杂物先掏出来,导致他和王尔德之间交换的信件被泄露出去,并因此被狠狠地敲诈了一笔。

两人相处过程中的口角和争吵也从来不少。道格拉斯作为牛津校园杂志的编辑,曾经在刊物中吹捧王尔德的剧作《莎乐美》并受委托将这部剧作从法文翻译为英文。然而道格拉斯的法语水平让人不敢恭维,其译本中出现了不少错误,因此广受批评。而道格拉斯却对王尔德的批评感到愤怒,并声称译本中的错误在原创剧本中就已经存在了。这导致了双方往来的信件中一度充满了愤怒的相互指责,闹到后来甚至连出版商和插画家都看不下去,觉得不能让道格拉斯继续翻译了。最后王尔德自己重新翻译了大部分翻译,但却仍然在出版的作品上把道格拉斯列为翻译。

(王尔德与道格拉斯,1893年)

这场关系最终因为道格拉斯的父亲昆斯伯里侯爵的介入而崩溃。两人过密的交往很早就引起了侯爵的注意,在多次观察和干涉之后,他认为道格拉斯和王尔德的开始写措辞严厉的信,要求儿子终止与王尔德的关系,若不断绝与王尔德的关系,就断绝他的经济来源。在遭到拒绝后,他更是迁怒于王尔德,声称他是导致父子不和的主因,并公然斥责王尔德是一个“性悖轨者”。王尔德绝望地发现,他渐渐成为了这对父子相互伤害的工具,并且很快就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控。在一系列纠缠之后,当局对也对王尔德发出逮捕令,罪名是性悖轨以及严重猥亵。1895年当局对王尔德发起起诉,而王尔德坚称自己无罪,但他作为一位作家和唯美主义者的幼稚在为自己的辩护中暴露无遗——庭审中他不停用无礼的回答使整个程序显得可笑,他的辩词风趣睿智,却前后矛盾,更可怕的,是他亲口承认了自己“年长男性对年轻男性的伟大的爱”。在两次审判之后,陪审团做出最终判决,王尔德罪名成立被判入狱服苦役两年,而他的家庭也为之拖累,妻儿改姓并离开英国。

王尔德熬过了两年内铁窗时光后获释,但被迫离开英国。他为了孩子本尝试与前妻复合,但在道格拉斯也表示重归于好之后最终选择了后者而放弃了原本的家庭。两人在那不勒斯居住一段时间后再度分手。三年之后,王尔德在巴黎病逝,葬在拉雪兹公墓。

今天王尔德的狮身人面像墓碑常常被仰慕者印满了唇印,而他也因为其非凡的才华、不幸的命运和同性恋权益的先锋之举而被后人崇拜。然而,这位快乐王子生前最后一段时光的哀愁,却再难以和人言说。

(王尔德墓)

(近期上映的电影《快乐王子》讲述了王尔德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