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多做“危险之事”:英国知名中小学改革启示录

6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 |   Ellen Barry

来源 |   nytimes.com

编译 |   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孩子成长过程需要一点 ” 意外 “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英国的教育家都在想尽办法减少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风险因素。而现在,教育家们却开始考虑要为孩子的生活增加点危险。

举个例子:四年前,在位于英国理士满大道的一所小学里,老师会非常严格的看着孩子们,生怕他们出意外。而现在,他们开始想着给孩子 ” 带来一点意外 “。

(为了提高风险水平 , 英国游乐场里装备了一些 8 英寸的条板箱、一些松动的砖块、泥坑、轮胎秋千和木桩,工作台上面还带有锤子和锯子)

走出塑料的游戏屋,你就能看到一些带有 ” 危险因素 ” 的东西:一堆 8 英寸大小的条板箱,还有一些松动的砖块。学校的操场上有一个泥坑,一个轮胎秋千,一个树桩子,工作台上还有锤子和锯子。

(在位于英国理士满大道的小学里,孩子们在 ” 增加了危险因素 ” 的操场上玩耍,小男孩儿正尝试着让砖头飞起来)

学校的老师说:”我们正在思考,怎样才能把风险因素带入学生的日常环境中?或许我们可以加一个沙坑,让操场变得更加危险一点呢?”

在教室里,具有危险性的工具随处可见,但通常情况下,学生们只会不小心被割到一次,因为他们会有意识避免让自己再次受伤。 ” 我们会在平常让学生接触到火,会让他们使用刀、锯和各种不同的工具, 所有的工具都会在成人监督下使用。” 老师为此感到自豪。

(近几十年来,沙子在公共场合出现的情况越来越少了,只因为沙子中会藏着玻璃、动物粪便等具有危险性的东西,而风险倡导者们则认为这是一种过度保护)

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接触可控的风险是儿童发展过程中必要的经历,这有利于帮助儿童建立韧性和毅力等素质。

倾向于增加风险的观点,既能与右翼的观点产生共鸣,也能和进步论者的观点相吻合。右翼观点认为,引入风险因素,是对自由国家过度纵容和保护孩子们的做法的一种矫正;而进步论者则认为,这能引导孩子有一个更自由、更自然的童年。

位于伦敦的戴安娜王妃游乐场,贴着一张告示:” 这个公园会有意地提供一些风险,以便孩子能够在可控的、类似于游戏的情景之下接触这些风险,而不是在完全不受控制和没有规则的世界里承受相似的风险 “。

这种做法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政府官员的支持 , 包括英国教育标准局(负责监察英国各学校)的首席督查 Amanda Spielman 的支持。

Spielman 曾经因为 ” 过度的厌恶风险 ” 而被人取笑。她会执行一些被人称为 ” 傻白甜 ” 的措施,比如让孩子穿着高能见度的夹克去城市做实地考察。但去年年底,她宣布本机构的监察员要接受包含正面、积极以及负面带有风险因素的培训。

” 如果我们不明确地给监察员做培训,让他们更好地理解利益和风险之间的平衡,那么在监察过程中,他们就会更加地倾向于规避风险。” 现在的监察员会认为,” 你看,孩子有一些跌倒或者撞到东西的风险也是可以接受的。”   Spielman 说:” 这些风险不等同于鲁莽地让一个 2 岁的孩子独自走在 200 英尺的悬崖边上,而没有人陪伴。”

(英国教育标准局的首席督察 Amanda Spielman, 该机构负责监察英国各学校)

英国的教育家和教育监管者都认为,保护性的文化已经走得太远,从而使得孩子们的童年缺少了一些有益的风险因素。英国负责监督健康和安全的政府机构指出,” 教育的目标不是消除风险。”

澳大利亚去年秋季推出了新的游乐场设备标准 , 让经营者要考虑具有风险性的活动的好处 , 而不仅仅是规避风险。与此同时,加拿大和瑞典的部分城市也正在效仿类似的标准。

过度保护,只能适得其反

在此之前,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 , 父母们被各种警告所洗脑,他们的行为发生了变化,开始让孩子们远离任何潜在的危险。英国研究人员发现,9 岁独自上学的儿童的比例在 1971 年大约为 85%,而这一比例到 1990 年已经下降到 25% 左右。

与此同时,操场也发生了变化:木板秋千和钢制弹珠消失了,而具有缓冲作用的橡胶地板很快地风靡了各大学校,这也导致建造操场的费用直线上涨。

Meghan Talarowski, 一位美国的风景园林设计师在对比了英美的游乐场之后说:” 这样下去,会让孩子们不想在操场上玩耍了 “。她认为美国的游乐场像是一个带有橡胶地板和栅栏的游乐监狱,成年人坐在边上拿着手机,等着孩子们玩耍完出来。

2015 年, Talarowski 被伦敦一个充满冒险精神的游乐场所打动 , 从而全身心投入到相关数据收集之中。她利用 Rand 研究中心开发的定量工具,通过视频来跟踪 1.8 万游客进入伦敦游乐场之后的行为,然后将其与美国公园游客的类似数据进行比较。

研究结果表明 , 比较刺激的娱乐设施能够吸引更多的游客。英国的游乐场能比美国的公园多吸引 55% 的游客 , 其中儿童和青少年在英国游乐场的活跃度比在美国公园要高 16% 到 18%。

Talarowski 说,”能够吸引游客注意的时间最长的就是的沙子、草地、秋千和攀爬建筑物等。而这些都是美国公园管理人员谨慎使用的因素,因为其维护成本高,孩子们跌倒的风险相应增大。”

(伦敦翻滚湾游乐场的荆棘灌木丛)

但是在英国,谨慎地利用风险已成为值得自豪的东西。在奥林匹克公园里,孩子们会触摸到尖锐的荆棘灌木丛,会感受到疼痛,然后会明白这些是尖锐的、会扎人的灌木。公园经理一边带领游客穿越 ” 翻滚湾游乐场 “,一边向游客解释:” 在这里,孩子们能够去探索一些可控的风险,这些风险都是经过我们精心设计的。”

在翻滚湾游乐场里,有一个 20 英尺高的攀登塔,是用有机材料与柳树的树枝缠绕在一起制成。攀登塔是全手工制作,而不是工厂建造的,没有任何工厂的安全认证。但这些高高的树屋以及摇摇欲坠的桥梁,会让美国的公园经理脸色惨白,他们害怕孩子们会因此出事儿。

(翻滚湾游乐场内的攀登塔)

目前,孩子们在公园里受到的伤都是属于很轻微的伤。英国公园经理说:” 总是会有人跟我们争论公园安全性问题,然而他们也一直也没有打败我们。” 不过,在 ” 制造危险 ” 的同时,该公园也有一个严密的安全检查制度:11 月以来,公园的一半区域处于关闭状态,在此期间,公园管理者们会把腐烂的树枝替换成新的。

基于这些公园的做法,倡导者认为,人们能看到一些风险所带来的好处 , 这标志着数十年来过度保护儿童的时代的终结。

现实总是残酷的

在不同娱乐设施的背后是法律上的差异。美国使用陪审团制度进行人身伤害案件的调查和审理 , 而责任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 , 是大多数欧元区经济体的 2 倍多。此外 , 美国家庭在出事儿之后,必须 ” 找个人来承担医疗费用 “,受苦的自然是游乐场。

挪威的教育教授 Sanseter 说:” 与美国情况不一样,欧洲国家拥有全民医疗保险。” 如果孩子受伤了,不用担心家长会来找游乐场索赔,因为医保让家长们付得起医药费。”在挪威 , 社会已经为这些风险付出了代价。”

在英国 , 人们开始支持更自由、风险更高的游戏,甚至那些偏好安全的人都已经开始赞同这个观点了,但是真正落实到实际中的改变还不够完善。

每当孩子在操场上受到严重伤害时 , 社会都会做出强烈反应。但事实上,孩子在游乐场上死亡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在英国每三或四年才会发生一次死亡案例,可他们利用了父母的恐惧心理 , 并把这些个例广泛进行报道和扩大影响。

在 2015 年,有个母亲坐在伦敦一个公园的长凳上 , 一个支撑秋千的树倒塌 , 砸死了她 5 岁的女儿。她迅速跑到女儿身边 , 但孩子的身体已经开始肿胀。她说 , ” 就像她身体中的每一滴血都渗出来了 “。

在长达两年多的调查之后,调查人员说,2011 年时,一位承包商无意中购买了杨树的树干作为底座,但他误以为这是橡树,是一种更坚硬的木头。结果,杨树不堪支撑秋千的重负,最终倒塌了。

这个母亲从市镇议会得到了一份财政解决方案 , 方案要求整个地区的公园都要进行了严格的安全审核。

在这次游乐场悲剧之后, 这种重新评估的情况就经常发生,即使这种伤害在统计学上微不足道。英国皇家预防事故协会的 David Yearley 说:” 作为一个社会 , 很难说我们要能够接受 1/6000 万的死亡概率。”  虽然死亡是低概率事件,但是人们也不能接受这个事情的发生。

在安全边界内,请让孩子拥抱风险

不过 , 如果你去问问位于英国里士满大道的小学的老师 , 他们会告诉你 ,  他们愿意让孩子们趁着还年轻,能够暴露在有限的风险中 , 这样的经历会帮助他们学会生存。

学校校长表示:” 在 1903 年学校初建的时候 , 它的目的是为渔民和农民的孩子提供基本的识字和数学知识,让他们能接管父母的职业。” 孩子们都会做很传统的工作:蓝领工人、 白领、电工、水管工和打字员等。在那个时代,学校的培养目标就是让人们遵守规则。

” 我们是非常正确的,不是吗?我们以前总是在做别人告诉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校长说,” 但是 ,在未来 , 规则追随者不太可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 你必须走出去 , 找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   校长说。” 如果你不给那些孩子创造性的技能,那么他们如何在面对风险的时候能够抓住机会?如果孩子在 4 岁的时候没有接触过这些风险,那么到了孩子们长大之后,他们是没办法抓住机会的。”

(来源:少年商学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