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重新发现的两人宴席

5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先让我交待一下背景:Finlay不仅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美食搭档。我俩在珠海的湾仔海鲜街吃过炒花甲,成都的宽窄巷子嘬过辣兔头,在牛剑的古老学院享用Formal Dinner,在京都品过怀石料理,也在厄瓜多尔大嚼烤豚鼠。我自定义为Anti-social eater(反社交食客),即吃饭时无法一心二用,关注点在聊天或者食物上只能二选一。对我而言,最完美的宴席是不用花心思破冰或交流,而是心无旁骛地投入美食的色香味。幸好,Finlay与我在同一频道。对我俩而言,餐厅不是灯光美气氛佳的谈情之地,而是为了互相启发挖掘食物滋味的实验室,食物是三位一体的焦点。

英国第一高楼碎片大厦(Shard)上有一家风景绝佳的胡同(Hutong)餐厅,这我俩早已耳闻。然而我总觉得这是家商务用餐或泡妞勾仔的好地方,注意力在景而不是食。这份偏见让我捱到了胡同五周年才对它动了心思。

我和Finlay很幸运,来胡同的时候是英国天气最好的时节,晚间八点天光却正劲。我俩坐在窗边的古朴的硬木椅上,脸仿佛给蒙上一层金色的面纱。窗外的伦敦显得激荡而陌生,那些熟悉的地标用一种新奇的拜访方式出现在眼前,室内红得耀眼的灯笼和一排精致的茶罐调动了东方的气韵,这种反差让人忍不住激动起来。

我们要品尝的是胡同五周年庆典的精选菜单,撷取餐厅最经典和最受欢迎的菜式,以前菜、主菜和甜点的方式呈现。上餐前,我们各自点了鸡尾酒品尝。我特地向侍者表示,不想用塑料吸管。侍者自豪地说,这里的吸管都是纸制的,避免了塑料污染。我心里暗暗为胡同加分。

第一盘上来的是指天椒红花竹笋,摆盘清爽,入口鲜脆爽口,辣的恰到好处。接着一个小蒸笼登场,里面有四样点心:三菇松露饺、墨鱼虾饺、鳕鱼饺和XO 酱水晶饺,模样标志,精巧又俏皮,一样一个味儿。虾馅多汁爽滑,让人难忘。XO酱水晶饺是我俩最喜欢的一样,鲜美的滋味层层深入。一同上来的还有一小碟自制的辣椒油,Finlay对它赞不绝口,说它辣而不冲,细细嚼起来带着甘甜的葱香。然后,他就把默默地干吃完了一碟辣椒油。

主厨慷慨地送上一盘青翠的红油莴笋,青翠的质感和辣的纯粹的味道,仿佛把我带回了那个在成都觅食的秋天。接着又来了一叠精美的点心,水晶龙虾饺像一朵白玉花落在开片青瓷的碟子中,美得耀眼。

要日落了,天际线泛出片柔媚的粉红,蓝天依然鲜亮,太阳这枚巨大的咸鸭蛋黄沉入薄薄的云海中。伦敦仿佛有了一种沉静的神色。

北京烤鸭出场不凡:厨师一手握着油光闪闪的烤鸭,另一手握着菜刀,“狠准稳”地片下肥瘦匀称的鸭肉。摊开冒着热气的饼皮,选上两片好肉,添上切得匀称的黄瓜丝和葱白,来一小勺面酱,一口咬下去,油润和清爽融为一体,口舌生香。最妙的是爽滑的面酱,柔柔地包裹着舌头,锦上添花,而不喧宾夺主。在我惊诧的眼神下,Finlay自顾自地咯咯笑了几声。

在我俩依然回味着烤鸭的不凡滋味之时,一只耀眼的龙虾出现在桌上。这道菜太具戏剧性了,骄傲的头上顶着两根鲜红的触须,中间是川味香料处理过的龙虾肉,尾部骄傲地翘起。据说这是胡同第一受欢迎的菜。之后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也沿袭了这种风格,容器是灯笼的形状,用来装饰的辣椒如灯笼般鲜红可爱,油炸过的软壳蟹躺在辣椒上颇具喜感。侍者说这是胡同第二受欢迎的菜式。不过,Deep Fried的制作方法似乎限制了川味的魔力,肉是肉,调料是调料,两者没有进一步交融,滋味不如之前的菜式惊艳。

鲜汤辣牛肉、农香炒饭和香炒菜心同时上桌。我忍不住先尝了一口鲜汤辣牛肉的汤汁,鲜辣地痛快。进口和牛(Wagyu  beef)的使用是这道菜的神来之笔,薄薄的肉片浓香四溢,入口后没有一丝渣滓,这种绝对的爽滑刷新了我对“水煮牛肉”类菜式的理解。

是的,我们的胃口真是好,除了主食,几乎达到了空盘的境界。厨师的手艺和辛苦我们不仅心领了,也用胃领了。最后一道甜点我们也吃得干干净净。柑橘巧克力挞真是一道聪明的甜点,让人满足又不觉得占胃。挞皮松软湿润,高质量的巧克力回味悠长,明显可以吃出前调和后调。调羹上的柑橘雪葩(Sorbet)果香甜美,非常爽口。我非常喜欢把容易融化的雪葩放在调羹里的展现方式,完全化解了用叉子戳不起来的尴尬,而且融化的汁水也容易入口,一举两得。

餐后,我俩有幸与主厨王飞聊了一会儿。Finlay激动地握住了王主厨的手——他真是吃得太开心了。主厨来自四川成都,说话亲切直爽,笑容和煦的他像个爱琢磨吃的邻家大哥。他一直想让英国人吃上正宗的川菜,也相信食客的味蕾会接受并热爱川菜复杂而和谐的调味。“很多人觉得厨师不愿意在家做菜,然而我特别喜欢在工作之余为亲密的家人朋友烹饪,这是一种享受和幸福。”看来他对吃是真爱。

这顿在胡同的两人晚餐是一段重新发现的体验,既有熟悉的烘托,也有惊喜的刺激。上菜的韵律把握地很好,时而一枝独秀,让人专心品味一种菜式,时而三三两两,相得益彰。这顿饭我们从天明吃到天暗,既发现了伦敦的不凡,也探索了中餐的新滋味。美景就美食,我俩吃得认真而尽兴。

作者:蔡安洁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