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访英 “特殊关系”将加强?

1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凤凰网)

7月13-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参加北约峰会和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的间隙,对英国进行了工作访问。这是继4月分别接待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访美后,特朗普与欧洲大国领导人的再次互动。与2017年7月马克龙高调接待特朗普访法相比,特朗普此次访问英国的活动低调了不少。此次访问不仅以“工作访问”进行,而且为回避英国民众的大规模抗议,特朗普并未造访位于伦敦的首相府与英国议会,这在英美交往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特朗普访英,美英两国均有借此次寻求相互支持的考虑。

当前美欧关系不断僵化,国内又面对移民风波和中期选举等压力之下,特朗普需要利用此次访英之行塑造自身形象。从特朗普的角度看,其打着反建制的旗号上台,一定程度上也希望享受美国总统所获得的尊敬与荣光,尤其是英国、法国这样的老牌国家对于其身份的认可。此次访问,英国方面也为投其所好做了精心准备:在丘吉尔首相出生地布伦海姆宫晚宴,给崇拜丘吉尔的特朗普“圣地巡礼”的机会;在特蕾莎·梅的首相乡间官邸搞“契克斯夜话”;安排参观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在展示英美军事安全合作同时,迎合特朗普的“军校情节”;赴温莎城堡参加女王举办的茶会更是“显示身份的待遇”。可以说,从接待方面来看,特朗普的访英之旅在塑造其正面形象上收到不错的效果。特朗普的政治顾问罗杰·斯通在接受英国《太阳报》采访时表示,访问 “十分成功”。特朗普本人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英国是“长久的伙伴”,英美“特殊关系”也“前所未有”地稳固,他与梅首相之间关系“不能再好”。

对于梅首相而言,也急需特朗普的站台来提振国内外的声势。在英国国内,梅首相因为最近内阁提出的“脱欧”计划备受压力,前外交大臣约翰逊和前“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相继辞职。在国外,英国与欧盟的谈判进程也不顺利,欧盟方面依旧不满英国方面在单一市场上的模糊态度,坚决否定其“只愿保留商品市场自由流通”的“摘樱桃”行为。在迎接特朗普的造访时,一方面,英国想借重此次访问展现英美密切关系以及政策上的沟通协调力度,向世界展示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分量与能量,释放“后脱欧”时代影响力不减的信号。另一方面,英国希望借助特朗普乐于搞双边谈判的作风,为英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酝酿造势。虽然英国在2019年3月正式“脱欧”前无法与外国签署自贸协定,但英国已开始为开辟“后脱欧”时代的国际经济空间进行准备。同时,英国可以借助英美推进经贸合作而展现其经济地位,寻求在“脱欧”谈判中化解被动局面。

然而,无论是英美的“特殊关系”还是英国化解内外困局,特朗普的访问效果有限。从两国的价值取向而言,梅首相虽然竭力与特朗普秀紧密,但当前英美两国在国际秩序观念上的契合度远远弱于撒切尔-里根时代和小布什-布莱尔时代。美国在国际秩序与热点问题上利益优先,透支形象与信用的做法,与英国背靠国际主义与西方传统意识形态,巩固既有国际秩序的观念南辕北辙,限制了英美在具体问题上的协调合作。从英国自身而言,特朗普在穆斯林、应对恐怖主义、移民等方面大放厥词,招致大批英国民众不满,梅首相与其靠近有成为民意负资产的风险。而特朗普在访问前对梅首相的“脱欧”计划发表批评,甚至指出约翰逊“具有首相才干”,虽然其在新闻发布会上矢口否认,但俨然伤害了与梅首相之间的互信,支持变成了拆台。此外,英国也对于英美自贸协定的期望过高。从贸易规模上看,美国虽是英国的重要市场之一,但欧盟仍旧占英国对外贸易额的一半以上,而对美国而言,整个欧盟在美国外贸占比上尚不及加拿大和墨西哥,更不用说英国了。在此情况下,美国很难有足够兴趣切实推进美英自贸协定的谈判。特朗普政府在“美国优先”旗帜下也很难给英国提供优厚的待遇,更难以弥补英国退出单一市场所遭受的冲击与损失。随着英国作为“美欧跨大西洋桥梁”作用弱化,以及美国在经贸、北约前景、对俄立场、伊核协议等领域与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之间的利益分化和矛盾激化,英美关系和美欧关系的纽带将愈发弱化。

(董一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