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独生子女」2.0

6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对于欧洲右翼极端分子的崛起,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在今年早些时候这样说道,「如果人们想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学习到极端主义带给人类社会的伤害,那么必须等到那些战争幸存者的离去」。

言下之意,默克尔深知,现在人们依然可以不时地把二战的幸存者请出来,通过他或她们的声音来讲述极端主义对自己的影响与伤害。可问题是,一旦这些受尽极端主义迫害的幸存者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中,人们是否还能继续反思前人的愚昧与悲剧?此外,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人们是否会重蹈覆辙?

对一个拥有超过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我们可以骄傲地宣称在过去几十年的光辉岁月里,再也没有受到过外敌的侵略与战争。不仅如此,许多中国的年轻人也不再饱受贫困之苦,而「中国梦」似乎也逐渐开始媲美上一代人的「美国梦」。只是,即便再美好的生活,却依然无法让人们避免曾经的「遗留问题」——独生子女政策,一个最有意思的历史「遗留问题」。

之所以称其为最有意思的原因是在于,独生子女政策迫使一个拥有重男轻女情结的民族不得不正视男女平等的问题。打比方说,一个喜欢女孩却又肩负传宗接代的丈夫在发现妻子所怀之胎正是女儿时,他在窃喜之余还能说一句政治正确的话安慰自己失望的父母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所有的夫妻都会欣然接受自己只能拥有一个女儿的结果。的确,家中若能儿女双全不仅给人一种和乐融融的感觉,而且还得以完成传宗接代的家族任务。只是,当自己只允许拥有一个小孩的时候,大部分的中国家庭则不得不正视甚至是重视自己唯一的孩子。

可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日趋严重,外加上人口统计学家的计算预估,曾经的历史「遗留问题」——独身子女政策,必须升级成为「二胎政策」。偏偏受「二胎政策」影响的主要人群却正是第一代的独生子女(绝大部分出生于1980年以后)。按理说,有不少人都会认为绝大部分的独生子女都拥有一个健全的男女平等观念:无论生男生女,这些独生子女夫妻应该都会一视同仁,毕竟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几乎都被平等地对待着。

可事实上果真如此吗?此外,这些独生子女的父母以及周遭的亲戚们也真的拥有同样健全的男女平等观念吗?更重要的是这个「二胎政策」是否会重燃上一代人重男轻女的情结,又或是把当年「缺丁」的遗憾强加到这些独生子女夫妻身上?

的确,独生子女曾是不少媒体笔下的中国第一代「小皇帝」或「小公主」,而他或她们更是不少父母们的唯一希望。无论男孩女孩,统统都被精养、富养,父母不仅望子成龙而且还会望女成凤。对于子女的另一半,父母更是会百般挑剔,若是娶不到或嫁不出,「没关系,爸妈养你一辈子」。

当「二胎政策」正式落地之后,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认为的「极端主义」那样,现在才是检验我们这个民族是否真的正视男女平等,亦即成功撇除了重男轻女的情结。对于大部分独生子女来说,他或她们成长时所享受到的资源或许得益于自己的父母抓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机遇。可当「二胎子女」开始长大的时候,他或她们则不仅无法再享受到类似的待遇,而且其所成长的环境也不再是「你就是我的唯一」的世界。

即便每对独生子女夫妻都希望自己的「二胎子女」可以念自己曾念过的重点学校,配搭自己曾穿过的潮牌服饰,拥有自己同样的顶级手机,使用自己同样的交通代步;但当面临飞速变化以及竞争更加残酷的世界,这些想法似乎越来越难以实现。

在这样冷酷无情的世界里,它是不可能怜悯大部分的独生子女夫妻,也无法给予他们更多的社会资源,更不太会再有类似改革开放的契机。不仅如此,对大部分独生子女夫妻来说,他们很可能将要面对的是四个老人和两个小孩的重任。一场疾病、一次失业,又或是一场经济动荡,皆有可能是他们人生崩盘的开始,更不用说如何把有限的资源公平地分配给自己的一双子女。即便夫妻二人并未遭遇任何的人生困境,却依然难以保障「公平」在家中的必然出现。

而对于未来的「二胎子女」,也许在他或她们心中总有这样的一个疑问:「爸爸妈妈,你们真的会像爱哥哥、姐姐(又或是弟弟、妹妹)那样地爱我们吗」?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