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投毒嫌疑人现身电视:我们只是游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震惊世界的俄罗斯双面间谍中毒案本周出现一系列新进展。两名被英国指控为谋杀案嫌疑人的俄罗斯人在周四现身俄罗斯电视台,接受访问,称自己只是普通游客,没有参与投毒事件。

综合报道

嫌疑人公开现身:称自己只是观光客

今年3月,英国小镇萨里斯伯里(Salisbury)因为一起投毒案而为世界所知。在这起案件中,前俄罗斯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尤利娅在镇中心的广场长椅上被路人发现神志不清,送医后发现是受一种名为诺维乔克(Novichok)的神经毒剂毒害。事发后不久,英国政府将矛头对准俄罗斯政府,称是俄罗斯政府在背后策划了这起谋杀。近日,英国警方公布了这起案件的嫌疑人姓名和照片。

两名俄罗斯人被指控在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GRU)的策划下潜入英国,执行了这起投毒事件。英国警方称,这两人分别名为亚历山大·彼得罗夫(Alexander Petrov)和鲁斯兰·梅西罗夫(Ruslan Boshirov),年纪约在40岁。

但周四,两人现身俄罗斯电视台RT频道,否认这一指控。他们告诉RT 频道,两人那天只是去萨里斯伯里(Salisbury)观光,一小时内就返回了伦敦。

他们说:“那个镇上都是烂泥,我们淋湿了,就搭了最近的一班火车,回到”伦敦。

在这次采访中,两人证实自己的姓名与英国调查机构披露的一样。他们承认这是他们的真实姓名,但否认自己曾是格鲁乌间谍,声称自己在健身行业工作。梅西罗夫说:“可能我们的确曾靠近了斯克里帕尔的房子,但我们不知道它是在哪里。“

当RT频道主持人问他们有关诺维乔克毒药的事情时,他们强烈否认当时曾携带这种毒剂,并否认曾携带一个Nina Ricci的香水瓶——而英国警方认为,他们正是用这只香水瓶来盛放毒剂的。

梅西罗夫说:“堂堂正正的小伙子带着女人的香水,难道不傻吗?海关会检查所有物品的,他们会问,为什么男人的行李箱中会有女人的香水?我们没带。“

彼得罗夫还解释了他们去萨里斯伯里的原因,因为“那儿有著名的萨里斯伯里大教堂,尖塔高达123米。“

英国警方的指控:用改造的香水瓶做容器

而英国皇家检察院表示,已有足够的证据指控两人。

据英国警方通报,这两人是在3月2日从莫斯科来到伦敦盖特维克机场的,住在东伦敦的City Stay Hotel,持俄罗斯护照。两天后,即3月4日,两人来到萨里斯伯里,将神经毒剂诺维乔克喷到斯克里帕尔家的前门上,然后返回伦敦——而此前一天,他们曾来到这里踩点。3月4日晚上,他们从希斯罗机场飞回莫斯科。

警方相信,他们是用一个改装的香水瓶将毒剂喷到门上的。

斯克里帕尔与女儿随后陷入垂危状态,在萨里斯伯里的小镇中心长椅上被路人发现,送往医院救治。经过几周的密集治疗,两人均已康复。目前,两人的下落处于保密中。

而萨里斯伯里镇上,斯克里帕尔与女儿当天下午曾带过的地方,包括一家酒吧和餐馆均发现了这种神经毒剂的痕迹。警方随后发出警告,请到过这两个地方的居民清洗自己的衣物。

警方随后重点搜索了斯克里帕尔的家及周边地区,检查了相关车辆,并走访了约500名目击者,录取了数百份证述,调查了超过1350份证据,并查看了5000个小时的视频监控。调查还动用了250名反恐专家,及180名军事人员,以清除当地可能被污染的车辆和物体。

不过,这一案件造成的影响不仅限于当地。

6月30日,在与萨里斯伯里相距约13公里的埃姆斯伯里(Amesbury)发生了另一桩神经毒剂毒害案,一对英国中年情侣中毒,其中女士在7月9日不治身亡。涉案毒剂为同一种。

警方相信,他们是因为接触了一个被毒剂污染的容器而中毒的。这个容器上贴的标签为Nina Ricci Premier Jour香水。

该案中的幸存男士告诉警方,他是在一个慈善箱中发现了一个盛有一个小瓶及喷嘴的盒子,他试着将瓶子与喷嘴组装起来,因此身上沾到了里面的一些溶液。而他的伴侣则喷了一些液体到自己的手腕上,然后感到不舒服。两人在送医后,被发现沾染的是与斯克里帕尔案相同的毒物。警方在调查后将两起案件联系起来。

英国安全大臣本·华莱士(Ben Wallace)近日在下议院表示,两名嫌疑人从俄罗斯飞往英国之前的行李检查中存在漏洞。

他说,毫无疑问,俄罗斯方面的确对这趟行程进行了一些检查,但“行李检查可能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

英国内政大臣贾维德警告称,嫌疑人年纪约40岁左右,只要两人离开俄罗斯一步,就会被逮捕并被起诉。

由于英国与俄罗斯之间没有引渡协议,俄罗斯不会引渡自己的国民,英国皇家检察署也无法要求俄罗斯将两人引渡到英国。不过,英国已经获得了欧盟的拘捕令。只要两名嫌疑人进入欧盟境内,就会受到逮捕。

普京的声明:他们是平民,希望他们自己现身

针对这一指控,本周三,俄罗斯总统普京声称,两人只是普通平民,他们没有犯任何罪行。普京还表示,他希望两人能很快讲出自己的故事。

普京说:“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我们已经找到了他们。”

“我希望他们能自己现身,把一切都说出来。这对每个人都是最好的办法。”

他还补充说:“这件事没什么特别的,没有什么犯罪,我可以保证。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据BBC报道,普京这番话在几分钟内就成为俄罗斯电视台的头条新闻。在俄罗斯的Channel One,一个脱口秀节目还猜测道,如果特蕾莎·梅发现梅西罗夫和彼得罗夫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是不是会辞职?而英国政府是否会继续用更多的“谎言”来诋毁俄罗斯?

而克里姆林宫的媒体部门则暗示,更带劲的消息还没到来,也就是两名嫌疑人会亲自出现在电视上,给那些指责俄罗斯的人最后一击。“

一天之后,两名嫌疑人就出现在俄罗斯电视上接受了采访。

唐宁街表示,俄罗斯曾一再被要求对萨里斯伯里发生的事情负责。但俄罗斯却一再搅混水和撒谎,普京的这番表态也没有任何变化。

而美国、法国、德国和加拿大均一致表示,俄罗斯政府“几乎肯定”批准了毒害斯克里帕尔的计划,并敦促俄罗斯全面披露其诺维乔克项目。

俄罗斯外交部长则称梅的指控是“疯了”,并表示两名嫌疑人的姓名和照片对俄罗斯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这次投毒事件时,俄罗斯拒绝接受英国提供的证据,称其为“谎言”,并指责英国当局有“恐俄症”(Russophobia),在误导国际社会和英国公民,是“令人恶心的反俄罗斯的歇斯底里”。

此前,一位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还声称,这种神经毒剂最可能的来源之一就是英国,或者是捷克、斯洛伐克、瑞典,甚至美国。俄罗斯驻欧盟大使则暗示,毒剂的来源也可能是英国在Wiltshire的一家研究实验室。

————————————背景信息————————————

斯克里帕尔是一位退休的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曾因向英国情报机构MI6传递情报而在2006年被俄罗斯宣判13年徒刑。2010年,他被莫斯科交出,以换取FBI手中的十位俄罗斯间谍。他随后来到英国。据报道,近几年,斯克里帕尔曾给英国军事学院开过讲座,讲述自己对俄罗斯情报机构格鲁乌的见解。

而他的女儿尤利娅则经常从俄罗斯飞到英国来探望父亲。其友人透露,尤利娅与父亲关系很好,并曾在耐克这样的跨国公司工作。

斯克里帕尔的妻子则在2012年死于癌症,其兄长和儿子在随后两年也相继离世。其中儿子是在去年7月在圣彼得堡去世,死于肝病,后来被葬在萨里斯伯里。

而斯克里帕尔也不是第一位在英国遭到袭击的俄罗斯间谍。2006年,一位名为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Litvinenko Litvinenko)的前俄罗斯情报人员在伦敦死亡,生前喝的茶中发现了一种放射性物质。英国的调查认定,他可能是在普京的授意下被杀死的。而Buzzfeed News的一项调查则认为,英国至少有14起死亡被美国军方怀疑与俄罗斯有联系。

今年的萨里斯伯里案曾轰动世界,并引起英国盟友对俄罗斯的广泛对抗。超过20个国家表示与英国站在一起,驱逐了俄罗斯外交官,其中包括美国。作为报复,俄罗斯也相应地驱逐了这些国家的外交人员。

上个月,美国确认正在执行一项针对俄罗斯的最新制裁。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表示,英国将推动欧盟批准新的制裁。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