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巨婴事件”引发的讨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国游客一家三口赴瑞典旅游,却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一事,引起了广泛关注,互联网令事件真相实现了反转。两国政府部门的介入让事件扑朔迷离。

最早《环球时报》9月15日报道称,中国驻瑞典大使馆14日发布提醒说,近段时间以来,中国游客在瑞典被盗、被抢呈多发态势,遭受财产损失和安全威胁,近期还有中国游客遭到瑞方公务人员粗暴对待。《环球时报》报道说,9月2日,曾先生及其父母赴瑞典旅游,三人凌晨抵达旅店,不到入住白天时间,曾先生请求旅店让他们付费在大厅椅子上休息被拒,警察将三人“拖出酒店、扔在地上”,曾先生讲述,警察还殴打他的母亲和意识模糊的父亲。半小时后,多名武装警察把三人推下车就扬长而去。曾先生用手机定位才发现,这里竟是斯德哥尔摩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一座坟场。

不出意外,这篇报道引发了中国舆论对于瑞典警方粗暴执法的愤怒声讨。但是眼明人发现,这个最初的版本,隐去了冲突的前因后果和细节,建立起了一个中国游客无故受辱和遭受歧视的信息模型。

公众号“I看见”则质疑《环球时报》歪曲事实。根据完整的视频可以发现,瑞典女警只是抬起中国老人并没有粗暴举动。当事的老年妇女哭天喊地,大喊“警察杀人了”,儿子作势倒在地上,颇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碰瓷架势。此视频一出,舆论立马逆转,纷纷指责中国游客的举动失格,称之为“巨婴行为”,质疑《环球时报》掌握完整的视频资料,却只选择性选取了视频截屏片段误导公众。

媒体人于达维批评《环球时报》说:要获得尊重与平等的前提,是遵守社会文明法则与做人的基本规则,否则就是自取其辱。光明网也评论说:道歉、真相和规则意识,一个都不能少。

在瑞典生活了三十年的华人,免疫学博士、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潘嫱撰文指出,酒店下午三点办理入住,但是曾先生提前十几个小时到达,而瑞典酒店法对于服务区域的用途严格,不让将就,酒店保安干涉未果,所以报警处理。女警按惯例送他们到南部近郊的常规释放点放下让其冷静。这是惯常的举动。距离也不是《环球时报》所说的十几公里,且还是国家公园。

不过潘嫱也认为,虽然警方举动属瑞典惯例,但是对于人生地不熟的外国人此举有失偏差。尤其是中国人对墓地很忌讳,瑞典警方并没有找出替代性的解决方案。潘文认为,曾先生一家对当地文化不了解,以为通过吵闹就可以赢得店家警方恐惧而让步,却不知道瑞典是尊重秩序的国家,引发了此后的误会。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认为“替瑞典警察说话,嘲讽自己同胞是奴性思维,认洋人做爹”,网红“留一手”反驳说,素质差的人在酒店胡搅蛮缠,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会挨骂,跟国籍没有关系,强行把个案纠纷上升到国家和民族的高度是忽悠老百姓。

这事也引起瑞典媒体关注。9月16日瑞典《晚报》采访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桂从友说:“3名中国游客遭瑞典警察粗暴对待的事,竟然发生在一个天天讲人权、讲公正的国家,我们对此深感不解和震惊。”

随后人们注意到:8月桂大使接受瑞典华文报纸采访,曾对瑞典社会的各个方面做出了高度评价。为什么时间仅过去了一个月,他就做出了截然相反的负面评价呢?舆论怀疑中国使馆的介入另有原因。有网友眼尖,指出:瑞典警察粗暴执法事件发生在9月2日,到《环球时报》曝光是9月14日,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检索发现,9月11日达赖喇嘛曾访问了瑞典。因此怀疑中国大使馆的抗议跟这起政治事件有关,但是未获正面回应。

这事已经上升到了外交层面。中国外交部向瑞典提出了严正交涉。9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再次敦促瑞典重视中方关切,并采取切实措施,保障中国游客的安全与合法权益。瑞典驻华使馆也做出回应,表示瑞典警方会进行公平调查。担任独立调查的瑞典首席检察官也通过瑞典媒体表示:经调查,瑞典警方没有任何过错。这3名旅客由于比预定时间提前到达而无法入住,警方将他们从酒店带走完全合理。并且带到离事发地点7公里外的地方也没有错误,并称这种做法根据程序进行,也很常见,也受到了瑞典警察法等相关法律条款的支持。

至于事件的真相到底该如何评说?聪明的读者,一定都会找到自己的答案。

(来源:英中时报 文:杨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