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的观点 vs 自己的坚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前不久在美国,多所高校的社会学家们做了这样一个「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的实验:他们将不同政治立场(分别是共和党及民主党)的推特用户随机分配给对立阵营的热推机器(Twitter bot),并持续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受试者会收到对立阵营中的相关消息(包括来自官员、意见领袖、媒体组织及非营利组织等)。

按理来说,人们之所以会产生矛盾往往是因为误解或是对对方的了解不够。因此,社会学家们猜想,在经过一个月不间断的了解之后,人们应该会多少改变一些原本的看法。可遗憾的是,现实永远比想象更「骨感」。

分析结果显示,原本支持共和党的受试者在为期一个月的实验后,其观点较以前更加保守;相对地,支持民主党的受试者则也较以前变得更倾向自由。尽管以上结果并未达到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它却在一定程度上告诉人们——有时越了解反而会更加深误解,越想改变对方反而令其更坚持己见。

除了政治立场,另一个难以改变或妥协的就是人们对自己所认为的「是非」观念。在近期结束的美国网球公开赛中,赛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下简称为小威)与当值主裁卡洛斯·拉莫斯(Carlos Ramos)在女单决赛场上发生争执。小威不仅称后者为「小偷」、「骗子」,还认为正是自己女性身份的缘故而遭到拉莫斯的不公对待。

小威的言论一出便在整个网球界乃至各大媒体引起广泛议论。随后,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WTA)及美国网球协会主席兼CEO卡特里娜·亚当斯(Katrina Adams)皆公开支持小威对拉莫斯「性别歧视」的控诉。但另一边厢,国际网球总会(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ITF)却公开声明支持拉莫斯对小威在女单决赛上的判罚,认为其判罚既合规定也合情合理。

于是,人们最熟悉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就此展开。可究竟是什么让彼此对立的双方总是难以做出让步与妥协?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认为「自己是对的」。这往往也是人们与他人发生矛盾时的固有想法。此外,「自己是对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蕴含着这样的潜台词「我是好人,也能够自我控制」。

这句「我是好人,也能够自我控制」的潜台词是社会心理学家艾略特·阿伦森(Eliot Aronson)提出的,其本意是解释人们为何会篡改自己信念。而这一说法似乎也可应用在矛盾出现时的各执己见。当其他评论员或网球运动员在质疑小威的「歇斯底里」时,作为辩护方的小威及其支持者都在重申并暗示着上述那句话。而重返戴维斯杯继续执裁的拉莫斯,也似乎是在用实际行动向世人展示着「自己是好人,并能自我控制」。

弗朗索瓦·德·拉罗什富科(François La Rochefoucauld)曾说过,「我们的敌人看待我们的观点比我们本身看待自己的观点更接近事实」。这就是为何人们在坚持自己是「好人」的观点时,不仅会被自以为是所蒙蔽了双眼,更会因此而变得一意孤行,甚至还会因为自己的得理而不肯饶人。而如果身为公众人物的一方得到了外界为自己的辩护与声援,面对质疑与谩骂时,他或她更会把自己的观点坚持到底并不肯作一丝妥协。

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知道自己的观点或许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可我们往往因为太想告诉别人自己就是那个「有着自控能力的好人」而选择遮住眼睛、捂住耳朵,却忘了问这样的坚持真的有必要吗?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