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就业之路仍挑战重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自网络

前几个月日本在对东京医学院进行调查后,发现东京医学院多年来降低女性申请者入学考试成绩、压低女性考生合格人数,引发舆论挞伐。事实上,因为女性会因结婚、生育等因素产生较大的离职可能性,日本公司在录用女性员工时往往顾虑重重,女性升职到高管职位的机会也更少。日本政府近年来试图通过为女性重新学习、重返待遇优厚的职场提供援助,来改善这一社会现象。

新闻

日企内女性高管数量少之又少

近日路透社的一份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日本公司没有女性高级管理人员,而且绝大多数人认为女性占管理人员的比例不到10%,这突显了首相安倍晋三在推动“女性经济学”上的困难。安倍晋三表示,他希望女性在工作上大放异彩时,并支持更多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并担任领导岗位。他希望到2020年,上市公司女性高级管理人员的比例上升到10%,女性管理人员的比例上升到30%。

路透社对企业进行调查,发现只有十分之一的日本公司表示,女性占管理人员的10%或更大份额。四分之三的公司表示,女性占管理人员不到10%;而15%的公司表示,管理人员没有女性。该调查还发现,日本公司聘用男性的比率要远高于女性。今年,43%雇用了新毕业生的公司当中,录用的男性占所有申请人的一半以上;只有20%的企业录用的女性占申请人数一半以上。

录用女性的公司很少,但几乎所有公司都表示,他们的招聘政策不是基于性别的歧视。建筑和金属制品等行业的公司表示,女性很少申请该行业的职位。一些受访的公司表示,对于更多女性加入高级企业行列来说,日本需要为女性创造更具支持性的职业环境。就业服务公司的一位经理在调查中写道:“如果我们建立一个系统,让女性即使在生孩子后也可以继续工作,并培养有能力的员工,将会有更多的女性会被录用。”有公司匿名回应路透社的调查。在接受调查的482家大中型非金融公司中,有215-251家公司回答了有关女性劳动力的问题。

在性别平等方面,日本远远落后于其他主要工业化国家。在世界经济论坛最新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日本在144个国家中排名第114位。尽管许多日本女性都是兼职工作者,但在工作岗位上的女性越来越多。根据经合组织数据显示,2016年约有66%的日本女性在工作,而2000年这一比例仅为56.7%。

背景

企业担心女性生育造成离职损失

在日本社会,女性就业仍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企业认为女性可能会结婚、生产后离职,导致人力不足。尽管日本政府正致力于改善女性M型就业曲线,但日本家庭模式调整迟缓,女性为育儿请辞,预估会造成日本一年经济损失达一兆两千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39.3亿元)。

有报道称,日本因高龄化少子化造成劳动力缺口扩大,推估2040年将比2018年减少1500万人,当前形势下推动女性重返职场日益重要。日本政府拟将原本仅要求大型企业提出的行动计划扩展到中小企业,要求企业提出聘用女性员工的数字目标,敦促中小企业建立适合女性工作的环境。

“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已经很忍耐了,傍晚还要托给别人暂时照顾,我该为工作付出如此多吗?”生产后请辞在家育儿两年多重返职场的向小姐,目前做的是工作到下午4点的短时间工作,虽然想要恢复全职员工,却因为罪恶感犹豫不决。

日本社会仍存在家事、育儿是女性责任的观念,让女性难以为职业生涯规划而托育,保育园数量不足更让女性即使有心也无力做到。日本总务省与内阁府发表就业结构基本调查、男女共同参与规划社会等调查显示,生儿育女的女性只有6.4成继续工作,近4成是家庭主妇;扣除原本无职业者,因生育第一子而辞职的比例达4.7成。但调查也显示,6成家庭主妇其实希望重返职场。

此外,家事重担也一面倒压在女性身上,日本男性做家事时间在先进国家竟然排在末位。日本政府每五年一次的社会生活基本调查显示,2016年女性平均一周家事时间3小时28分钟;男性仅44分钟,与五年前相比增加两分钟。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针对双薪家庭的调查也反映,丈夫认为自己承担家事比例平均为3.4成,但妻子的感受平均值仅2.5成。

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8月下旬发表的试算报告显示,因为生产请辞的女性一年超过20万人,造成经济损失近一兆两千亿日元,除收入损失,还包括企业生产力下滑。并且,当孩子年纪稍长后女性再重返职场,常见低薪聘用的状况,均不利于国家整体的经济增长,日本社会呼吁政府打造育儿友善环境。

对策

政府出台政策助力女性重返职场

日本媒体称,日本正在加大对因生育和育儿而离职的女性,提供回归职场的支援。在人手不足问题制约增长的背景下,如果女性缺少发挥能力的机会,那么生产效率将无望提高。日本政府为了帮助暂时离开职场的女性找到待遇良好的工作,支援其重新学习;企业则推广重新雇用的制度,创造能让多种多样的员工共同工作的环境,助推企业发展。

过去5年,日本因生育和育儿离职的女性达到101万人。日本总务省表示,30-34岁的育儿女性就业率为62%,较该年龄段的平均水平低10多个百分点。未工作但希望就业的人2017年达到262万人。日本总务省实施的劳动力调查显示,2017年换工作的女性达到164万人,其中70%为非正式工作。还有很多人由于长期离开职场,未找到能发挥以往经验的工作。文部科学省将重新学习定位为“女性提高职位的选项”。

日本政府将为女性重新学习、重返待遇优厚的职场提供援助。文部科学省要求实施“职业实践力培养项目”的大学从2019年度开始开设60小时完成全部课程的讲座,时间是原课时的一半,方便抽不出时间的女性上课学习。据日本女子大学介绍,“重视人才多样性的大企业也纷纷咨询参与学习的40多岁女性的情况”。

围绕以缴纳失业保险的人为对象的教育培训补贴,厚生劳动省从2018年开始对离职超过20年的人群也进行发放。当前每年约有1.3万人申请补贴,预计今后将增长40%-50%。针对国家资格培训课程等讲座,日本政府计划从2019年开始把补贴比例从20%提高到40%。

日本企业开始把促进女性就业作为确保人才的一环而采取行动。为了让女性重返职场,大型旅行社HIS从5月开始导入5年内重返岗位可享受离职时同等待遇的制度。日本微软从2017年起针对希望重返职场的人设立带薪实习制度,这些制度同样适用于在其他公司工作过的人才。在人才服务公司B-style,待业3年以上的女性重返职场的人数增加到2年前的2.7倍。该公司的主妇JOB综研所长川上敬太郎表示,“此前女性的工作多为办公室辅助工作,但如今从事法律、咨询等高端工作的情况不断增加”。

2017年,日本25-44岁女性的就业率为76.8%,较5年前提高了9个百分点。育儿期就业率下滑的“M型曲线现象”虽然基本消除,但仍有很多女性因生育等放弃工作。

来源:东方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