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岁老爷爷在1平米的公寓里居住了25年,巴黎非法租房现象依旧很严重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家,是最能放下防备的地方,无论在外受了多大委屈,回到家才能用力的哭一场。

但前提是,你得有一个能被称之为“家”的地方啊。

用每个月一半的生活费去租一间屋子,只为了能让生活美好一点;花费了半生积蓄买了一个小房子,也只是为了让日子更安稳一点;人啊,总是对家,充满了依赖和渴望。

可到底多大的地方才能是个“家”呢?

在香港,有人睡棺材房,笼屋,而在巴黎,也有相似的事情在发生。

其实,在巴黎,由于高额的生活成本,小公寓才是生活的现实。然而,有些公寓比我们想象中更糟糕。

昨天,一个名为Abbé Pierre Foundation的住房慈善机构公布了一项调查:在巴黎,有7000间不到9平方米的房间,非法出租。

要知道,在法国,房东出租不到9平方米的可居住空间的公寓是违法的,但对于很多房东来说,这样的法律如同虚设。

而71岁的José老爷爷,就在这样的房间里,居住了25年。

这位花白胡子的老爷爷居住在巴黎14区的Jean Moulin大道上,他的房东拥有12套公寓,所有的公寓面积都介于0.9平方米和6平方米之间,每月租金为250至480欧元。全部都是非法出租。

老爷爷住的公寓虽然占地有5平方米,但是因为是个阁楼,留下只有一平方米的天花板高度能让他站立,实际居住面积可能只有0.9平方米。

由于一大半的空间没办法直立行走,很多时候,老爷爷都是四肢爬行的。“我觉得自己像个乌龟,生活在笼子里,在精神和身体上,都很痛苦。”

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忍受在下雨时泄漏的天窗屋顶,害怕漏雨而不敢买床垫,只能睡在毯子上。虽然屋内有一个格外小的厨房,但他的厕所位于楼梯平台上,为了洗澡,老爷爷每周要去市政游泳池三次。

就是这样的房子,每个月依然要收取250欧元的房租。

老爷爷坦言,“我们常常说没有房子的都是懒惰的外国人或者失业人群,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我是图书馆管理员,长期CDI合同,工作了超过50年,今年10月9号正式退休,但我依然没有房子。在社会住房方面,巴黎市政府从没将我视为优先帮助的对象。”

最遗憾的是,José老爷爷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还有许许多多跟他一样的人们,生活在这样宅小逼仄的房子里,这也是为什么住房慈善基金会希望利用他的案例而引起公众对巴黎非法租房的关注。

这就是大城市里最赤裸裸也最无奈的现实。

幸运的是,这家慈善机构已经向巴黎市长报告了这一情况,市政府现在已经展开了自己的调查。而在调查期间,租户不再需要支付租金,并在此期间受到保护,不会被驱逐。

真的希望这些人的境遇能够尽快好转,真正找到“家”的温馨啊。

(作者:木南 来源: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