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琴童如今做了母亲:学琴之路“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为什么学习小提琴?或者是怎么会想到选择小提琴?”我问妈妈。妈妈说陶冶情操挺好,就这样,三岁十个月的我加入了琴童的队列。

最初的学习始于识谱。现在琴童通过故事学习乐理,琴谱也是图文并茂,趣味盎然,而那个年代没有这么多“噱头”。妈妈先从老师处学会,然后回家手把手教会我。学打节拍的时候,我和妈妈并肩坐着,一遍又一遍拍着手唱节奏。学前准备以唱会《我爱北京天安门》宣告结束。大多数的乐理符号都是边学习边掌握的。我以为边学琴边掌握乐理非常自然,一点也不费劲。反倒是一口气想毕其功于一役,会容易引起消化不良。说到音乐开发智力。我未可知这种说法是不是一定有科学依据。之于我,学前的记忆别的都不很深刻,独独对学琴的过程深深烙印在脑海深处。音乐留住了我对童年的记忆。

现在琴童学琴恐怕不会像当年这般“法西斯”了,比较强调音乐的快乐和尊重孩子的感受。当然必要的辛苦练习是逃不掉的。只是可以更人性化地循序渐进。选择怎么样的老师给予琴童带来的感受大相径庭。在我看来,老师激发琴童学习热情的第一课不是传授技艺,而是好好地为孩子示范一曲,让孩子发自内心地说“原来音乐可以这么美,老师这么帅,我也想象您那样”。

而学琴道路上除了老师之外的灵魂人物就是爸爸妈妈。我的父母都不会乐器。平日辅导我练琴的主要是我的母亲。妈妈是急性子,所以可想我的“压力”之大。住的筒子楼,邻居都说每天都听我妈妈的“高音”。對於媽媽的急躁,我雖然緊張,卻極為“包容”,因為媽媽真的帶給我強有力的力量。因為她的認真,我每次回課極少被老師批評,媽媽的輔導成了取得進步的強有力的保障。为了陪伴我练琴,妈妈从我四岁起一直到我三年级没有看过一集连续剧,所以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连续剧讨论中她永远插不上嘴。我现在也是一名母亲,自孩子出生以来,我也没有看过一集连续剧。有一次还跟妈妈发过牢骚,妈妈说这有什么,我当年也这样,这是妈妈该承担的。

至于陪琴母亲的角色需要多久,这似乎没有定论。妈妈陪伴到我10岁,整整6年。每天的中午和晚上,她陪着我打节拍,一同哼曲,除了不亲自拉奏,其实一点儿都不比我轻松。到了小学,我的练琴时间每天二小时,雷打不动,练琴从来没有因为感冒或者考试而让步。练琴真正成了一种责任,与吃饭睡觉一样重要。我练琴站着,她也站着。到了三年级,随着程度加深,识谱的难度对妈妈加大了,而且我的自主性也越来越强,妈妈决定放手了。从那时起,我得到了好消息,练琴可以坐着和站着交替。

每周日一早是我学琴的日子。我总是被老师安排在第一场,7点就必须出门。因此,这么些年我们全家没有睡过一天懒觉。女儿出生以来,我也没有睡过一天懒觉,即便是她生病我几乎整夜没合眼,也坚持尽量用最好的精神面貌起个大早,认真上班,并且也并不觉得特别辛苦,大概是生活习惯已经早已如此,也更因为我的爸爸妈妈亦是如此。一直听到子女是看着父母背影长大的,现在方才真正体会,自己慢慢也变成了他们的样子。

每周载着我去学琴的是爸爸。他用他的老坦克自行车,前面坐着我,后面坐着我的妈妈,非常不易。这样的模式过了一段时间,由于爸爸开始要出差了,“司机”有时候要缺勤了,妈妈毅然决定学骑自行车。刚刚学会就敢于载着我学琴了。我骑车这么多年也不敢载人,妈妈让我心生佩服。后来听妈妈说有一次摔过一次,险些伤到眼球。我现在做了母亲才能理解妈妈为什么那么有胆量。母亲不是万能的,但是这么多年能够掌握各种技能,不是单一个聪明可以概括原因,只因她是母亲,所成就的一切都是因为责任与爱。“女子本弱,为母则强”形容我的妈妈再贴切不过了。

现在因为自己做了母亲,回想过去的生活点滴,觉得母亲非常不易,既要照顾我衣食起居,还要长时间陪练,能够坚持真是个奇迹。犹太人有句谚语“上帝无法处处照拂,因此创造了母亲”。母亲就是在对我处处照拂中培养着我的生活节奏,正如节拍器滴滴答答,这么规律,给了我有力的生活保障,给了我坚实的安全感。

如果孩子学琴年龄小,头两年的进步是很慢的。可是,正因为这样的慢,扎扎实实地打基础,才有了后面的音乐美。并且耐着性子练习基本功在磨练意志的同时,也慢慢养成了我的处事习惯“慢就是快。为了将来能够做好,先期千万不能怕麻烦”。凡事讲究节奏,学琴更是如此。我盘点了一下练过的练习曲,从《霍曼》(一部分),《沃尔法特》,少量《舍夫契克》,《开塞》,《马扎斯》,《小顿特》,《克莱采儿》,一部分《大顿特》,一部分《罗德》,少量《帕格尼尼》,其间还搭配了一些中国小提琴教育家编撰的世界各类音乐题材作品汇编。音阶《赫利美利》,《陈又新》,《卡尔弗雷什》。乐曲是老师们根据经验依据学生的程度穿插其中。

如今自己当妈妈,纠结了三年终于打算将孩子领入音乐之门,但是对于教养的节奏,我一百二十分地对自己说“陪她走一路,慢慢走就好”。世上的天才很少,马友友,李云迪,吕思清毕竟少之又少,而大多数走上专业音乐之路的人也仅仅有着“小天分”。而不管是天才还是普通学艺者,在我看来,努力勤勉踏踏实实才是长久进步的有力保证。是不是能够以音乐作为专业,有天分当然也有机缘,更离不开恒久的努力……

不过,如果说走专业道路只适合极少一部分人,那么考级就显得普遍得不能再普遍了。我也参加过,次数不多,一次9级,一次10级。9级纯属考着玩玩,也没太认真,准备的时间也比较匆忙。考10级的时候我正值高二,第一次自己特别想把考级这个句号尽量画得圆一点,当时想怎么地也拿个良好吧。就这样,在叶老师帮助下一遍又一遍练习,一次又一次听录音,最后把10级拿下,并且出乎意料地得到了“优秀”。我拉琴这么久从来没有功利地去看待各种比赛考试,可这一回的肯定还是十十足足地愉悦了我,我的老师和我的全家。

回忆考10级的准备经过,其实我练习的绝对时间并不长,客观上因为我住校了,学习和生活被安排得半军事化,因此留给我练习的自由时间并不多。多年边练琴边学习已然锻炼了我会充分利用时间。不知道是前期积累多了还是因为主观能动性强了,我每天在只练习约半个小时的情况下(周末会多一些),取得了“性价比”高的令人满意的结果。当时我利用每天中午大家去吃饭的时间,先行回到寝室练琴,因为如此一来可以避开食堂吃饭高峰,也可以找到相对安静的时间。等室友吃饭回来我才匆匆赶去食堂吃饭。整个中午过得紧张而充实。

公布10级成绩后,没想到考试组委会找到我,让我再去演奏一次完整的作品(因为考级时间有限没能让所有考生完成整部作品),他们想从每个级别的优秀获得者中选出代表参加汇报演出。最终,10级他们选了二位优秀,一位是我,一位是陈韵若。我们两个人的考试乐曲合在一起构成了整部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也真是无巧不成书,陈韵若和我一届,当年和我一起考上音附小,我们都进入复试,同在15进5中被淘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决定参加汇报演出前,考官上海音乐学院赵教授主动提出要给我再讲讲这首乐曲。这堂课让我至今难忘。他从介绍门德尔松这位音乐家的背景讲起,将二乐章描绘成“门德尔松这位富家子在湖上静静地游览的场景”。让我极力地去表现一种衣食无忧极尽浪漫的气氛。另外特别指出拉琴运弓需要改掉“大肚子”的音色。经过赵老师这么一指点,音色和音乐感觉立马又提高了一个层次。最后的汇报演出大获成功。

考级在我看来是检验学习程度的手段。没有必要为了证明自己而辛苦地去够它。当学到差不多阶段了,可以去考一下,磨练一下作品,也锻炼一下自己的胆量。

因为小提琴,我得以和这么多学校‘亲密’接触,最美好的追梦过程被我一一经历,更感谢父母无限支持我的追梦,创造一切条件帮助我追梦,哪怕梦想在他们看来遥不可及。父母对青春期孩子最大的帮助就是相信他们,努力参与到他们的追梦的过程中。父母的参与让追梦的青少年不再孤独,添上了一双隐形的翅膀。

如果说音乐之于我生活的影响,我觉得某些音乐学习之于生活的思考想必在之前的分享中已略见一斑。在这里再小小延展一把:小提琴学习确确实实丰富了我的人生,为我铺开了从未想过的精彩世界;小提琴学习使得我更懂得欣赏美,我可以凭直觉指出陌生乐曲演奏过程中的错音;小提琴学习使我更加有兴趣地接触更多的艺术形式;小提琴学习激发了我对学习本身的热情,我坚持翻阅《音乐周报》,小学四年级暑假看完了《中国音乐词典》;小提琴培养了我的耐心,磨练了我的意志,教会了我规则和责任。最为重要的是小提琴学习使得我们一家变得更为亲密,那些风雨兼程,日夜坚持的日子已经成为一条长长的纽带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音乐带给了孩子最为自然的真善美的世界,“蓬生麻中,不扶自直”,愿天下脚踏实地学音乐的孩子都能够谱写自己最美丽的人生之歌。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Rita)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