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美债风起云涌,如何看待中国央行降准和国内市场冲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自网络

全球股市连续下挫,亚洲股市挫至17个月低位,欧洲股市跌至六个月低位。而美债收益率继续上攻,10年期基准美债收益率最高触及3.244%,接近七年最高3.261%;两年期美债收益率涨至2.906%,创2008年6月25日以来最高;30年期收益率涨至3.39%,也接近2014年以来高位。不过投行大佬频频警告,美债收益率迅猛的攀升可能是一个转折点,股市恐面临大回调,市场处于危机边缘。

美债收益率“发威”令全球金融市场措手不及,债券和股票的合计单周回报率在过去一周创下7个月来的最差表现。美国前总统候选人Ron Paul认为,最近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上升表明,美国正在以更快的速度逼近潜在的经济衰退和市场崩溃。曾准确预测2008年金融危机的经济学家彼得·希夫也在近日提醒称,未来将出现一次规模更大的金融危机,“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正处于更严重危机的悬崖边缘。”

彼得·希夫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全球债务已经超过164万亿美元,世界各国都靠举债度日,只有在量化宽松政策下才能生存发展,这根本就不是长久之计,也不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特别是美国,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国债总额达到21.52万亿美元,这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看上去靓丽的经济数据难掩美国经济已经无法摆脱借贷上瘾的状态。而致命的是世界各国正在减持美债,俄罗斯更是清空了美债。而就在国庆节期间,美国10年期和5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突破3%,按照美债收益率与持仓反向指标来判断,未来各国很有可能加速抛出美债,这可是全球最大的经济风险,而美国一旦出现“危机”,其传导往往是具有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海啸般的传染力。

这一轮美元美债的“风起云涌”,驱动主要是美联储鹰派表态下的“政策预期”,虽然近期美国连续公布了一系列数据,包括大小非农数据。但从美债定价方面可以看出,市场并非主要基于经济数据做的反应,而是作为支撑。联储议息会议后,委员结束静默期,密集发声,但与8月全球央行年会及9月联储议息会议期间的表态不同,这一次集体发声,又再度显现“鹰派”色彩(特别是鲍威尔和威廉姆斯的表态),推高全市场加息预期。

此外,美国外围因素的变化——原油价格的暴涨和欧元区政治经济变化一度推升美国的通胀预期,从而推高美债。美元作为全球汇率的基准货币,美债收益率作为全球的基准利率,其双双走高后,带来的“副作用”就非常明显:新兴市场大幅跟随加息,除巴西、阿根廷外,各主要货币均处于贬值通道,土耳其里拉、墨西哥比索、南非兰特等危机边缘国家货币再度大幅贬值;与此同时,全球股指进一步走低,股指波动率(VIX)明显上升。

在汇率、利差和新兴市场风险三重压力下,国内市场预期冲击不可避免。美债和美元指数的这一轮上行与政策预期高度相关,而并非是基本面趋势上行所致,在美联储鹰派表态下,预期可能还会有溢价空间,但缺乏数据落地的“纯政策预期”无法支撑美元和美债走得太远,也就是说,这一轮上行不具有趋势可持续性,还需要通胀和经济数据的落地支撑(短期内难有落地)。所以当外围压力愈来愈强,中国国内政策将更为聚焦于稳定,10月7日,央行宣布自10月15日起“再次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便是这一思路的体现。这种背景下,针对汇率和资本流失的外围压力,央行认为“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率与名义GDP增长率基本匹配,是合理适度的,不会形成贬值压力”,而且降准的释放“有利于促进经济结构调整,推动高质量发展,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更加巩固”,针对外部压力,在货币政策保持独立性以外,央行“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稳定市场预期,保持外汇市场平稳运行”。

所以目前来看,国内市场冲击尚不足以构成资本流失的强大压力和货币危机,也不会从利差角度造成政策拐点。在金融稳定作为整体稳定的前提下,资金面和政策并不会通过收紧简单宣泄压力,外围冲击存在但可控。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