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家赵军、黄河“昼乐·幽境”双个展伦敦开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为展览现场

10月9日晚,中国艺术家赵军、黄河的双个展“昼乐·幽境”在伦敦Sunny艺术中心开幕。此次展览将呈现两位艺术家致力于将“自然应和—生命意向—身体记忆”作为一种唤起绘画新可能的探索成果。展览将持续到20号。

赵军:希望以“时间”引发中西方艺术的思考

赵军是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副主任,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在英国办个展。“昼乐”系列是赵军的最新力作。他将中国传统的二十四节气的物候、卦象与真实生活中人的实际体验结合起来,试图表述一种东方的古老方法应对现代生活世界的可能,赋予抽象艺术中符号以具体生活信息与内容,架起抽象与现实的某种通道。

“我一直对时间的概念很着迷,在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当中,时间算是一个重要的概念。而节气是中国特有的一种计时方法。我用两年的时间,将二十四个节气绘画出来,来探索中华文化中对于自然的观察和思考。作品里面我把二十四物候和六十四卦象的元素糅在一起,然后用西方的绘画语言和东方的色彩做了一个组合。”赵军向记者介绍“昼乐”系列时这样描述。

“我们想展示中国青年艺术家是如何探索当代的艺术主题的。所以节气这个主题是很希望把传统颜色和前沿的西方当代艺术结合到一起。”

在提及中国艺术家近几年频繁出国办展的现象时,赵军说了自己的看法。

“现在中国艺术家到国外交流变得多了,确实是想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并不是要标榜什么东西,更多的是想让别人明白我们的声音是有独特性和当下性的,而不是像他们一直根深蒂固的单面印象。其实我们这一代艺术家已经是当代艺术的二代受教者,我们想要展示在我们对西方艺术已经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下,反馈我们是如何对应这个信息,以及让西方学术界重新了解我们的态度。这也是我们的态度,如果这个展览能让外国人能看到中华系统性文化和艺术里面的一点点,让他们知道有这个存在,想要去了解一点点时间观或者八卦或者节气,就很好了。艺术的碰撞需要讨论的主题,从我这个系列来说,我希望这个时间的概念会成为这个讨论的开始。”

赵军作品 《惊蛰之鹰化为鸠》

黄河:“不能停留在表面的愉悦”

和赵军的新作互补的是,黄河展出的作品相对完善地反映了他的艺术历程。“我的绘画周期很长,我喜欢反复地思考,让作品处于极度的控制和失控的边缘当中。

这一次并不是黄河的作品第一次在伦敦展出,但却是他第一次在伦敦的个展。“我喜欢放纵地、肆意地涂抹,希望画布上反映的是真实的内心和无意识的表达,在表达过程中,随着一层层叠加,画作自己会告诉你它要往哪一个方向走。我不喜欢太有预设性的画。”

“预设缺乏失控的预料之外的东西。但是画作会慢慢显现出和现实有关联的东西,最终在画面里,会有一点点具象的形作为支撑,意象表达和具象内容使结合起来的。”黄河在其作品《酒神》前面向记者介绍。“它是肆意狂欢的感觉,但还是要悲天悯人的状态,不能停留在表面的愉悦的。”

黄河同样提到了作品的时间性。“我很在意作品在时间当中的变化,那种涂抹的时间性。所以我的作品通常需要很久来完成,一幅画大概要三年四年,就像我们的心路历程。”

在谈到作品到海外展出的关注点时,黄河说到:“我们对西方的艺术很关注也比较了解,但是他们对于我们的艺术却没有那么多的关注。所以我们的这次双个展也是想让西方艺术领域看到我们的东西,更多的是文化交流。”

当天,不少艺术家也来到了展览现场。一位名为Marisa Martinez的西班牙艺术家看着黄河的《梅雨时节》告诉记者,她在黄河的作品里看到了幸福和冲突。“我能看的明白,我看得到画家的心情变化,不是同一个时间画的,里面有他的感受有艺术家这个人在。他开心他不开心,这些在颜色和笔触中都讲得清楚。”

黄河作品《酒神》

记者:王冬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