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细腻唯美之笔重现邱园宝塔魅力——专访插画家Lucille Clerc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记者:蔡安洁

在历时两年,耗费了五百万英镑的修复投资之后,邱园(Kew Garden)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大宝塔(Great Pagoda)终于重现光辉。这座宝塔由著名建筑师Sir William Chambers设计,仿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它于1762年完工,是当时欧洲最精美壮丽的宝塔,也是鸟瞰伦敦的最佳观景点。

在修复的团队中,有一名年轻的法国女插画家,用细腻唯美的笔触,为宝塔的内部进行了墙画创作。她精准优雅地画出宝塔的结构图、与邱园息息相关的历史人物和邱园迷人的植物花鸟。这位插画家是Lucille Clerc ,现在伦敦Dalston Junction附近生活工作。

Lucille 的笔触细腻自然,洋溢着生机和活力,创造出迷人梦幻的氛围和隽永的意境。她在忠于事实的基础上,充分表达了艺术的创造和想象力。她喜爱自然的线条,深受新艺术(Art Nouveau)流派的影响,也钟爱英国维多利亚时期设计师William Morris的精致。她创作的根据地是Print Club London,一家供丝网印刷艺术家共享的工作室。在印刷室边上的二楼,是艺术家们进行绘画的小隔间。进行丝网印刷需要先创造出图案,之后根据颜色的数量,每一种颜色就需要印刷一次。也就是说,一幅十二色的版画需要用不同颜色的油墨印十二次。

与邱园的缘分

Lucille的空间不大,却井井有条:墙上挂着几幅丝网印刷的画作,一个角落排着巨大的丝网,写字台上是摞得整整齐齐的画稿,一个柜子上排列着大大小小的植物。她应该是天生的“绿手指”,各种盆栽在小小的空间都绿意盎然。她做事充满了条理性,向我展示以往作品的时候清楚地记得各种丝巾、书籍、印刷品和布料等所在位置。

Lucille经常微笑,让人觉得亲切。她娓娓道来自己风格的来源。“我生长在法国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开始的地方,周围有很多受自然启发的建筑和艺术品。我的父亲是建筑师,他也教授造景的课程。我母亲非常喜欢园林,我们每年来伦敦都要参观邱园。”

Lucille向我展示一张儿童简笔画,画中有一座高而尖的塔,周围是树木。“这是我四岁参观邱园之后画的,我当时就对这座宝塔充满了敬畏之情,现在有机会参与它的修复工作,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对伦敦充满热爱的Lucille在中央圣马丁完成设计硕士。毕业后,她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当她的插画在欧洲之星(Eurostar)杂志亮相之后,她的名气越来越大,作品频频出现在各大艺术机构、杂志和书籍中。后来,Lucille受到邱园修复组的邀请,参与墙绘项目的竞标。她在竞标设计中展现了大量研究和墙绘效果图,有机地结合了史实和想象,受到邱园的青睐。

完成后的邱园墙画效果惊艳,细节中有很多动物、植物和人物。她说,“我喜欢隐藏细节,不让作品一览无遗,让欣赏者花时间发现细节,享受地更久。我有幸与Historic Royal Palaces的历史学家一同工作,深度了解18世纪的建筑和历史,最特别的是,我可以接触到档案馆的原版资料,这仿佛是一场时间旅行,回到过去。”

80棵树环游世界

近来,由Lucille配图的《80棵树环游世界》(Around the World in 80 Trees)一经面世,立刻成为畅销书。这本书介绍了世界各地最具代表的80种树木,配以详实的手绘插图,既是一本自然科普读物,也是一本艺术画册,其中有关中国树木的部分介绍了桑树和花椒树。

“我从出版社得到了为这本书的提供插画的机会。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花了一年多的时间。邱园品种繁多的植物给我的创作研究提供了素材。有些伦敦没有的树木,我通过作者提供的照片和资料进行创作。我对植物的好奇和热爱在这本书中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无论是研究还是绘画的过程,我都很享受。”

一个法国人在伦敦

作为一个旅居伦敦的法国人,Lucille非常享受伦敦的生活和工作。“我从小就喜欢伦敦,尤其是邱园。我如愿以偿来到中央圣马丁学习,毕业之后直接就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当时很辛苦,在创作的同时还要做兼职来维持生计。如今,我在法国接手一些项目,主要是为书籍提供插画。在伦敦,我从事的范围更广泛,比如创作丝网印刷画和参与展览。伦敦有一种欣赏和尊重原创艺术的氛围,我在这里感到充分发挥创造力的乐趣。在伦敦的生活很便利,我住在离工作室不远的地方,能走路来工作室是一种奢侈。我喜欢伦敦的公园,喜欢东伦敦的低调和平易近人,也喜欢哥伦比亚路的花市。”

Lucille也经常参与产品的设计。她为Fortnum & Mason设计了一款精美的姜饼铁盒:正面是这家百货公司华贵的建筑,背面是一帧帧店内细节的图画,非常精致。她表示,自己喜欢在工作之余的晚上或周末,进行和工作无关的绘画创作。“这像是拥有自己的游乐场。也许插画家的生活和音乐家类似,有时候需要从手头的工作中抽离一阵子,尝试和实验不同的项目。”

在社交媒体,Lucille也找到了一种归属感。“Instagram是个友善的社区,不仅仅有艺术家,也有很多对文化艺术感兴趣的人。例如有一位图书管理,经常向我推荐值得读的书籍。有时候在Instagram上喜欢我作品的网友,会到我所在的艺术展上和我见面打招呼。我非常珍惜这种和大家线上和线下互动的机会,并且打算参加更多的艺术展。”

问及她对未来的期待,Lucille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机会旅行,探访各地的风土人情和植物花卉。“我希望能有机会去中国,那里的物种多样性让我着迷。若是能亲眼看到该多么让人激动。”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