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卡舒吉的绝笔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沙特流亡记者卡舒吉失踪的第三天,《华盛顿邮报》因为没有收到他的专栏稿件,特地在版面上开了天窗,标题为“消失的声音”。

在确信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使馆已遭特工杀害之后,10月17日,《华盛顿邮报》又发表了卡舒吉的最后一篇文章。

《华盛顿邮报》编辑写道:这篇文章完美地展现了他对阿拉伯世界的自由的坚守和热情。他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这篇题为“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就是言论自由”的绝笔文章中,卡舒吉写道:“生活在不自由阿拉伯国家的民众要么获取不到信息,要么被假消息误导。他们没有足够的渠道去关注那些影响着上至整个地区、下至日常生活的事务,更不用说公开讨论了。国营媒体的话语统治着公众的心智。虽然很多人也会有怀疑,但绝大多数民众仍在被这些虚假的叙事欺骗着。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有所改观。”

“阿拉伯世界正在迎来自己的铁幕。这铁幕不是外部强加的,而是由各国国内恋栈权力的人所竖立的。”

卡舒吉是中东政局的坚定批评者。他最先引起国际关注是在阿富汗内战期间采访了年轻的本·拉登,后来卡舒吉逐渐成为一个周旋在中东政局中的知名人物,《纽约时报》报道说,卡舒吉似乎认识过去三十年里与沙特阿拉伯有关系的任何一个人。

卡舒吉的敢言遭到了当权者的抵触。因为批评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卡舒吉被认为会破坏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而被沙特政府禁止在报纸上写作,禁止出席电视节目和参加会议,甚至禁止在推特上写作。他在沙特阿拉伯报纸上的专栏也被取消了,他的婚姻也受到影响而破裂。沙特统治者希望用压力迫使他停止批评。

2017年6月,卡舒吉获美国“杰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签证”,成为《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他来到美国后曾经公开说,“我现在自由了,可以自由写作了。”

事实证明,他最终并没有找到安全。卡舒吉最后一次出现是10月2日进入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他需要为新婚姻取得一份来自祖国沙特的证明文件。土耳其官员说,一队受到派遣的沙特特工在使馆杀死并肢解了卡舒吉。

沙特政府对此予以否认,但在卡舒吉失踪近两周之后,沙特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他离开了领事馆。他们先是强调卡舒吉是自行离开使馆。后来又说在使馆内的争斗中意外身外。现在外界已经对沙特政府的言论不再相信了。

卡舒吉事件的幕后主谋指向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这位拥有权力的33岁的王位继承者被看作是一个改革者,这位年轻的王子宣布了一项旨在实现经济多元化和建立开放社会结构的计划,包括赋予沙特妇女驾驶权。另一方面,萨勒曼还是一个无情的独裁者,对异见者心狠手辣,竭尽全力追捕批评者,并将一些人投入监狱。

卡舒吉对王子的专制方式感到不满。他将穆罕默德王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比较。 他的朋友们认为这样的写作让他登上了王子的黑名单。萨勒曼一直在支付数以百万计的美元创造自己的公关形象,对于来自卡舒吉的批评一定十分恼怒。

卡舒吉意识到了来自沙特的风险,因此来到了美国,他以为远离了威胁,其实没有。卡舒吉生前曾经告诉朋友,自从他搬到华盛顿以来,穆罕默德王储的代表一直与他联系,要求他淡化批评并邀请他回家。

卡舒吉也并没有停止批评。他生前曾经计划建立一个网站,发布有关阿拉伯国家经济的翻译报告,他觉得应该让很多人去了解阿拉伯国家的腐败现状以及有限的石油财富的未来。

卡舒吉在今年4月份从伊斯兰主义倾向的伊斯兰和民主研究中心获得了一项奖项,他称,在整个阿拉伯世界,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者、专制主义者和精英们都在抨击民主,他们担心民众的参与会给统治带来混乱。而卡舒吉认为,权力分享是阻止内战和确保更好治理的唯一途径。

出事前,卡舒吉正在建立崭新的私人生活。他和土耳其女友决定在伊斯坦布尔完婚。但是在进入使馆之后,卡舒吉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在卡舒吉发表在《华盛顿邮报》的那篇绝笔中,他透露正在筹划为阿拉伯世界建立一个现代版的跨国媒体,使民众能够了解更多的国际时事。

他写道,“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给阿拉伯世界的声音提供一个平台。不少民众受到贫困、暴政和劣质教育的困扰。如果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媒体平台,免于民族主义政府的仇恨宣传,那么阿拉伯世界的普通民众就能够关注他们社会所面临的各种结构性问题。”

(来源:英中时报 文:杨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