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满足海外华人的中国胃: 专访Hungry Panda 创始人刘科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记者:王冬蕾

外卖这个行业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美团、饿了吗、百度,在当下中国年轻人的手机里,随手都能找到几个外卖软件。而在英国,虽然也有很多外卖网站和软件,但是想点中餐厅的食物 ,Hungry Panda算是首选。

第一次结识中餐外卖平台HungryPanda是2016年冬天在伯明翰的一家中餐厅,结账的时候看到餐厅吧台上贴着一张外卖软件的下载二维码,二维码的上面是一个憨态可掬的熊猫厨师。店家告诉我:“天冷不想来店里吃可以点外卖,这个HungryPanda送得挺快的。”

虽然当时国内的外卖行业已经发展得如日中天,但是在使用这款外卖软件之初,还并不是能看到所有想吃的餐厅。但就在随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HungryPanda已经发展到不仅可以点中餐,还可以点奶茶甜点,甚至还有中国超市的配送。就像他自己的品牌标语“满足你的中国胃”一样,这只“饿熊猫”开始在英国让更多的中国人满足自己的中国胃。

在使用Hungry Panda的频次变得更多起来之后,我不禁好奇,这只“饿熊猫”背后是一个怎样的团队和一个怎样的人?他们为什么软件会想要直接做成中文的?为什么他们比英国市场上其他中餐外卖软件做得好?带着这诸多的问题,记者在伦敦Covent Garden的一座办公楼里见到了Hungry Panda 创始人刘科路。

出生于1995年的刘科路2016年毕业于诺丁汉大学Computer Science and Management专业,同年创立HungryPanda。来英国四年,从学业到创业,刘科路没有讲述太多自己的故事。用他的话说,公司的目标就是他的目标。

 

英国外卖行业的中餐缺口

英中:创立这个外卖软件是因为自己上学时曾受到了中餐之苦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刘:有肯定是有点,刚留学的时候不方便点餐,只能给餐厅打电话叫外卖,有时候还不送。

但是其实没有特殊的想法。当时国内在这个行业已经做得风风火火,可以说是非常成熟成功,英国也有Deliveroo,Just Eat,做的也都不错,但是没有覆盖到华人市场,英国当地的外卖平台由于文化和语言壁垒没办法满足到中餐商户和华人用户。包括现在,在这几个软件里面也很难找到地道的中餐,都是很fusion、很英国化的中餐。这算是市场上的一个缺口,我又是学习计算机毕业的,也认识一些做技术的人,对这个行业也算是敏感一些,就在上学的时候发现了(英国市场上)这部分的需求。

英中:这个名字特别形象,我还以为你就是那个Hungry Panda?

刘:哈哈哈,这个名字是不错吧!其实当时也是想了挺久,主要的考量就是针对中国人的中餐外卖,定位清晰一些,需要有点象征性的。想过中国的国花、动物什么的,都想了一通,后来就定了熊猫这个形象,比较可爱。另外就是和吃有关,那就是Hungry。合起来就是hungry panda。大家都提过挺多名字,前后能有三四十个,后来想到这个名字之后就定下来了。

包括后续的融资和推广期间,就发现这个名字很好,外国人一看就知道是中餐,形象也可以很可爱,所以就觉得这个名字很不错,哈哈哈。(是你起的吗?)是我起的。

英中:诺丁汉大学的网站新闻上面有报道过你和Hungry Panda,是毕业项目吗?学校给了你什么帮助?

刘:算是毕业生创业项目。诺丁汉大学给了我们蛮多支持,最大的支持就是签证吧,哈哈哈。还有就是给了一个试验的场景。比如一开始我们在诺丁汉做推广的时候,在校园里推广都是绿色通道。学校也帮我们引荐了很多有帮助的资源,让我们在前期少走了很多弯路。

英中:我听说你们技术部门是在国内的,是在宁波吗?

刘:现在国内的团队办公室设立在杭州,是去年杭州滨江来英国开展项目对接会引进的项目。双方算是互相考察了一段时间,当地对海外创业团队的政策很有吸引力,我们就把部分业务搬回国内发展了。

英中:算是政府支持的吗?

刘:还不算。之前和不同城市有过一些联系,但是还觉得自己的羽翼不够丰满,项目不够成熟,现阶段还不考虑这个方面。

先解决“吃”的问题

和很多外卖软件不同的是,Hungry Panda不仅仅有中餐外卖服务,还上线了中超配送的服务。刘科路说,他们想要解决海外华人“吃”的问题。

英中:为什么会专门设置中超派送的服务?

刘:中餐外卖的主要客户年龄就是20-35岁的学生和工作的白领,还没有孩子的,不擅长做饭的,他们点外卖比较多。

但是还有一部分人群,比如在英国时间比较久的华人移民,他们平时喜欢自己做饭,定外卖的需求相对较少,我们就想通过超市业务覆盖这部分群体。当日送达的中超配送还是能满足到这部分人的需求的。

而中超派送是我们消费场景中重要的一部分。现阶段的超市板块就是和当地的中超进行合作,因为毕竟他们在渠道方面有很大优势,而且我们和Ocado这些英国的超市派送不一样,(他们)是隔日达或者隔几日达,我们是要当日送达,所以需要很多的分销点。

英中:那本地像Tesco这样的超市呢?

刘:暂时不做本地超市。我们定位很清楚,就是和中餐有关的,下一步或许会建立自己的本地仓库,未来也希望能提供更多专业的订制服务。

英中:和市场上同类型产品相比,你们的优势在哪里?

刘:服务品质。这个行业比拼到最后就是服务质量,包括软件是否流畅,配送效率是否高,线上线下客户体验是最重要的。毕竟吃是一个刚性需求,谁能逃得了吃呢?市场推广其实很简单,定位人群很容易,但是顾客用过之后会不会再回来就是服务品质决定的了。所以我觉得服务质量和配送效率是最关键的。

我们要求比如伦敦市区内点餐一小时送达,伯明翰地区45分钟之内送达,还有超市点单也都是当日送达。每年我们在配送上面投入很多,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

另外就是资本方面我们相对充裕一些,我们会注重长远的发展。当然我们也还有不足的,所以我们会很注重搜集商家和用户的反馈,尽可能地补足短板。

“要把海外华人市场吃透”

在了解的过程中,刘科路告诉我,公司已经完成了多轮投资。今年五月,Hungry Panda已经拓展了法国和新西兰业务,下一步也将进行更深入的国际化拓展。

英中:从英国这边开始起步,有优势吗?

刘:有。英国这边监管很严格,劳动成本比较高,算是做这个行业比较难的一个地区,对我们就是考验。相对来说,比如新西兰,劳动成本低,华人多,整体市场稳定成熟,难度就比较低。在最难的地方做好之后,在其他英联邦国家做起来都会比较简单了。英国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场地。

在英国开设了14个城市之后,我们已经进驻了法国和新西兰市场,之后也会有更多的国家。

英中:觉得英国的中餐业正在如何发展?

刘:面临消费升级的转型。虽然这个是国内炒的很火的概念,但是我觉得国内只是消费膨胀,但是却没有真得升级,花的钱多了,吃的还是一样。

英国的中餐是在经历一个消费升级。比如以前,在国内随便一个厨师,来这边就能开一家餐馆,还可以很火,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应该看到,这两年来从国内进来的品牌越来越多,中餐产业门槛在升高,品牌化标准化的餐饮品牌开始进入英国市场,比如海底捞。奶茶就更火爆了,以前都是小作坊似的,现在快乐柠檬都可茶饮这些奶茶品牌在很多英国城市都开了店。整个行业在进步,在标准化。

英中:软件的语言完全是中文,这方面是怎么考量的?没有想过要进军本地市场吗?

刘:这个算是公司的计划和明确的定位。公司的每个阶段都有明确的目标,现阶段在我看来就想把中文版面吃透。英国结束之后还有法国、新西兰,之后还有美国、澳大利亚、香港、新加坡。在我看来,要把一个用户人群的市场做透之前,不要贸然地进入另外一个市场。我们其实有考虑过英国本土用户市场,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并不是只换一种语言的问题,而是饮食习惯、口味爱好都要更改的问题。还有过敏的问题,中国人很少过敏,但是本地人的过敏源很多。

英中:所以未来的计划里有这样的打算?

刘: 我们公司的计划就是在近两年内把海外华人市场做透,包括外卖和超市,把吃的问题解决了。目标很专一。现在行业上进入的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大,就想让自己变得更有竞争力。

然后再往下就是在海外推广中餐文化,可能在两三年以后更合适。那个时候我们公司会更懂中餐文化,再对本地一些做的比较好的中餐进行包装,进行优化,卖给当地人。因为很多当地人(外国人)喜欢吃中餐,但是觉得中餐包装很简陋,或者不太健康,但其实中餐是可以做得很健康,可以做得很高档的。

“公司的目标就是我的目标”

采访过程中,刘科路去参加了一个紧急电话会议。这期间,我和公司的HR,也是股东之一的Tina聊了起来。Tina告诉我,她眼中的Eric是有明确方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人。“他像一个领导者,和大家在一起”。

Tina告诉我,她和刘科路是校友,也是先在宁波上学后到了英国。而在学校里的时候,Tina就听过这个学弟的传奇事迹。他和伙伴们到藏区做志愿者,大二的时候就进入管理咨询公司开始实习,来到英国后就开始边学习边工作的生活。在外人的眼里,刘科路经历丰富,学习成绩也很好,曾获专业第一名奖学金。

后来在问及刘科路如何平衡学业和工作时,他简单地告诉我,自己只是目标比较清晰,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现在看到很多人都是啥都想要,学业也想好,还想创业,还想去大公司工作。但我就是目标稍微明确一些,对未来不那么贪心。所以我在学习的时候注重规划,会确保学业达到我想要的水平之后再投入到工作里。是有先后的,不会混着来。”

现在,Hungry Panda从最初的三个人团队壮大到了七名核心成员,但刘科路是唯一一个从一开始就在的人。我问他创业的困难,他也是三言两语,没有多说。而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刘科路甚少谈及自己,到最后我问他,你自己的个人目标是什么?

他说,自己暂时和公司是捆绑在一起的,“我的目标就是公司的目标”。

“创业之初是兴趣使然,但是现在更多的是责任。越来越多的人进来,很多人认可这个项目,看中项目的未来,相信我,我就希望能够带领大家把方向做对,把目标实现。”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