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反伊战以来最大游行呼吁二次公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上周六中午(10月20日),70万英国民众在伦敦市中心游行抗议,呼吁政府在脱欧协议达成后,再次举行全民公投,由公众对该协议进行投票。这场游行由社会团体People’s Vote组织,是自2016年脱欧公投后“最大规模、最大声、最重要”的反脱欧游行,也是自2003年反伊拉克战争抗议以来,对政府政策表达反对的最大的民众游行活动。

People’s Vote认为,首相的脱欧承诺未曾兑现,脱欧公投后,英国的经济增长从最快到最缓慢,物价不断上涨,未能有额外资金注入NHS,更多的医生和护士离开NHS,与此同时,英国还要支付高昂的脱欧分手费给欧盟。

因此,该组织强烈呼吁政府给公众对脱欧协议的话语权,“我们认为,对该协议(脱欧协议)进行投票,将完全符合民主传统,即由议会和公众对政府重大决策进行适当审查”。

记者 杜雨嘉

为什么要游行?

参加了游行的伦敦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在当天发表演讲说:“很清晰的是两年过去了,只剩下两个选择,差劲的脱欧计划或者零协议脱欧。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公众对留在欧盟还是接受首相的脱欧计划,都应该有话语权。”

他还表示,现在“距离两年前首相做出的承诺还有百万里之遥。”

在当天的游行现场,记者感受到了抗议者的高涨情绪,很多人甚至带上了只有几岁的孩子,不少年轻人身上贴满“Bollocks to Brexit”的标签。而此次游行的人群也远远超出组织者的期待。在游行前一天,组织者预期会有超过10万人参加,但当天抗议者接近70万。

为什么在脱欧谈判已接近尾声的时候,英国民众会进行这场反脱欧大游行?

来自德国的Andreas现年36岁,在伦敦一家德国金融服务公司担任监管员一职。他说:“由于脱欧的原因,我们公司已经不再制定长期计划,公司也有意搬回德国。”

“我的公司向欧盟销售金融服务产品,40%的销售利润将会受到影响。”

在问及对首相契克斯计划的看法时,他说,他看到了首相的努力,认为事情也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

“欧盟的根基是自由贸易原则和欧盟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但是契克斯计划太‘Cherry Picking’(意指只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部分),而且这对英国来说也不是好事,英国也将从欧盟法律体系中分离,也将会失去在欧盟中的话语权。”

24岁的Jimmy是一位通讯顾问,他反复对记者说,他希望英国留在欧盟。

他说:“欧盟的成员资格给了英国巨大的经济利益,以及在其它的27个欧盟国家工作和生活的权利,给我们在日益不稳定的国际环境下参与制定政策和欧盟事务的权利,而不会让我们被置身事外。”

他还表示:“英国是欧盟中第三个重要的国家,当英国还是欧盟一员的时候,超过90%以上的时间英国都有重要的话语权。即使很多人支持留欧,但他们都没意识到我们在欧盟中的声音有那么强。(英国如果留欧)就可以从欧盟内部去塑造将来。”

53岁的自雇职业者Alex来自英国的Sussex,他认为脱欧是最错误的决定,契克斯计划是所有可能方案中最差劲的计划。他说:“我们是欧盟的一部分,人口自由流动政策支撑了这个国家……(离开欧盟)把我们从巨大的市场中分离出来,对经济是个灾难,对今天到场的人也是灾难。不幸的是大多数人支持离开。”

这样大规模的游行似乎在一定程度与目前的民调结果相对应。据市场调查公司YouGov的资料,自2018年以来,除了5月和9月,支持留欧的人比例大部分时间都略高于脱欧的。9月29日,支持留欧的人占47%,支持脱欧的占43%,10%表示不知道。而在2016年6月的公投中,英国民众以51.89%对48.11%的比例投票决定离开欧盟。

同时,民众对首相处理脱欧事务的方式和整体发展进程也不满意。据YouGov,从2018年3月,极力反对首相的比例占20%,在10月上升到28%。倾向支持首相的比例也由3月的29%下降到10月的21%。极力支持首相的比例也由3月的7%下降到10月的4%。

此外,2018年9月到10月,只有3%的人认为首相的脱欧计划是好的;25%的人不赞同首相的脱欧计划,认为如果有另一位领导人上台可能会提出更好的计划;45%的人则认为脱欧计划差劲,即使换一位领导人结果还将是一样差劲。

在反脱欧的群体中,移民问题看起来是个关键。在本次游行中,People’s Vote就受到了Open Britain, the European Movement UK, Britain for Europe, Scientists for EU等团体的联合支持。

NHS的统计数据显示,自公投以来,加入NHS工作的欧盟公民人数已从2500人骤降至200人。

克莱尔·格瑞达博士(Dr Clare Gerada )和凯拉什· 昌德博士(Dr Kailash Chand)在《镜报》上撰文称:“因为脱欧NHS已经面临风险,NHS将难以维持目前的资金水平,缺少的二级医护人员将会对全科医生造成不可避免的后果…NHS也将会受到获得药物的限制,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将遭受痛苦。”

BBC也报道说,29位诺贝尔奖得主和6位菲尔兹奖得主近日已联名致信首相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Juncker),表示科学界需要“跨越国界的人员和思想的流动”,如果脱欧,许多科学家将考虑离开英国。

二次公投有希望吗?

如果民众想要得到二次公投的机会,则需要获得至少15名保守党议员的支持,如果有更多的工党议员反对二次公投,那么民众需要争取更多保守党议员的支持。

据《卫报》报道,People’s Vote表示将集中争取近50位保守党议员的支持。在已经表示支持的人中,公开宣布的约有8名,包括前内政大臣拉德(Amber Rudd)、议员安娜·苏布里(Anna Soubry)和多米尼克·格里夫(Dominic Grieve)等。

People’s Vote的消息来源称,其中确定支持的还有12人不愿透露姓名,另有30人是有极有可能被争取到支持公投的队伍中的。

People’s Vote已通过各类形式鼓励民众去游说其所在地区的主要议员。更多的社会团体也呼吁人们向所在地区议员发送支持第二次公投的信息。People’s Vote说,目前已经有3万名支持者都表示愿意提供类似的帮助。

此外,People’s Vote还将为针对关键议员及其选民的社交媒体广告买单,费用高达六位数。该费用将被用于在各选区进行民意调查,试图了解哪些议员的意见与当地民意不一致。

另一个争取二次公投的组织Best for Britain表示也将与活动人士合作,游说保守党议员。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正与全国关键席位的当地活动人士合作,以确保保守党议员能够听取所在社区担心英国脱欧的人的意见。”

还有些留欧人士认为,最好是集中争取工党议员在脱欧选区的支持,比如代表Stoke-on-Trent选区的议员加雷斯•斯内尔(Gareth Snell)和鲁斯•斯米斯(Ruth Smeeth),这两位都曾在2016年的公投中投出留欧的选票,因尊重公投结果而转为脱欧派。

应不应该二次公投?

据天空新闻报道,10月20日,与反脱欧游行同时发生的还有一场在Harrogate举行的支持脱欧者的集会。该集会由脱欧组织Leave Means Leave举办,前英国独立党领袖法拉吉(Nigel Farage)领导。当天参与人数约有1200人,该活动将二次公投称为“失败者的投票”。

法拉吉表示,目前约有三分之一的投留欧票的选民都在表示自己是民主主义者,并认为政府应该继续脱欧之路。

“我们需要我们的政治家尊重民主,尊重人民的意愿。坦率地说,另一场公投会让我们在未来一两年更加不确定”,他补充说道。

天空新闻采访的一位参加集会的老年人表示,首相的计划已经做得很好了,她从前是留欧派,但她尊重了人们的投票结果。他说:“她已经尽力了……让这位女士继续下去吧。”

Leave Means Leave的创始人,前Leave.EU组织的联合主席,理查德·泰斯(Richard Tice),在接受BBC早间新闻采访时也表示:“举行第二次公投的想法将会造成难以置信的破坏——最重要的是,它会破坏英国上下人民对民主的信任。”

《卫报》也评论称,虽然People’s Vote的游行是令人鼓舞的,但它不是一项行动纲领。第二次公投本身无法解决导致脱欧投票的任何问题,它可能比第一次公投更加剧联合王国的分裂。

唐宁街一位消息人士日前已经表示,不会举行第二次公投,“我们在2016年进行了全民公投。第二次公投实际上会是政客们的投票——政客们告诉民众,他们第一次做错了,应该再试一次。这将对民主信仰造成持久的损害。”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