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与聚焦的「魔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走过英国任何一个的闹市街头,我们没有发现有任何一名英国民众因沙特阿拉伯(下文简称为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之死而走上街头抗议或请愿。正义、公正、民主、自由,这些耳熟能详的词语不都是人们每天在报纸上呐喊与捍卫的吗?然而,大部分人在听闻沙特记者卡舒吉的被害新闻之后不过是摇摇头表示遗憾,接着便拿起自己的酒杯,继续享受自己当下的逍遥生活。

难道在人们眼中看来媒体工作者的生命是一文不值的吗?或许非也。那究竟为何人们对于无辜生命被害会表现出如此的冷漠?有人或许认为这是世态炎凉最好的证明,但也许人们并非漠视惨案的发生,他或她们只是暂时把这件事放到自己内心的杂物抽屉里,久而久之,重要、迫切、人命关天等等这些原本属于某些事件的标签便随着抽屉被关上而随之被遗忘。而当人们无法处理心中对某些事情的情绪时,这个抽屉才会打开。也正因为此,不少评论会抨击人们的目光和记忆常常会被不断地「刷新」。然而,在指责背后却很少有人去反思,究竟为何有些事件的发生总是无法进入人们的视线,更不要说嵌入人们的脑海中,而另外一些事件的发生则不仅会让人过目难忘,甚至还会成为人们脑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在沙特记者在大使馆被杀这个事件中,大部分从事媒体工作的人们几乎都是这样的反应:首先在自己的媒体平台上转播或转发土耳其政府所谓的「真实情报」,并强调自己对于该新闻报道的及时性与真实性。接着他或她们开始声讨沙特政府。而有些媒体人会尝试向自己本国的政府施加压力,呼吁自己国家的政要或是商业巨头公开抵制与沙特政府之间的官方活动。在越来越多的达官贵人开始疏远沙特政府的同时,不少媒体人开始撰写关于媒体人言论自由与人身安全的深度报道。然而遗憾的是,在这整个过程中,媒体人与普罗大众却鲜少能产生最大的共鸣。虽然他们或许可以通过阅读量、转发率或是留言去衡量与民众的共鸣度,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身为媒体人,还应该考量有多少人因为自己的观点而做出相应的行为改变,哪怕是潜移默化的微小改变。要知道,如果一味的只是追求「眼球效应」,或许裸奔会更切实有效。

那究竟应该如何去探讨「卡舒吉之死」这个问题?比较各国的情报人员谁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执行「蒸发密令」?此次沙特从本国调配15名特工进入土耳其并执行卡舒吉的「消失」任务,而此前英媒报道俄罗斯派遣了至少2名特工在索尔兹伯里(Salisbury)执行「消失」任务……但这样的讨论或许更适合影视剧本的创作,对于普罗大众并无切身意义。那么像上文提及的那样去老生常谈地探讨媒体人的言论自由与人身安全?然而,从「棱镜事件」到卡舒吉之死,似乎都在暗示,那些容易赔上性命的除了媒体人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告密者」的身份。而这些「告密者」若想要活命,还需要「敌对势力」的帮助。正如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的成功脱身只因美俄双方一直以来的较量。

因此,如何引起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民众的兴趣,甚至是去帮助存在「消失」危险的个人,或许才是应该去探讨的。社会心理学家们曾做过实验,当那个存在「被消失」危险的对象是孩童或女性时,实验结果几乎无一例外:当至少有一个人愿意挺身而出时,往往能带动原本犹豫不决的群众也参与其中。对于沙特记者卡舒吉之死,也许笔墨并不能引起最大的共鸣,也许转发死者在遇害前后的视频也未必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是正如英国现代魔术大师达伦·布朗(Darren Brown)曾说过的:「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只是你还没找到助推的方法」。

(来源:英中时报 作者:006与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