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个别用词”不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赵思运教授在开学典礼上的致辞起初并没有引起外界过多的关注。相反,倒是网上随后流出的一份官方文件《关于给予赵思运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引发了舆论对某些高校对于思想和言论自由过度干涉的担忧。

赵思运是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近日在新生开学典礼上做了一份致辞,这份致辞后来以《道义担当不能成为稀缺精神》为题,发表在 10 月 8 日的《钱江晚报》上,有人称之为 “2018 最难得的开学典礼致辞”。就是这篇致辞不仅没给赵教授带来好运,反而带来了麻烦。浙江传媒学院随后发文称,对赵教授做出处分,是因为其 “在文学院 2018 级新生开学典礼上作了迎新致辞,其中有个别不当用语,并发现主要在 2013-2015 年初期间,其存在转发和发表错误言论问题,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

这篇致辞使用了哪些“不当用词”?仅以“个别用词不当”就遭“党内严重警告”,赵教授冤不冤?

搜索10月8日的《钱江晚报》电子版,原本刊载了“2018最难得的开学典礼致辞”的页面,已被全文删除,留下“天窗”。看来报纸也受到了牵连。

仍有部分社交媒体保留下赵思运的演讲文章。通读这篇致辞,开头部分,赵思运表达了对新生的欢迎,“每年新生报到的时候,家长都会拉住老师、班主任和领导的手,说:‘我们把孩子交给您了!’这是信任,是重托,我非常感谢大家对文学院的信任。但是,换一个角度说,你们就像一个‘物品’一样,从家庭的手里转移到学校的手里。我要说的是,你既不是属于家长的,也不是属于学校的。你是一个会独立思考的生命体,你具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尊严和价值。”

随后,赵教授重点“谈一下尊重和尊严”,“人生而平等,具有不可侵犯的尊严”,他举了四个例子,其中包括,翻译家傅雷在文革中自杀时也避免打扰邻居,以及英国国王爱德华到伦敦贫民窟视察,他站在一个破败不堪的房子门口,对里面一贫如洗的老人说:“请问,我可以进来吗?”。由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可知,赵思运的主旨是寄语大学生学会独立思考,健全独立人格、尊重每个个体。

接下来,赵教授交流的第三个问题是,“个人尊严与国家民族的担当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务必担当起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任。”

他讲到,“只有对国家民族满怀深沉挚爱的人,才会批评社会的阴暗面;只有怀揣光明的人,才会去发现和揭露生活中的龌龊;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种责任,一种现代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我们天天在网络上责怪甚至谩骂‘坏人变老了’,但我们千万要警醒自己——多少年之后,我们的后人会不会也骂我们‘坏人变老了!’我还想说的是,正义并不是简单的牢骚和宣泄。原始正义虽然可贵,但是真正的正义是建立在理性和法律之上的正义。”这个部分,赵思运强调了社会责任。

之后,赵思运又大篇幅介绍了关于文学院的学科建设和发展愿景。通篇读完,让人疑惑的是,赵教授的发言讲的都是常识:独立思考、尊重个体,追求道义,何错之有?有同样困惑的网友不在少数,大家实在不明白导致传媒学院指控的“个别不当用语”是哪些?

对于赵思运过去 “转发和发表错误言论” 究竟指哪些言论,浙江传媒学院也没有明言,网友检索赵思运2013-2015 年初期间在微博上的发言,发现赵教授曾经转发过一些关注思想解放的言论,以及对于历史真相的讨论,赵也曾经批评过“大学越来越堕落”。

了解中国大学教育的人们都清楚,赵思运的话很中肯,并非无中生有。如果就连这种正常的批评都难以相容,老师真的很难做,教出的学生估计也好不到哪儿。这的确是中国大学的悲哀。微信公众号“毒舌西坡”说:赵思运本来是要给新生们讲 ‘开学第一课’,结果自己被上了一堂课。如果说赵思运因为谈论责任而被问责,那无疑是极为讽刺的局面。这种问责是想要达成什么效果呢?

“个别用语”不影响一篇文章的主旨精神,应该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常识。赵思运的主旨是对新生鼓励鞭策。我们要相信大学生的判断力和精神稳定性,没有谁是会被一两个 “坏词” 带到沟里去。何况,平等、尊严、正义,都是应该深入人心的好词。

“毒舌西坡”总结说:高校应该创造一种让老师自由研究的氛围,而不应该让老师担忧是否论文中有 “用词不当”,是否讲话里有 “用词不当”,如此噤若寒蝉,谨小慎微,试问老师还有时间去从事深入的研究工作吗?

(来源:英中时报 文:杨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