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留学生因抑郁症在宿舍自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每日邮报》最新报道,2017年3月,一名患有抑郁症的中国女留学生因担心服用抗抑郁药物会被视为家人的“最大耻辱”,在宿舍内上吊自杀,有关死者生前具体状态的调查近日被披露。

这名女留学生名为Wang Xinyu,离世时只有23岁,是兰卡斯特大学会计学的研究生。去年1月,她曾在宿舍内企图割腕自杀,被发现后被送进医院。但由于她自己的意愿及隐私等各方面原因,她在上海的父母没有被告知她这次未遂的自杀行为。

据悉,她后来告诉医护人员,她不需要帮助,“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为她担忧”。

两个月后,也就是去年3月,自杀未遂事件后的两个月,学校工作人员发现Wang Xinyu多次翘课后察觉有异,保安人员在强行进入她的宿舍后发现她已经在宿舍内上吊自杀。

据了解,Wang Xinyu是家中独女。《每日邮报》的报道中采访了几位曾经和Wang Xinyu有过接触的心理治疗人员、学校工作人员以及验尸官,揭开了这起悲剧的内情。

死者认为服药是耻辱

精神科医生夏洛特·巴斯比博士表示,Wang Xinyu在生前曾拒绝服药,并向父母隐瞒病情。

“她(Wang Xinyu)想法消极,说她不想待在这里。我们看了治疗工作,讨论了不同类型的抗抑郁药以及它们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但她对精神疾病没有深入的了解,她不相信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存在,还认为抑郁这件事情是不对的。她还认为看精神科或使用服用精神类药物是她和她家人最大的耻辱。”

巴斯比补充道:“我们曾试图帮助她理解我们所说的抑郁是什么意思。但她拒绝了解,也不想知道这是一个心理健康问题——她只是在跳圈,因为她真的必须这么做。

担心完不成学业及家人知晓病情

心理健康护士海伦·布莱克描述了和Wang Xinyu接触时的一些情况。

她说:“我们(那时候)每天都会在大学校园里和她见面。有时工作人员会和她一起散步,我们会在某个地方见面。因为我们很担心她,所以想监督她。我们想让她明白她是可以寻求到帮助的,也想让她明白药物对她有什么好处。但是她说她对药物很敏感。”

布莱克接着说:“她很有礼貌,也觉得大家都关心她是好事,但她不明白,也很难理解为什么人们为她担心。到最后她让我们不要再来看她了。她真的很担心被大学开除,她不想被送回家。”

“她给人的印象是,她想完成自己的课程,但同时也给人的印象是,她并不想上那门课,她想为自己的生活做点别的事情。她认为自己做得不好,但学校让她放心,她实际上做得很好。她认为她是班上最差的,成绩不好。”

“后来她不想再见到我或者我们医疗团队的其他人,但是她同意每月去找大学辅导员进行心理辅导。”

“她一直说她不会再试图伤害自己,因为人们对此大惊小怪。她很关心她的家人是否知道她告诉我们的一些事情。我们确实鼓励她和她的母亲谈谈。她的家庭情况有些复杂,她谈论了很多家庭问题和她的感受。”

兰卡斯特大学的学院和学生生活主管希拉里·西蒙斯说:“有些情况下,我们不得不打破保密协议,所以我们有考虑过和她父母谈谈。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心理健康和咨询中心的工作人员会评估我们是否应该不遵守保密协议。”

西蒙斯说,当时学校收到反馈称Wang Xinyu正在接受一定程度的治疗,并表示她真的不希望别人告诉她的家人。

西蒙斯补充道:“我的理解是,这件事让她感到羞耻,所以她不会告诉她的家人。她的咨询师其实一直有和她沟通,并且认为她在做得更好,她与朋友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在和咨询师聊天时,她有提到她参加了一个中国学生协会的晚宴,也谈到了她必须参加的考试。她的辅导员真的认为她取得了进步。”

在一月份的自杀未遂后,Wang Xinyu搬到了她后来居住的宿舍。西蒙斯说:“我们本以为这让她有了一个新的开始,但回过头来看,这个环境对她来说太陌生了,周围的人都不认识她。”

在英国想要得到可靠的心理治疗,可以拨打116123联系心理健康慈善团体撒玛利亚会(Samaritans),或到当地撒玛利亚会寻求帮助。有关详细信息,请参阅samaritans.org。

另外,机构生命线(Lifeline)联系方式为:13 11 14 www.lifeline.org.au。机构自杀回访服务(Suicide Call Back Service)联系方式为:1300 659 467

如果您或您认识的任何人需要谈话,全国自杀预防生命线(National Suicide Prevention Lifeline)24/7随时待命,电话是1-800-273-TALK (8255).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