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康奈尔为何与人大“断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0 月 20 日,康奈尔大学的劳工关系学院宣布暂停与人民大学的一个合作研究项目以及两个学术交换项目,引发外界关注。正逢中美两国贸易战开打的紧张时刻,一些舆论把这起学术争议解读为两国政治斗争的延续。

《环球日报》认为康奈尔大学提出学术自由的借口,等同政治要挟,称 “这是人大和世界上两百多所大学合作交往史上的第一遭,是康奈尔大学单方面非理性的行动。”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人民大学没有收到康奈尔大学暂停合作的通知。为此,康奈尔大学 ILR 学院负责该交换项目的国际比较劳工学副教授 Friedman 在 Twitter 回应说:8 月 30 日他就亲自联系人大的项目负责人,并经多方研讨,在 2 个月后于 10 月 20 日双方正式暂停了该交换项目。胡锡进的推文随后删除。

英国《金融时报 》 推测康奈尔大学中止合作项目的原因是人民大学限制学术自由。香港《南华早报》 称:康奈尔大学的决定对于中国校园大环境又加一成担忧。

德国之声也报道说,中断合作的原因是美方对学术自由受到打压感到担忧。康奈尔大学产业与劳工关系学院国际交流项目部主任弗里德曼表示,人民大学屡屡惩罚就劳工问题发表言论的学生,这是严重侵犯学术自由的行为。弗里德曼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还说:”现在,我们想要从事的研究工作已经不再可行,讨论劳工问题不再被允许。外国高校亟需重新评估与中国合作的方式。”

究竟什么事情令康奈尔方面采取了“断交”行动呢?事情起因是今年夏天,中国人民大学几名学生前往深圳,支持当地制造业企业的劳工维权、成立工会,并且还在互联网上公开为劳工权益发声。而在工人与公司管理层发生冲突之后,抗议活动迅速引起了当局的注意。警方在7月拘捕了约30名工人。8月,据一些目击者称,警方突袭了一座学生宿舍楼,带走了大约40名曾经支持深圳劳工的大学生。

近年来,由于中国劳工维权事件越发频繁,而大学生介入劳工维权成为一个看点,这引起了执政当局的担忧,担心青年学生的介入可能导致维权活动更加复杂化和难以控制。

参与深圳活动的人大学生也遭到了人民大学校方的处罚。参与支持深圳工人维权的人民大学哲学院大三学生杨舒涵不久前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由于她支持工人维权,校方强迫她休学一年。她在一份视频中说,“我是杨舒涵。昨天晚上被强行绑架带回家中。现在我的人身自由依旧受到限制。对此,我表示强烈抗议。我始终认为,我声援坪山佳士工厂工人维权的事情是正义的、没有错,我将为此继续抗争。”另一名大二学生张子涵则因在微信上发表支持深圳佳士科技劳工维权的帖子,被校方通报批评并被要求删帖。人大经济学院学生向俊伟则曝出一份黑名单,这份名单将12名学生列为“作战对象”,安排老师定期做思想工作,其他同学监视并汇报日常活动。

此外,北大等其他大学的一些声援学生也遭到各种方式的打压。北大毕业生岳昕和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沈梦雨都参与了佳士工人维权行动,目前下落不明。《金融时报》还报道称,不久前,北京大学还曾威胁要关闭其学生马克思主义社团,该社团一直在校园内进行工人权利调查,不过最终该社团得以恢复。而中国人民大学也对校内的关注工人维权学生社团发出过威胁。

今年8月底,康奈尔大学向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负责人表达了担忧。中方给出的回复则主要包含两大内容:学生介入深圳劳工维权一事,已经由更高层面的党政机构负责,学校方面对此无能为力;学校对相关学生通报批评则是因为他们违反了校规。

有意思的是,康奈尔劳工关系学院 与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 2 个交流项目是对中美两国劳工研究的项目。但是当大学生抱着热情真正参与到劳工项目实践之中,却遭到了打压。

胡锡进发推称,根据他从人大获得的信息,人大没有惩罚任何学维权的学生,只是劝说他们8月底从深圳回来,这是一种保护学生的方式。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虽然不了解有关详情,但认为此事是复杂的,应该与美国当前的政治氛围有关。他认为,美国高校在学术上具有独立性,但有时候也会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

(来源:英中时报 文:杨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