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输赢悬而未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于本周迎来了中期选举,这是全美首次就总统特朗普的执政表现打分。这次美国中期选举改选众议院全部435席、参院100席中的35席,以及36个州长职位以及州议会席位等。周三(11月7日)报道,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获得多数席位,而共和党则守住了参议院。民主党称这样的结果是对总统权力的制衡;而川普则称这是重大胜利,并致电祝贺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表示希望两党合作。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样的结果显示美国民意的分裂加深,同时为川普下面两年的执政增加了挑战,更重要是这势必将引发全球市场的“积极回应”。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爆冷胜出,给民主党及自由派一记重击。民主党过去两年因没有国会控制权,一直难以制衡特朗普,另一方面则面临党内路线之争,由桑德斯及沃伦代表的进步派,连同受桑德斯启发的左翼草根组织,挑战众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所代表的建制派,主张趋激进。《经济学人》认为,若民主党路线之争难化解,民主党难重整旗鼓在2020年挑战特朗普。从美国中期选举的历史规律和本次选举的民调来看,选举的结果符合历史上总统所在党派在中期选举中丢失优势的惯例,也符合民调的结果。

民主党在获得众议院的控制权后,特朗普政府的措施继续推进执行下去的难度会增加,过程中的博弈会更加反复。虽然民主党更注重民生和公平,主张“劫富济贫”,主张加强政府管制,而共和党则相反,更主张自由市场,减少政府干预,相信市场的力量,但大的方向依然不会改变,尤其是对华政策方面,两党其实并没有太大分歧。尽管近期特朗普释放了“软”下来的对华立场,甚至有消息传出称特朗普已经在委托团队起草中美贸易协定,但这难以逃脱是中期选举之前的作秀嫌疑。

目前很多声音都在讨论美国经济是否已经见顶,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失去对众议院的控制后,这些声音变成现实的可能性会增加。民主党主张控制赤字,而对赤字的控制,会影响到特朗普推动的基建措施的落地。鉴于美国目前过于庞大的赤字水平,相比共和党控制两院,这样的结果对美国经济显然有一个提拉的作用。因此,美国经济可能加速见顶,但加速见顶不意味着快速回落。而随着美国继续大规模深入地推进减税政策(尽管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会更注重赤字,但税改法案已经立法通过),那么中美的企业运作成本对比会进一步明显,美国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会边际增强。而中国由于体制的原因,不可能做到像美国一样大规模减税。因此,这会增加中国吸引国际资本的难度。此外美联储的继续加息也会进一步压缩中美两国的利差,从而对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形成进一步的压力。

从债券收益率的角度来看待选举。预计更高的支出和贸易战会导致通胀,并推高特朗普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下的收益率。收益率上升是今年美国股市投资者最大的担忧。近期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直维持在3.2%附近的高位。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经济虽继续维持景气度但时间可能会变短,加息会保持预期内的节奏。单从定价的机会成本这个因子的角度来看,美债收益率维持高位,显然对全球风险资产都不是什么好事。此外,分裂政府造成的政治僵局可能导致美元走软。对新兴市场来说,这将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新兴市场与美元的价值成反比,因此新兴市场预计可能出现强劲反弹。此外,美元贬值,我们还期待贸易紧张局势降温。简而言之,新兴市场将获得渔翁之利。

不少人相信这次中期选举是对特朗普的公投,但戴雅门认为,中期选举虽然也关乎全国政治议题,但也关于候选人及一些更地方的议题。他称,在好些游离选区,不少共和党众议院候选人试图跟特朗普划清界线,甚至差不多掩饰其共和党人身分,他们的胜出是否代表选民容忍特朗普的政策并不明确。戴雅门认为,现在要回答自由派是否已汲取2016年大选教训仍言之尚早,最终要视乎民主党2020年会提名谁出战总统,届时又主打什么议题。他说:”民主党必须扩充基本盘,向白人蓝领招手。他们(白人蓝领)在社会议题上认同特朗普,但在经济议题上应该会认同民主党的。民主党只能以一个恰当的候选人及恰当的信息才能重夺他们支持。”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