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这五年: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1.jpg

资料图:上海自贸试验区航拍照片 (图源:新华网)

自2013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以来,已过去5年。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短短五年间,十余个自贸试验区相继成立。这些自贸试验区积累了许多可在更大范围乃至全国复制推广的经验,发挥了改革开放“排头兵”的示范引领作用,成为推动中国全面改革开放的重要载体。

深化改革开放的必然要求

中国对外开放的过程中,经历了从转口贸易,到出口加工区,到自由贸易园区,再到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演进过程。由上海自贸试验区的“一枝独秀”,到目前12个自贸试验区“百花齐放”,中国自贸试验区在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的基础上纷纷建立,体现了全面推进改革开放的必然要求。

在经历了多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市场化程度和开放程度均大幅提升,并推动了经济增长。然而,很多深层次的体制改革和关键领域的对外开放成为全面推进改革开放的短板。一方面,按照市场化的大方向,这些领域的改革势在必行;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和发展阶段,改革又不能一蹴而就。因此,党和国家制定了自贸试验区战略,以自贸试验区作为试点,在自贸试验区内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发挥其先试先行作用,并逐步将改革开放新举措向全国推广。

从沿线向内地铺开

纵观5年来的发展历程,自贸试验区呈现出从沿海向内地铺开的深入发展态势。2013年9月设立的上海自贸试验区范围覆盖了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四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并根据先行先试推进情况以及产业发展和辐射带动需要,逐步拓展实施范围和试点政策范围,形成与上海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建设的联动机制。园区内实施“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货物自由流动”的创新监管服务模式;实行政府职能转变、金融制度、贸易服务、外商投资和税收政策等多项改革措施,并将大力推动上海市转口、离岸业务的发展。

2014年末,又批准建立广东、天津、福建三个自由贸易试验区,2015年这三个自贸试验区如期挂牌成立,成为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促进经济改革全面推进的重要举措。

广东自贸试验区由南沙新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和珠海横琴新区片区三部分组成,主要面向港澳,侧重服务贸易自由化。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定位首先是突出同香港澳门的合作,特别是加强对香港澳门服务业的开放和衔接,同时也起到面向东盟的作用。此外,广东是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自贸试验区平台可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作用。

天津自贸试验区作为北方首个自贸试验区,包括天津港片区、天津机场片区和滨海新区中心商务片区,主要面向东北亚,侧重于促进京津冀制造业升级。天津自贸试验区的建设着眼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服务于北方经济,促进环渤海经济带的产业结构调整,同时加强与东北亚的经济往来。

福建自贸试验区由平潭片区、厦门片区和福州片区组成,主要面向台湾,侧重促进两岸经贸活动自由化、便利化。福建自贸试验区发挥对台和侨务方面的独特优势,围绕立足两岸、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战略要求,营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营商环境,率先推进与台湾地区投资贸易自由化进程。

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自贸试验区建成以来,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作用十分显著,因而2017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在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省市再设立7个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并赋予其各自的使命及试点任务。2018年10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海南自贸试验区并印发《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由此,在5年的时间里,中国自贸试验区从沿海到内地广泛建立,已成为推动国家全面改革开放的重要载体。

力争实现新突破

当前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已取得一定成绩,初步形成了“多点并进、定位明确、先试先行”的良好发展势头。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为了更好地适应国内外经济发展形势,充分利用国内外的资源和市场来发展中国经济,自贸试验区从无到有,在中国大地落地生根。更为重要的是,自贸试验区已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新平台和推动国内改革的加速器,在建立与国际投资贸易规则相衔接的基本制度框架上取得了重要成果,特别是上海等沿海发达地区的自贸试验区已经在金融改革创新方面形成了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而内陆自贸试验区则具有各自明确的功能定位,在推动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打造“一带一路”综合交通枢纽等方面发挥着自身重大的作用。可以认为,自贸试验区建设是中国自加入世贸组织后对外开放领域的又一次重大突破。

未来,在建设自贸试验区的过程中,除继续加强货物贸易和和吸引外资的全面开放,还需在诸多领域力争实现突破。一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国际交通枢纽,无论是沿海还是内陆自贸试验区,都要因地制宜、加强建设;二是在金融领域积极稳妥地进一步开放,从而促进资源的进一步优化配置;三是逐步实现自贸试验区对更多国家(地区)免签或落地签,风险可控地促进人员自由流动;四是保持制造业一定的比重,防范产业“空心化”;五是加强政府顶层设计,引导市场健康发展。未来自贸试验区发展的着力点在于推动全方位开放,同时将对外开放同改善民生结合起来,将全体人民福祉的普遍提升作为落脚点和根本目标。

(王孝松,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