弊端频繁暴露 谁为英国铁路乱象买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1月19日(周一)上午,由西南铁路(SWR)运行的往返于伦敦滑铁卢(Waterloo)车站和苏必顿(Surbiton)站之间的数百量火车被取消,造成了数万名乘客的滞留。对此,SWR方表示这是由于Network Rail公司承接的维修工程超时所致。此外,往返于东克罗伊登(East Croydon)站和伦敦维多利亚(London Victoria)站的南方铁路(Southern services)线路也因维修超时问题而中断。

根据Network Rail官方说明,原本在汉普顿宫(Hampton Court)附近的维修工作应于当地时间早上四点半完成,但在连夜赶工后直至早上八点仍未结束,而最终导致铁路于当天上午十点才开始运营。虽然铁路服务开始运行,但时间表也被完全打乱。根据铁路信息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当地时间早上10时45分,有近269辆车次被取消或延误超过30分钟。

然而,如此大规模的铁路混乱并非今年第一次,火车不准点也成了英国乘客常谈的话题。英国铁路混乱究竟有多严重?到底缘何造成火车延误/取消率高达50%?铁路弊端频繁暴露,究竟应该是谁来买单?

记者 陈逸茹

延误或取消已成家常便饭 乘客叫苦不迭

英国铁路的“混乱”不仅对群众来说已然是家常便饭,就连王室成员也深受其苦。早在今年1月,哈里王子和梅根王妃在搭乘火车前往卡迪夫出访时,因为铁路上一段有故障的接头而被迫从快线移到慢线上,导致了他们比原计划晚了1小时才抵达卡迪夫。而哈里在谈及此次延误时也用了“Blame the trains”(都怪火车)这样的字眼。

根据英国铁路监管办公室(ORR)发布的列车准点的数据来看,2018-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计划运行190万辆车次;其中有75,000辆车次被取消;在计划时间5分钟内到达目的地的火车或在10分钟内到达目的地的长途火车(以下简称PPM)占比为87%;被取消或延误30分钟的火车(以下简称CASL)占比为4.4%;而在过去的12个月中的PPM为86.9;CASL则为4.2%。

此外,根据消费者组织Which?发布的另一份数据来看,2018年1月至9月,伦敦几个客流量较大的车站的火车延误率均在40%以上;伦敦以外的几个著名城市的火车延误率基本保持在50%以上,其中Birmingham New street、Gatwick Airport和York达到了60%,而Manchester Oxford Rd更是达到接近70%的延误率。

记者浏览了推特上面有关“铁路混乱”话题的评论,发现乘客们经历过的火车延迟或取消的理由五花八门:有人卧轨、乘客不小心掉近铁轨、司机行驶方向错误、车站信号中断、火车电力用尽停在中间、过热天气导致铁轨膨胀等等。

一位经常通勤于伯明翰、米尔顿凯恩斯和伦敦三地的上班族王女士告诉记者,这两年,在通行总时不超过一个半小时的行程中,她至少经历过10余次晚点一个小时以上的情况,半个小时的延误更是家常便饭。“现在基本上就是,只要坐火车,我给朋友或者家人发信息的内容就是火车晚点了多久。”

铁路设施陈旧 运营缺乏计划

目前,英国铁路设施陈旧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英国北方IPPR智库主任ED Cox(考克斯)曾公开批评说到“英国的铁路系统比其他发达国家都要老旧,尤其是在北方地区,甚至会出现‘车外下大雨,车里下小雨’的现象,这简直是国家的耻辱!”

而针对铁路设施老化的现象,英国多家铁路公司试图通过升级铁路设施,购买新列车、培训新司机来解决这一问题。然而在实施的过程中,诸多弊端却是逐一展现。

在此次的滑铁卢车站事件发生后,独立监管机构Transport Focus的首席执行官史密斯(Anthony Smith)表示虽然铁路需要进行工程改进,但这一变动并没有提前通知,这是不能接受的。

事件反应了英国火车运营缺乏计划和服务差的问题,类似的情况于今年五月也曾发生过。当时北方铁路和GTR均因实行新的列车时刻表而导致大量列车晚点甚至取消。曼彻斯特、兰开夏郡以及英格兰湖区等地的市民出行受到严重影响。铁路运行的混乱引发市民强烈不满。有网友表示,铁路公司在修改时刻表或取消列车后没及时通知旅客,更过分的是他们事后应对问题的态度十分敷衍。还有人说,对铁路公司来说,就连制定应急时刻表都很困难,“他们根本没法运营铁路”。

对此《卫报》撰文表示为了进一步升级英国铁路设施,英国的列车时刻表每年都会有微小变化,但出现这一混乱则是因为缺乏计划,以及训练有素的司机数量不足。工会也作出了类似的评论。工会表示,他们在去年夏天就建议铁路公司开始培训新的司机,但是铁路公司直到今年2月才开始着手这一事件。

问责缺失 出了问题才解决

英国铁路监管办公室(ORR)主席格莱斯特(Stephen Glaister)教授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英国的铁路工人有一个传统,就是在问题发生时才解决问题。

“在规划时间表的过程中,他们有一种自满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导致了他们并未在规定的期限解决好事情,以至于运营商没有时间在当天提供适当的服务。”

此外,除去铁路公司自身的因素,ORR将5月份造成英国铁路严重中断,时刻表混乱的原因归咎为缺乏“责任和义务”,即缺乏问责制。事实上,随着英国铁路引入私有化,政府为了防止出现一家做大而引入了市场竞争模式,将铁路系统分割成多个经营实体,结果却是形成了多头管理,责任难以落实。

ORR表示,Network Rail处于规避风险的最佳位置,但却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GTR和北方铁路都没有准备好应对由此产生的混乱,也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向乘客提供准确的信息;运输署和ORR本身更是未能尽到监管业界的职责。

另一方面,英国交通部长克里斯·格雷林(Chris Grayling)也在“洗手”。他对发生的一切混乱坚称:“我不经营铁路”。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今日”节目中他明确表示,问题发生在整个铁路系统,他的职责只是“确保不再发生这种情况”。

BBC交通通讯员伯里奇(Tom Burridge)对此评论到,英国铁路系统固有的弱点即没有任何一个实体或个人处于全面控制之下。北方铁路和Govia Thameslink时间表的复杂变动所造成的混乱是几个月来系统性失败的结果。但是,随着Network Rail和Govia Thameslink在推出新时间表的过程中都出现了问题,但却没有人指出这其中存在的风险和可能出现的严重错误。事后的多方“开会”也只是互相推卸责任的游戏。

铁路国有化能解决所有问题?

就在本周滑铁卢车站事件发生后,英国铁路秘书长米克·卡什(Mick Cash)公开表态此次滑铁卢车站的混乱只是英国私有化铁路支离破碎和分裂的又一例子。

他说,不止西南铁路陷入混乱,北方铁路也因列车短缺而大规模取消车次。这进一步证实了目前的铁路问题已然是一场全国性的危机。随着Arriva Rail North和西南铁路公司都在削减人员和预算以增加利润,造成这一乱象不足为奇。

对此,卡什呼吁铁路必须重新回归国有化。“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再融合和连贯的铁路系统,铁路运营的所有要素都需要在一个国有化的框架内协同工作,以投资而不是盘剥作为口号。”

事实上,英国主要的铁路公司在1948年实行国有化,由英国铁路委员会统一管理。随后,由于其他运输方式的不断发展,铁路运输的市场份额逐年下降,为了减轻政府的财政包袱,1993年,铁路又重新私有化。

然而实行铁路国有化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爱丁堡龙比亚大学乔纳考伊(Jonathan Coy)博士表示,“对于整个欧洲来说,国有化都不能解决目前铁路存在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欧洲有越来越多的私营部门开始介入火车运营服务。”

虽说工党希望将这个行业国有化,但格雷林先生也曾对BBC透露到,这不是关于所有权,而是关于体制的问题。而铁路系统的诸多弊端源于不合理的铁路运营体制。

评论员克拉克(ROSS CLARK)在滑铁卢车站事件发生后不久,就在《电报》公开撰文对现有的铁路运营体制进行抨击。他表示 “即使长期未能按时完成施工的问题,Network Rail仍在向高层支付奖金;另一方面,私营铁路公司也无情地利用他们的垄断地位来提高票价;至于铁路工会,他们为火车司机赢得了高达7万英镑的工资,使他们进入收入前5%的阶级,但他们却还在使用他们的权力来破坏铁路系统。”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