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真实版?八座“毒城”人畜勿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这世上有很多废弃的城镇,在那里,现代化的民房和基础设施都爬满了落败和荒芜。可能是因为一场瘟疫、一次“生化危机”,原本生活在此的人决定撤离……

多年后重新探访废弃城镇是一项冒险活动,你必须时刻警惕摇摇欲倒的危楼,要避开准备射杀入侵者的“守卫”……今天,八座最危险的毒物废城给你们看一下。

(注:珍爱生命,请不要前去探访。)

西澳大利亚:惠特农(Wittenoom, WesternAustralia)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惠特农因采矿业而逐渐繁荣。那里的矿山蕴藏了丰富的青石棉资源。青石棉粉尘被矿工吸入体内,也粘在他们的衣服上被带回镇子。

青石棉会危害人体健康(比如引发石棉肺和间皮瘤),政府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发出警告,但是惠特农的采矿活动仍未间断。政府在1978年终于出台政策着手干预,逐步减少城镇人口活动,并出资购买居民房产,鼓励他们搬出惠特农。到1993年时,邮局、护士站、学校和机场均已全部关闭。这个城镇的名字最终也从地图上消失了。在采矿时期,共有两万居民生活在惠特农,其中约计有两千人死于跟石棉有关的疾病。

惠特农的废弃咖啡馆,建筑风格将其矿业城市本质暴露无遗。

现在有多危险?从西澳大利亚土地信息部门提供的数据来看,含有青石棉的废矿从采矿场一直向下游延伸,总长度达到数公里。在过去若干年中,废矿一直受到水流侵蚀,青石棉也随之扩散开来。政府不主张游客前往惠特农。但截至去年为止,惠特农仍未被完全废弃。西澳大利亚政府一直想把住在那里的最后几家“钉子户”弄出去,但至少有一位地质学家表示,该地区的石棉水平已经降到安全线以下。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皮丘(Picher, Oklahoma)

出产铅、锌的采矿小镇皮丘位于焦油河地区(The Tar Creek),在1983年被确定为“超级基金污染场址”。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皮丘有三分之一儿童血液铅含量超标,可能引发神经认知问题。(皮丘学校董事会成员表示,不管教师和校董事会如何努力,大量学生仍然在学习方面感到困难。)但这还不是最终促成皮丘居民大规模外迁的原因。200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采矿作业,皮丘的地面随时都可能发生地陷。也确实有一名司机驾车掉入地陷产生的大坑,最后不幸身亡。这一悲剧事件促使联邦政府出资支援当地居民搬迁。到2011年时,只有6户居民和1家公司仍然固守皮丘。

皮丘镇路边的标牌已经锈迹斑斑,便利店空无一人。

现在有多危险?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皮丘都不适合人类居住。小镇正在被逐步拆除。一旦清理工作完成,皮丘的土地所有权很可能会被转移给原住民夸保人(Quapaw)——在采矿工人进驻之前,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夸保人现在计划把这一区域变成湿地。焦油河地区还有其他许多城镇也已成为废墟,比如堪萨斯州的特里斯(Treece),以及俄克拉荷马的卡丹(Cardin)。

美国密苏里州:时代河滩(Times Beach,Missouri)

在上世纪70年代,时代河滩出现了严重的扬尘问题。管理者遂雇佣废料搬运工罗素?布里斯(Russell Bliss),用工业废油给路面打油。但问题是布里斯还接了另一单生意:清理六氯酚废料——它也是剧毒除草剂“橙剂”(Agent Orange)的成分。事后布里斯声称,他并不知道自己使用的废油中含有毒性极高的二噁英,在1982年梅勒梅克河淹过时代河滩之后,美国环保局宣布,此地的二噁英浓度已经达到安全水平的100倍,要求全部居民即刻撤离。里根总统特别成立了二噁英专案组。数月之后,环保局宣布买下这里全部居民的房产。

时代河滩路边杂草丛生,街头的涂鸦写着“二噁英”。

现在有多危险?现在这里已经相当安全了,不过镇上的大部分建筑物都已不复存在。美国环保局启动了大规模二噁英清理行动。时代河滩过去所在的地方,如今已成为66号国家公园。它留下的唯一建筑物,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客栈。这座客栈在清理行动中曾被用作美国环保局分部。

也曾有人提出质疑:时代河滩当年的紧急疏散究竟是否必要?意大利的塞维索(Seveso)也发生过一起化学污染事件,当地居民接触的二噁英水平比时代河滩还要高,但是塞维索最后并没有成为废城。二噁英污染究竟有多危险?虽然清理工作已经结束,但是研究工作仍在继续。

美国德克萨斯州:布里奥污染区(Brio ToxicNeighborhood, Texas)

布里奥炼油厂(Brio Refinery Site)位于德克萨斯州哈里斯县,在1982年布里奥炼油厂宣布破产之前,那里曾经拥有众多化工企业。未经处理的石油和工业废料被埋入土坑,随后渗入地下水,流往附近地区。污染物引发了白血病、出生缺陷和多种罕见疾病。

1992年,6家化工企业和1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同意为生活在污染区的700名儿童支付大学费用。虽然布里奥污染区的大部分建筑物均已拆除,但在废弃的弗兰斯伍德(Friendswood)南湾(Southbend)一带,仍有部分房屋被保留下来。

下水道快要被荒草吞没了。

现在有多危险?美国环保局在这里安装了一道深达地下45英尺(约14米)的粘土屏障,以隔绝炼油厂污染物。但监测井在2010年时发现,炼油厂污染物已经渗透到50英尺(约15米)以下。环保局虽然已经把布里奥污染区移出了国家优先整治名单,但仍对它继续实施监测。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新爱德里亚(New Idria,California)

新爱德里亚之所以会成为废城,并非因为环境问题。在新爱德里亚水银矿业公司(the New Idria Quicksilver Mining Company)于1972年倒闭之后,当地居民也很快离开此地。不过新爱德里亚和其他矿业城镇一样,都面临严重的环境危机:水银径流和短纤石棉不断渗出本地的天然岩层。

水银开采的废液使得地表水变成了铁锈色。

现在有多危险?2011年,美国环保局把这座标志性的毒物废城列为“超级基金污染场址”。《兰德?麦克纳利道路地图集》(the Rand McNally Road Atlas)也发出警告,称新爱德里亚南部地区为“石棉危险区”。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森特勒利亚(Centralia,Pennsylvania)

最具视觉冲击力的的环境灾难,无疑是森特勒利亚的地下煤火——它已经熊熊燃烧了50年。没人能够确定是什么点燃了大火。它很快就开始在巨大的煤矿中肆意燃烧。街道因燃烧产生的热气而扭曲变形,大量毒素随熊熊烈焰喷入大气。一名居民掉进了忽然出现在他家后院的天坑,里面的一氧化碳含量足以致人死命。搬迁工作于1984年拉开序幕,大部分居民都接受了政府的条件,在获得经济补偿后迁离此地,森特勒利亚遂成为一座真正的废城。

森特勒利亚开裂的路面上蒸汽腾腾,下面是燃烧的无烟煤。

现在有多危险?大批参观者慕名前来,还有少数钉子户得到居留许可,但是森特勒利亚似乎不大可能迎来新的居民了。邻城拜尼维尔(Byrnesville)也受到森特勒利亚大火波及,终成一片废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大火都会不停释放有毒气体;森特勒利亚地下的煤矿,还足够再燃烧250年。

乌克兰:普里皮亚季(Pripyat, Ukraine)

普里皮亚季大概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污染区了。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后,普里皮亚季居民被紧急疏散。在灾难发生之前,普里皮亚季拥有49400位居民。它现在虽已成为废城,但仍然是一座宏伟壮丽的城市。大量游客和摄影师慕名前来,造访那些摇摇欲倒的危房,里面还散落着居民撤离时遗留的私人物品;当然还有它那座标志性的游乐园。

普里皮亚季的公共游泳池已经完全无法修复。

现在有多危险?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很久了,普里皮亚季的核辐射水平也已经大幅下降。不少旅游公司嗅到商机,开发出“切尔诺贝利异化区”(Chernobyl Alienation Zone)旅游项目。但是摇摇欲倒的危房可能会给游人带来新的威胁。在普里皮亚季周边城市,仍有许多居民在和灾难相关疾病斗争。

日本:福岛隔离区(FukushimaExclusion Zone)

那场发生于2011年的惨烈地震震垮了福岛核电站,迫使周边居民离开家园。位于12英里隔离区内的诸多城镇遂成为一座废城。居民楼和商业建筑依然耸立在地震废墟之上,构成一座“现代化”的废城。

大熊町的街头空无一人,附近鸵鸟农场逃逸出来的一只鸵鸟在街上游荡。这些鸵鸟主要以残留的干制宠物粮为食。

现在有多危险?虽然世界卫生组织在2013年发表报告,声称福岛现在的致癌风险很低,但是日本政府仍和浪江町市一道,积极采取预防措施。居民可以在拿到特殊许可之后重返家园,但不能留在那里过夜。

这些触目惊心的毒城时刻警醒着人类对自然环境须心怀敬畏,更应对环境保护人人尽一份力.

远离危险和伤害,

出行就应安全自在,

让欧美嘉与你随行~

省心更省力!

数百条旅游线路总有一条适合您!

查询预定一键到位!

来源:欧美嘉旅游集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