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中国,中国在世界” ——专访“中国改革友谊奖章”获得者、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主席佩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主席佩里(Stephen Perry),是一位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也是积极的参与者。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佩里先生也因对中英经贸人文交流做出的贡献,而获得中国政府颁发的“中国改革友谊奖章”。作为10位国际友人之一,佩里是唯一获得该奖项的英国人。

在英国,凡是在与中国贸易和商业有关的场合中,总是能见到佩里的身影。记者曾多次听到佩里先生在公开场合的演讲,他也常提及其父杰克·佩里(Jack Perry)为中国改革开放做出的努力。

1月14日早上,我来到佩里先生位于西伦敦的家中,与他做了这一期具有特别意义的专访。佩里先生幽默生动的叙述,带我穿越时间长廊,回顾了他和父亲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故事。采访时,佩里带我参观了他的工作室兼书房,摆放在桌上的奖章首先映入眼帘,两大排书架上赫然摆满了有关中国的书籍。

记者 杜雨嘉

始于父辈的破冰精神

老佩里先生曾是伦敦进出口公司(London Export Corporation,LEC)的创始人,48家集团早期主席、现任主席佩里的父亲。他为帮助新中国重新打开与欧洲贸易的大门、有效打破由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针对中国的贸易禁运行为做出了卓越贡献。

佩里回忆说,他的父亲是在朋友李约瑟(Joseph Needham,著有《中国科学技术史》,对中西文化交流产生深远影响)的引荐下,于剑桥结识了时任周恩来首席代表的冀朝鼎。之后,冀朝鼎和李约瑟邀请老佩里共进晚餐,并希望他帮助中国重新建立与欧洲的贸易往来。佩里说,他们觉得父亲是最合适的人选。晚餐后,老佩里先生和妻子商量后便决定担此重任。

1952年六月,老佩里先生在伦敦成立了LEC,由此奠定了英国和中国贸易的基础。最初,LEC只做羊绒、衣物、丝绸等方面的进出口生意。

1953年,老佩里先生和LEC的同事,以及其他重要人物一起组织了破冰者俱乐部,并率领48名英国商人前往北京进行贸易活动。史上称这次中国行为“破冰之旅”,这群破冰者在结束为期10天的访华后,与中国签署了1800万英镑的国际贸易协定。

1954年,为了与中国进行更多的贸易活动,LEC更名为British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Trade 48 Group Club,并于1991年最后更名为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

佩里对父亲的工作从小就耳濡目染,在17岁时就开始协助工作。1971年夏天,佩里和父亲到中国参加商业部会议,中国希望他们赴美购买三种主要商品,以此来打破中美贸易的坚冰。

由于老佩里的身体原因,最终,佩里代替父亲和其他商业人士一同前往美国,并在1972年4月底达成中美贸易协定。也是从那时,他真正融入角色,成为一名破冰者。

此后的40余年中,佩里先后到访中国200多次,承袭了父亲的破冰精神。

两位佩里先生的首次访华经历

两位佩里先生先后在1953年和1972年首次到访中国。时隔20年,中国的面貌发生了变化,整个国家经历着从新生到重塑的过程。

在谈到父亲首次访华经历时,佩里感叹道:“那是一段非常艰苦的旅程。”

老佩里一共花了7天,从伦敦飞往香港,从香港乘船到澳门,再从澳门到北京。在那个湿热、没有空调的环境下,一切都很艰难。

佩里还向记者讲述了老佩里凌晨2点乘坐轮船去往澳门的故事。

在破旧的轮船上,至少拥挤了两、三千人,上船后,这位英国绅士根本不知如何下脚。但随即他便发现,前甲板上特地为他留出了一块空地,中间还摆放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而无论周围如何拥挤,所有人都尽量给这个外国人腾出地方。但老佩里却因此感到非常不舒服,因为他并不想让自己享有优待。

当为老佩里准备好食物端上桌时,他曾一度难以下咽。他告诉冀朝鼎:“我吃不下,每个人都很饿,而这些人比我更需要食物。”冀朝鼎说:“不,他们是中国人,他们想让客人感受到被尊重,他们并不想要你的食物。”

佩里先生感叹道,这是老佩里第一次感受到中国文化,和英国不一样的文化体验。

佩里接着调侃地说:“相信那时候的父亲是非常激动和兴奋的,尤其是在三天之后终于可以洗澡了。”

我问道:“当您知道父亲要去中国,有何感受?”

佩里马上告诉我,当时才5岁的他并不了解中国在哪里,但是他却清楚的记得从家里到机场的路线。他说:“直到现在,我还是可以描绘出到机场旅途中的画面,这也是我和父亲的独特联系。”

1972年,佩里先生第一次去了中国。在他眼中,当时的中国与父亲1952年访华时完全不一样了。社会制度和秩序被建立起来,所有产业都掌控在国家手中,没有私营企业,实行公社制度。他说:“那时的中国比较呆板,并不灵活,但是非常值得信赖,如果承诺了,就一定会兑现。”

“那时候的中国大多没有空调和暖气,在北京看不到很多汽车,更多的是自行车。人们也总是盯着外国人看,就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

佩里回忆,自己曾和美国考察团的一位女士散步到紫禁城,因为她有一头白色的长发,人们总是盯着她看,就像看到了外国版的白毛女一样。

佩里说,1952年父亲见到的中国正在经历所有新国家都会面临的问题,充斥着饥饿、贫穷以及诱惑?。而在佩里的首次访华经历中,中国正在被重塑(Rebuild)、依然贫穷(Poor),但是,是专注的(Focused)。

因和中国关系过密遭孤立

上世纪5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政治、军事和经济上对新中国施压,禁止与中国有任何贸易往来。同时,美国还宣布对中国实行全面禁运,并禁止一切在美国注册的船只进入中国大陆港口。凡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人都会被敌对。

老佩里先生作为推动中英贸易的先行者,曾被一度被西方经济学家们指责,说他是背叛者。

当佩里讲述他和父亲,甚至是自己的孩子在学校也曾遭到过孤立的经历时,他不再是侃侃而谈,而是若有所思,在叹息中透露着些许无奈。但叙述完,他坦然而坚定地告诉我:“一旦你做出决定,这就是你的生活,你必须要面对。”

佩里说:“很多资本家和政治上的敌对势力,都认为共产主义有巨大威胁。当时,马克思的言论是共产主义者准备用暴力取代资本家,而资本家对此非常害怕。相反的,资本家也试图摧毁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者也变得害怕资本家。”

说到这里,佩里停顿了一下,他说:“直到现在,还是会遭遇到被孤立的情况。”

“比如华为事件,在西方世界里,始终都有不相信中国的看法,他们认为中国要偷走一切,任何和中国亲近或者帮助中国的人都是坏的,我或者是我的父亲很容易成为被敌对的对象,也总是被调查。”

我不禁追问佩里如何看待孤立,是否曾让他产生过退却的想法。佩里当即用一个生动的例子回应我,很恰当。

他说:“我有一位一起工作了30多年的同事,他在16岁因癌症而失去一只腿。但他是个好人,很聪明,也受过高等教育。但是,人们常问我他是如何应对一只腿的生活的?

我反问你是什么意思呢?他就是这样应对一切,他人很好,一切都很正常,这就是人生。”

佩里先生获得的中国改革友谊奖章和证书

和中国领导人的故事

作为破冰者,佩里先生的父亲与第一代和第二代中国领导人都有过接触,而佩里则曾先后有见过第三代、第四代和第五代中国领导人。佩里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感觉最特别的领导人,就是中国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佩里曾和他有过三次会面,分别在2016年,2018年10月,和2018年12月。

佩里是在第一次见到习近平后,开始关注他的生平故事。习近平曾说,文化大革命并不完全是坏的。佩里认为经过上山下乡的艰苦历练,习近平才真正知道中国人所经历的一切困苦,并关心着中国的一切。

更有意思的是,佩里认为习近平是一位哲学家,是非同寻常的人,因为他从自己的实践中得到哲理。

佩里进一步解释道:“如果你阅读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者一带一路战略,你会意识到,这都基于他在陕西上山下乡的经历,他了解应该如何帮助中国普通人民群众,而不是只帮助资本家和私营企业,或是国家企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非常特别的哲学理论,很多人并不理解,它致力于消除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中的矛盾。”

正在等待接班人

谈到未来,佩里说,一切可都说不准。

回顾过去12个月,中国政府再度找到48家集团,帮助中国再度打开市场。佩里猜想,他们对48家集团仍有信任,就像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一样应当被传承。48家集团俱乐部将继续致力于增进同中国的交流与合作。

我问道:“谁会接管48家集团的重任?”

佩里说:“我确实正在等待一个人来接替我。”

佩里和妻子育有四个孩子,但他并不想强迫孩子们来接任,除非他们自愿。他希望等到那个有热情,并且合适的人。

然而,他也表明目前处在困难时刻,因美国一系列事件的影响,很多欧洲年轻人对中国都持有消极的态度。佩里说自己在电视上也看到过许多年轻人对中国有消极态度的采访。

他说:“如果媒体一直在传达消极的信息,就更难有年轻人加入48家集团,在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只有Peter(Peter Nolan,英国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有深入研究,与佩里是好友)和自己。”

在提及脱欧的话题时,佩里斩钉截铁地说:“无疑,脱欧是一场灾难”。

“世界是由不同的贸易区组成,如果英国不身处其中任何一个,在世界上的话语权也就无足轻重。”

“然而,如果脱欧真的发生,这对中国和英国来说充满了机会,双方都应该以更积极的姿态去建立良好的贸易关系。”

2018年,习近平树立中国发展新方向,再度开放金融市场,允许外国资本进入金融服务和银行业等。佩里对此表示欢迎,他认为中国势必将融入世界,中国也只有真正的开放金融领域,才能应对国际竞争。

“世界在中国,中国在世界”,佩里说。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