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理轻文、学业竞争、毕业即失业……法国记者笔下的学生们,都在焦虑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近日,法国《世界报》就法国学生面临的升学和就业问题展开了调查。其中,类似难以进行准确的职业定位、重理轻文、学业竞争压力大、高学历底薪酬等问题,和中国的现状如出一辙。

孩子的职业定位愁坏父母?

地理学博士海伦(化名)分享了自己在学业职业规划上一步步向父母妥协的经历:

“父母要求我高考考理科,他们说这样我的人生会有更多的机会。可我不愿意,就故意让自己的数学成绩低于5/20分。这样一来,他们只好给我注册ES(经济与社会学的高考)。后来我想在大学选修社会学,却发现还是没什么机会。父母说‘人人都愿意学社会学,尤其是那些差生。’最终我就选择去学地理了。” 当然,对海伦来说,学业生涯的结局是美好的:虽然她成了地理教师和研究员,但主要负责地理学中的社会文化方向。

孩子的职业定位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许多家长会对此产生不理智的恐惧心理。根据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2017年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法国25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持续超过25%,其中持有本科文凭的年轻人的失业率为8.8%。严峻的就业形势让家长们会担心孩子一步走错就“毁了一辈子”。

另有一种理论称,职业定位对父母来说也算是一次精神上的宣泄。来自法国“学业择业指导”中心(Corep)的心理咨询师米西亚·碧娜荷(Myriam Pinard)说,每到这种时刻,父母就会追忆自己的童年,想起那些本来想做却没有机会去做终成遗憾的事情,这些也会促使他们对孩子学业职业规划进行干涉。

近年来,法国兴起了“学业择业指导”,这是一种针对个人未来规划(大学专业选择、职业规划等)进行专业评测、指导的新兴职业,旨在带领学生认识自己,并且走上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职业道路。这样的指导中心生意火爆,每年会接纳2500个家庭,指导费用可达1100欧元。

法国也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如今,法国的高中教育也存在着学科发展失衡的局面:理科占据主导地位,严重制约其他学科的发展。

《世界报》的调查显示,在法国高中生家长的群体里,文科生家长对子女的未来明显更加担忧,在他们看来,学习文科无异于给未来“判了死刑”。一位来自图卢兹的48岁的父亲称,他的大女儿在科学与数学方面非常有天赋,但最终选择考文科,“我们担心她以后的路会越来越窄。我实在不明白,我已经看到她的未来垮了。我想要和她好好沟通,告诉她未来还有那么多好职业在等她,但她还是一意孤行。”

除了家长之外,还有很多老师也会鼓励学生选择理科。“我的一个女儿学业非常优秀。她想选文不选理。她告诉我说自己以后既不想当工程师,也不想当医生。结果我们被她的主课老师叫过去,老师说如果我们不能说服自己的女儿放弃文科,至少要让她选择数学。”一位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家长对《世界报》说。

去年2月14日,法国教育部长布朗盖公布了高中毕业会考(BAC即“高考”)改革计划,这项计划将于2021年起实施。根据计划,新的高中毕业会考最终考试科目将只有四门笔试,包括法语、哲学和两门专业选修课,另外加上一门大型口试(Grand Oral)。此外,现行的普通类(General)高中毕业会考的文科、科学科和经济社会科(L、S、ES)的分科将被取消。   

“在很多家长眼里,文学课意义不大,因为它很难提供接触高等教育或者就业市场的机会。”“学业择业指导”中心的负责人索菲·布朗什(Sophie de Branche)分析说。据法国政府公布的高考改革计划,2021年法国全国范围内所有高中将会取消对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经济科学的分科。但在索菲看来,尽管分科会取消,但焦虑依旧存在。

精英家庭和工薪家庭的不同焦虑

安尼斯·亨利奥-范·桑顿(Agnès van Zanten)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员、巴黎政治大学的教师,她已经连续多年研究青年学生职业规划的策略问题。在她看来,法国目前的教育模式在逼学生们“背水一战”,根本没有失败重来的可能。

“一个人的最终学历的等级会影响他进入职场后的等级。所以最好能一开始就有一个高学历。所以有时候富裕的家庭看透了这一点,就会优先考虑让孩子考个学位——通常是学士学位,而并不在乎他学了什么内容。”

对于工薪家庭的孩子来说,在预科班高昂的花销经常使他们望而却步。20岁的莫安(Noâm)来自巴黎郊区,他为了准备文科高考而在巴黎市内的一家预科班进行了注册。在接受媒体LaZEP的采访时,他坦言这里生活艰难:“我的朋友告诉我预科班是为富人的子女准备的。这里一本书就要50欧,集体参观一次博物馆就要20欧,我的预算全搭进去了。”

在法国预科班注册本身并不需要费用,法国的高中生可以选择在高考之后进行为期两年的预科学习,再参加各大名校的入学考试。   

与此同时,这些孩子自己的家庭难以提供更多的职业规划指导。据“学业择业指导”中心的数据显示,工薪家庭中仅有25%的孩子会和父母讨论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这类差异也在某种程度上反过来加强了社会阶层的固化。

但和大多数人预想不一致的是,那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精英子女,也会面临隐形的压力。如果说工薪家庭的孩子需要考虑的是财力、人脉和眼界,那么对于那些精英子女来说,压力更多地来自父母的期待。“一定要做到最好”,这常常是这些子女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一位25岁的毕业生讲述了她的故事:“感谢父亲把压力和支持微妙地结合在一起,帮助我考入了巴黎政治学院。”从巴政毕业后,她在法国的大企业和大使馆分别做了几份实习。因为对职场感到“厌倦”,她想到了重新进行职业规划。“由于父亲的坚持,我开始考虑在商校读一个全日制研究生。”在被欧洲商学院(ESCP)录取之后,她感到父亲“非常失望”。身为医生的父亲希望她考取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或者如果她“非要留在法国”,至少也要去巴黎高等商学院(HEC)。

学业竞争与性别不平等

尽管法国的中学学习环境普遍宽松,但竞争一直存在。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这样的竞争也会变成一种进步的障碍,使得高中生产生焦虑。

来法国圣太田大学(Université de Saint-Étienne)的19岁学生阿米娜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从小,大家都预测说我以后会当工程师,建筑师,医生或者是律师。我爸妈让我去选理科,然后想让我参加法国医学第一年的公共课程(Paces)的学习,结果我考砸了。现在我开始学法律,同时在申请重回医学院。就算是出现了最糟糕的情况:我没办法学医,我依旧可以继续当律师。但这种骄傲和荣誉带来的压力要碾碎我了。”

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期待尤其会使女性产生压力。30多岁的玛丽昂回忆自己在巴黎综合理工学院(Polytechnique)的经历时坦言,尽管自己在外省的高中有不错的成绩,却依旧没什么自信。巴黎综合理工学院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论文资助,人际网络,团队工作,但她依旧出现了心理障碍。“后来我在很多年轻的女性身上都找到了这种女性常有的自我怀疑。”

《世界报》数据显示,在法国,理工学科女性毕业生仅占总数的30%。尽管参加理工科预科班的女性占总人数的一半,但只有十分之一可以被最终录取。2016年被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录取的女性仅为总人数的15%。反之,在辅助医学和社会学的领域中,女性的比例达到85%。

硕士学位鄙视链

来自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社会学家巴黎路易·肖伟尔(Louis Chauvel)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持有不同类型硕士文凭的毕业生们融入就业市场的程度还是有着明显的差异,大多数硕士毕业生难以融入就业市场,并因此产生焦虑。

肖伟尔说,焦虑产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目前法国就业市场已经饱和。近三十年来,法国高学历应届毕业生数量和就业岗位数量越来越不成正比,唯一不用担心工作的可能只有那些“名校(grandes écoles)和商学院的精英们”。这些学校会定期组织校友交流,为准毕业生建立人脉,也会鼓励学生会选择去魁北克、英国或者德国修双学位,拓宽就业选择。

据了解,只有少数高校(如医学院)会给准毕业生直接提供就业岗位。对其他学生来说,在校内拥有优异的成绩并不能保证可以找到满意的实习,更无法帮助自己在就业市场准确定位。在象牙塔内生活太久之后,一方面学生会对工作的期望过高,另一方面他们对特定职业的了解也会越来越匮乏,结果就是在踏进职场的瞬间“内心涌起一阵失望”。

虽然法国的医学院会给就业生提供健康医疗专业的就业岗位,但进入医学院的名额和毕业分配的岗位数量都非常有限。去年9月18日,马克龙总统公布法国医疗制度改革计划,其要点为2022年以前在医疗部门投资34亿欧元,加强医疗服务,以及于2020年取消医学院的“入学人数限制”。     

此外,薪酬过低也是焦虑的另一个原因。欧洲统计局(Eurostat)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法国24-29的年轻人中,有43%的人称自己每个月入不敷出,而德国情况相似的年轻人只有不到10%。

究其原因,法国的年轻人一旦脱离父母的经济支持,立刻会感到生存变得十分艰难。抛去高额的房租,剩下的钱仅用于“基本生存”。《世界报》评论称,高学历职场新手的生存现状滋生了法国的整体悲观情绪,“家长们千方百计让孩子获得高学历以求‘脱贫’,可最终后者也没能逃脱法国社会经济的倒退。”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