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明星与国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这几天读者都被歌星孙楠的新闻吸引了:放弃北京豪宅不住,孙楠一家搬到了三线城市徐州,住上了月租700元人民币的房子,颇有远离物质诱惑、追寻生命真谛的意味,对于在经济大潮中随波逐流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构成了极具感召力的画面。报道透露的更重要的信息是:孙楠夫妻俩之所以选择在徐州生活,是为了向孩子教授国学,让这个“孟母三迁”的新故事具有了传统文化加持的深厚背景。

问题是:孙楠夫妻所倡导的“国学”是什么?这种教育方式是否值得提倡?

且不说在徐州这是否还能以700元的低廉价格租一间能容纳一家六口生活的房子——网友已经质疑说“虽然徐州不属于一二线城市,但七百块一个月,也是无论如何租不到这么好的房子的。” 还有网友爆料,“孙楠仅在徐州当地就购买了不少房产,住租来的房子,恐怕只是为了和‘安贫乐道’的人设相匹配。”

其实对中国国情了解的人都明白,徐州和北京的差别,只是公共资源的多与少、优与劣的区别,随着大规模城市化,从生活便利和城市开发角度,其实很多地方都差不太多。从刷屏的那篇文章看,“到徐州去”并非仅仅是改善孙楠一家的生活方式的终极目标,他们的真正用意是为了孩子的教育,换言之,用所谓国学教育代替现代教育。潘蔚说,“我们是重组家庭,孙楠之前有两个孩子,我也有一个。孩子的教育问题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问题。”他们尝试给孩子上国际学校和名校,但是“效果不好”,至此文章道出了孙楠搬迁徐州的真正原因,“也就10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决定搬家了,从北京搬到徐州,那里有一所创办了28年的传统文化学校。”

眼尖网友发现,原来,孙楠夫妇的搬家秀,只是在为一所名叫“华夏学宫”的所谓国学研究机构打call。而根据爆料,孙楠夫妇入股了这所国学学校,才会从自己到孩子都这么推崇:“华夏学宫”的网站上,正在宣传潘蔚的新书;孙楠近年的商业活动很多都跟“国学”项目有关,显示他们跟徐州的这所国学机构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商业联系。

接受国学教育国学就能一劳永逸解决孩子的终身教育问题?这当然是令人怀疑的。即便回到孙楠所倡导的国学教育的具体内容来看,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就像孙楠2017年接受北京报纸采访说的,他四岁的女儿会背《孝经》;潘蔚对教授女孩子的“女红”十分推崇;潘蔚说,孩子去洗手间回来,也能念一句“便溺回,辄净手”,与人发生争执也会说“道人善,即是善”——这些只言片语透露的信息构成了孙楠所倡导和参与的国学教育的基本底色。

专栏作家叶克飞在腾讯大家发文判断:很显然,孙楠夫妇对国学的推崇还停留在传统蒙学的基础上,《弟子规》就是底色。至于成果,就是希望孩子“懂规矩”。但问题是传统蒙学根本没什么启蒙作用,只有蒙蔽作用。

叶克飞更断言:《弟子规》是当下各种少年国学班中必读的“经典”,但它不过是一个古代版行为规范,而且诞生于奴性最深、对人性摧残最烈的清代,并没有提供任何独立思考的空间。不但与现代意识格格不入,甚至和儒家思想本身也格格不入,可算是挂羊头卖狗肉。

叶克飞还分析了中国社会的一个普遍现象:中国父母喜欢维护自己的权威,所以“希望重拾‘国学’,让孩子乖乖听话。但他们理解的‘国学’却是彻头彻尾的伪国学”。

我无意评判国学的真伪问题。实际上这些年所谓“国学教育”在中国的“复活”反映出一种集体心理诉求,每逢社会经济和思想发生碰撞变动的时候,必然有声音倡导从古籍中寻求解决方案,对传统文化功能再发现,这个浪潮从来没有停止过。特别是中国近四十年来翻天覆地的经济革命,在教育领域体现为:传统教育受到西式教育体系的冲击洗礼,培养什么样的孩子和人才、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培养,构成了中国家长的集体困惑和痛点,其背后则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实际上传统文化其本身不害人,它们的诞生也只是符合了当时的社会现实需要。时过境迁,如果再用“三从四德”、“尊贵高下”这些东西来教育今天这个时代的孩子,已经明显落伍了。教育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工程,现代教育理念应该让孩子成为一个健全的人,这是非常难的事情,仅仅靠古籍小册子的几句话很难做到这一点。如果理解了这些,我们也许会对孙楠搬迁背后蕴含的商业考量保持清醒。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