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家庭学校的践行者Liubov Brooks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记者 蔡安洁

当众多英国家长在纠结选择何种类型学校的时候,有一批勇敢的家长选择了Homeschooling(家庭学校)。家庭学校顾名思义,是指父母在家中为孩子提供教育,通过 “因材施教”提供适孩子的学习方式和内容。

家长选择Homeschooling的原因有很多:例如孩子天资聪颖,而学校的教育拖慢了孩子的进度;家长对学校环境和师资不满;家长希望给孩子基础扎实的道德或宗教教育;孩子身体较弱或在校受到严重欺侮;家长的职业需要长期出差,为了让一家人长期能在一起;孩子在某一方面有突出特长,家长希望能发展该专长等。

去年,BBC的一篇新闻展示了家庭学校的发展趋势:Homeschooling in the UK increases 40% over three years (英国的家庭学校在三年内增长了40%),2016-2017年间,英国在家接受教育的人次达到四万八千人,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选择这种充满自主灵活的教育方式。根据报道,英国家庭学校比例最高的地区在怀特岛(Isle of Wight),可能与当地大量被英国教育局评为“Inadequate”(水平不足)的学校有关。家长对学校质量的不满成为选择在家教育的重要原因。

孩子们和爸爸的早餐时间

在家对子女进行全日制的教育是一件艰辛而具有挑战的任务。家长需要具备全职进行教学的时间和精力、教授多种学科的能力、以及无比自律的时间管理能力。在家制定的课表反应了不同孩子的特点,除了英语、数学、科学、写作和历史等必修课程,还有不少特色课程。例如,关注经典教育的家庭进行拉丁语、希腊语或希伯来语的学习,有艺术专长的家庭用大量时间学习不同的乐器、歌唱和绘画。

为了深度了解这种教育模式背后的故事,记者采访了家庭学校的践行者Liubov Brooks。

Liubov Brooks与丈夫Ed Brooks在本科阶段相遇于牛津大学,两人有三个活波可爱的孩子,一家人生活在牛津。在旁人眼里,Liubov和Ed是一对“超人”夫妇:Liubov除了照顾一家人生活起居还要负责孩子们的教育,在接受采访时,她正在管理家里的扩建工程。Ed在去年夏天完成了牛津大学的神学博士学位; 他负责的Oxford Character Project项目,旨在帮助一流大学的毕业生用领导力为社会带来贡献;在高强度地参加国际会议的同时,他总能挤出时间进行马拉松训练,频频在多个国际马拉松赛事取得优异成绩。这对夫妇过的不是精致的“内向”生活,而是充满了“服侍”和“开放”精神的“外向”生活。他们是牛津St. Ebbe’s教堂积极的成员,热情地敞开自己的家门,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妈妈Liubov Brooks

记者:你们为什么选择家庭学校?

Liubov: 在开始家庭学校前,我阅读了很多美国博客。家庭学校在美国比英国更加盛行。我和Ed花了很多时间讨论了这个话题,最后下定决心的原因之一是想帮孩子们体验学习的快乐。学校学习中不可避免有测试和考试,人们误把测评结果当做了学校的目的。我觉得学习本身有更大的乐趣。选择在家接受教育并不意味着要贯穿整个教育阶段。我们的决定是先让孩子在家学习一年,因为孩子们的反馈很好,所以继续下来。

很多人的顾虑是家庭学校的孩子缺乏集体活动和社区氛围的滋养。教堂是我们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孩子们在教堂参加各种活动,也有很多朋友。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从来没有脱离过一个社区,家庭学校对他们社交方面的影响不是很大。

姐弟通过游戏学习地理知识

记者:你觉得常规的学校中缺少了什么?

Liubov: 每个学校不一样,每一位老师也不一样。对我而言,我想让孩子们享受年幼的快乐,享受学习的过程,了解他们在这个大世界里所处的位置。我觉得终身教育是必要的,三年前,我在开始家庭学校之后重新发现终身教育的意义。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非常重要。在散步或者阅读的过程中,我和孩子们会一起讨论问题,虽然很多问题我没有完美的答案,这个发掘的过程却是非常重要。

我自己在英国享受了优渥的教育资源。学校教育中的考试起到目标设定和激励的作用。我个人的体验是,在追求积累知识的过程中,孩子们死记硬背了很多第二天就会忘记的知识,教育本身的意义却被忽视。我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有不同的教育经历。

记者:个人经历和背景会影响你对孩子们的课程安排吗?

Liubov: 我在本科学习的是俄语、俄国文学、俄国电影和俄国建筑。不过,在孩子们的语言学习方面,我们选择的是法语和拉丁语。法语是英国学校通常学习的外语,市面上有大量法语儿童书籍,这样孩子们以后回归学校的时候就很容易适应。我是说俄语长大的,自然希望孩子们能保留一定的俄国文化传统,孩子们会读俄国童书,不过用的是英语。希望以后孩子们有机会可以学习俄语。

阅读在我们的课程中占着非常大的比例。我和Ed都是爱书人,家里到处都有书。Ed出版了一本有关科技对人性影响的书叫做Virtually Human: Flourishing In A Digital World,我们对书的热忱为孩子树立了榜样。

孩子们通过义卖自己做的蛋糕,为无家可归者募捐

记者:你觉得家庭学校的优势在哪里?

Liubov: 家庭学校可以定制孩子的学习内容,这种灵活性根据孩子的兴趣和进度安排课程。家庭学校激发了我对自然的兴趣,在自然间散步成了我们家庭重要的活动。我希望能借家庭学校向孩子们展示世界之美。

过去的三年里,我们全家充分使用早餐时间,一起朗诵圣经中的《诗篇》。Ed用上班前的时间给孩子们教拉丁语。我们非常珍惜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如果急着送孩子上学,这样的时间自然无法保证。

脱离了学校,孩子们没有了班级的概念,交的朋友就不限于相同的班级和年龄,他们视野也很开阔,这让我很欣慰。

记者:从孩子们的角度而言,家庭学校有哪些挑战呢?

Liubov: 孩子们听说要开始家庭学校的时候哭了三十秒,再听说要回到学校后又哭了三十秒,除此之外,他们就立刻进入了新的学习状态。孩子的适应能力很强,他们享受家庭学校的时光。Sophia 和Felix相差两岁,姐姐觉得弟弟应该在学习上的级别比自己低一些,然而两人在家学的是相同的内容,这种动态有些难把握。不过兄弟姐妹间的竞争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存在。

记者:你深受教育家Charlotte Mason的影响,为什么你觉得这个一百多年前的教育家让你充满了灵感?

Liubov: 我喜爱Charlotte Mason充满生命力的教育理念,她提倡让孩子接触经典文学作品和自然的奇妙,她给经典教育带来了新的生命。举个例子,她认为诗歌是孩子们获得学习乐趣的源泉。年幼的孩子们不需要学会分析和解剖诗歌,而是欣赏其中的多样性和喜剧悲剧元素。阅读经典文学或是朗诵诗歌是贯穿我们家庭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希望这个传统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孩子们火车上阅读

记者:你对孩子们未来的学习是怎样安排的?

Liubov: 经过三年的家庭学校教育,我们觉得是送老大和老二回学校的时候了。大女儿Sophia将在复活节后入学,我们正在安排儿子Felix的回校事宜,小女儿Alexa才三岁,我会让她在家学习一年,然后根据情况决定是否让她入学。

老大和老二走出了学校系统,度过了三年,又将回到系统,虽然我不能说他们为成为终身学习者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是他们已经打好了坚实的基础。女儿Sophia对我说,“妈妈,我们应该考虑建一所学校,你可以教这些课程,我可以教那些课程。”她的话让我觉得很暖心。

记者:能介绍一下你的热忱所在吗?

Liubov: 我对教育充满了热情。我热爱经典的文学作品和和精美的插画,希望能够发掘更多被读者忽视的经典之作。

我用创作博客的方式分享家庭学校的心得和经历,有趣的是,世界各地的读者最感兴趣的是我列出的书单。我喜欢选择“鲜活的书”与孩子们一起阅读,所谓“鲜活的书”是有养分的书,能让读者的生命更加充盈。

我也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分享家庭学校的点滴,展示除了传统学校教育之外的可能性。当然,我也意识到社交媒体会让观众产生“这个家庭过着完美生活”的错觉,只看到孩子们阅读、去美术馆和学习音乐的美好时刻,以为这就是家庭学校的全部。然而,真实的生活总有不如人意的地方,这是我们都不能忘记的。

Liubov的博客:https://classicallycurious.com/

Charlotte Mason理念的教育资源

https://simplycharlottemason.com/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