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我”的地盘,听谁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006与W

“我的地盘,听我的”是十数年前中国移动旗下一款名为“动感地带”的产品所主打的广告词,这句话不仅成功地为“动感地带”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的客户,成为为数不多能成功“输入”中国年轻人记忆体的商业广告。

这句话成功的关键就在于“我”这个字。对于大部分的80后、90后、00后,甚至10后,常常会被贴上“我世代”(Me Generation)的标签。

在中国新生代中,“我世代”的人物比比皆是。奥运游泳金牌得主孙杨,他只需用一句“I am King(我是王)”就轻松、霸气地回应媒体对他的质疑。再比方说,当年的“刘国梁事件”——身为国家乒乓球队总教练的刘国梁因为“被下课”而引发的张继科、马龙、许昕、樊振东等兵乓球选手以退赛的方式进行抗议。在那些“我世代”的球员看来,“我”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态度,即便因此而遭受处罚也在所不惜。

对于“我世代”这种凸显个性的做法在许多父母长辈,甚至是管理者的眼中看来,这就等同于是自私自利、任性妄为。也正因为此,管理者往往希望通过“修复”去改变“我世代“人群的意识形态,例如尝试去禁止或减少其特立独行的行为,又或是限制其过度个性化的要求。

这也是为何近来人们看到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现象”。在阿联酋举行的亚洲杯上,国足运动员皆以长袖打底在高温下踢球,而其原因要不是因为“保暖”,而是因为在赛事直播时需要遮掩纹身。当电视上出现“马赛克”或“止血贴”时,不是因为画面的暴力与血腥,而是因为男艺人的耳钉或是艺人们的纹身。

究竟如何对待这些“我世代”,尤其是那些佼佼者呢?首先,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大部分的竞争优胜者都可以说是具有一个“叛逆”的思维,因为只有打败惯例,才能打败前人。如果既想拥有世界一流的好手,可又要逼其遵守许多的繁文缛节,这难免不会有“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感觉。因此,不按常规出牌有时应给予适当的鼓励,而不是一味地全面禁止。

其次,每一个超级竞争者都有一个超级自恋的意识形态,有时这种意识形态还会延伸到其生活中。因此,一旦随意对其生活方式进行干预,其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打压”,对此其往往会以“消极怠工”的方式进行无声地抗议。就像英超的曼联球队,它在本赛季中截然不同的表现正是从直观上证明了两种处理“我世代”的后果:采取极权打压则得到打平或落败的赛果,采取理解与包容则得到七连胜的赛果。但理解与包容不代表没有规矩,而只是张弛有度。

最后,每个超级竞争者都有其表达自我的方式。常有人说葡萄牙国家队的前锋C罗都没有纹身,凭什么国足的球员能够纹身?可问题不在于谁更有资格去纹身,而是在于每个人用何种方式进行表达自我。正如梅西的方式就是纹身,但他只纹自己的家人。而对于“我世代”的绝对代表C罗来说,他的确没有纹身,但他要求每一位教练都必须公开承认队伍中没他不行,且他必须是球队当中的“灵魂人物”。对于崇尚集体主义的管理者来说,C罗显然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但即便如此,前曼联教练费格逊却可以让C罗做到“不废话,只踢球”。

如此说来,“我”的地盘,应该听谁的?或许,智慧与计谋才是真正的答案。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