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金矿的中国故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巴拉瑞特的疏芬山金矿博物馆,当史蒂文·科迪把金水倒进模具铸成金块、现场参观的中国游客发出阵阵惊叹时,他或许能感受到当年自己曾曾祖父工作时的心境。

科迪今年52岁,他的工作是在疏芬山金矿博物馆演示熔金。疏芬山是当地著名旅游景点,2018年全年游客超过70万人次,其中至少5万来自中国。

100多年前,这里同样吸引着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其中也包括中国人,当时他们都为淘金而来。科迪的曾曾祖父于1851年从爱尔兰到巴拉瑞特淘金,当时21岁。“他当年应该看到过中国人是怎么工作的。”科迪说。

2018年是中国人来到澳大利亚200周年。清朝统治后期国力每况愈下,不少中国人到国外谋生。1851年澳大利亚发现金矿的消息轰动世界,巴拉瑞特被称为“新金山”。不少中国劳工也跟随着当时的淘金潮来到巴拉瑞特。

“仅仅在巴拉瑞特,像疏芬山这样的金矿就有大约200个,最多的时候矿工人数达到4万,其中有1/4来自中国。”疏芬山市场与媒体部工作人员刘奕麟对记者说。

疏芬山金矿博物馆复原了当年中国矿工居住的一片帐篷营地。记者看到,每一顶小帐篷里有两张床,狭小的空间供两人居住,里面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饭碗、煤油灯等,还有矿工供奉了家里的先人牌位。当时大部分中国矿工来自广东,他们的居住地附近还有一座关帝庙。

“中国矿工更能吃苦。”刘奕麟说,中国矿工会在一些欧洲人放弃的井中继续挖掘,往往会有收获,欧洲淘金者也因此和中国矿工产生了矛盾。“中国人被集中在‘中国村’居住,由‘保护者’看管。名义上是保护,其实是限制他们去金矿的时间。”

然而有一件事改变了中欧矿工间的关系。刘奕麟说,由于饮食习惯问题,很多欧洲淘金者营养不良,而不少中国矿工为了降低生活成本自己种菜并出售,蔬菜让欧洲人营养更加平衡,身体状况得到很大改善。

在科迪先人的故事中,中国人“非常友善”。“我父亲那一辈人还见过中国人的菜园和集市,中国人送给他们的蔬菜比卖给他们的还要多。”

一些中国矿工后来回到故乡,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比如科迪姐夫的曾祖父。“我姐夫的曾祖父母都是中国人,姐夫的祖父后来娶了一位英国姑娘,他的母亲也是英国人,”科迪说,“姐夫和他儿子的外貌都可以看出中国人的样子,但他们已经不会讲汉语了,只知道自己姓氏的发音像‘唐’。”

科迪从去年开始学习汉语,已能与中国游客简单交流。虽然演示现场有3名华裔讲解员,但科迪还是希望多学一点汉语,亲口讲述那段历史。

“那段历史很应该被记住,”科迪说,“中国人曾经被不公正地对待,但是他们都是特别好的人。”

(据新华社电 白旭 潘翔越 周子寒)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1月28日第06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