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及欧盟,怎么就那么招移民和难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移民与难民,已成为当今最具争议的社会话题之一,也是欧盟面临的最大困境之一。数据显示,“老欧洲”正在继续老下去,解决办法之一就是增加人口,尽最大可能维持社会活力及经济生产力,与此同时,引进外国人可能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再者,在“引入”这一举措下,很多抵达欧盟的移民往往来自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因受教育程度、文化习俗、宗教背景不同可能会和欧盟各成员国的本地居民发生或大或小的冲突。因此,相当一部分欧洲人产生仇外心理。值此,我们不禁要问:西班牙至欧盟境内,移民和难民到底有多少?他们将被如何安置?

欧洲非政府组织在地中海对难民船只展开救援行动。(图片来源:埃菲通讯社)

欧洲人对移民和难民烦透了?

《拓展报》报道,欧盟近年热议的话题之一就是移民和难民人数的不断增加。几个月来,“数艘难民船只从被抛弃、被拒绝再到被援助”的新闻反复刊登在欧洲各大媒体上,他们真实的遭遇、经历似乎可以写成一部小说。欧洲各大非政府组织的人道关怀、各国政府接待政策的迥异,反复影响着欧盟对移民与难民的政策。

目前,在欧盟中,受移民与难民影响最大的国家很多。比如,意大利严肃表示拒绝接收更多移民;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关闭边界拒绝从东欧涌进的难民。

德国本是人道主义关怀的倡导者,目前是欧盟内部接收移民与难民最多的国家,但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开始对政府举措持反对态度,7月31日,德国权威民调机构INSA舆情研究所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因移民难民政策分歧严重,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支持率降至2006年以来最低点。

欧盟总部布鲁塞尔正在考虑建立体制更为健全的移民与难民接纳方案,但欧盟内部广泛的社会调查结果显示:欧洲人对移民与难民已经烦透了。

移民与难民进入欧盟的目的,在某种意义上趋同:寻求美好的生活,远离其祖籍国的战乱、经济凋敝等等。“在西班牙,难民投靠而来,他们将被依照《庇护法》(Ley de Asilo)获得保护与帮助,比如不得驱逐他们、不得让他们受到迫害,这是庇护法的底线,但同时对难民的身份认定又有严格的法律限定;而移民所依赖的法律保护伞不同,他们在西班牙的生存与发展则靠《外国人法》(Ley de Extranjería)来限定,法律规定他们在西班牙逗留(reglamenta)或居留(residencia)的时间和权利,只要合法,他们的自由程度和发展空间比难民大得多。”马德里律师服务协会移民与难民服务协调员马塞洛·贝尔格拉诺(Marcelo Belgrano)说。

欧盟移民与难民的相关数字

相比2016年,欧盟范围内移民人数增加了4%,与此同时,申请庇护的难民人数总数为73.5万人,同比2016年减少了43%。

在西班牙,2017年年底的数据显示,来自第三国(非欧盟内部成员国)的移民总人数高达250万人,相比2016年人数增加了0.1%。而难民的申请数量猛增了97%。

欧盟统计局(Oficina Europea de Estadística de la Unión Europea,简写:Eurostat)的最新数据显示,欧盟目前内部目前拥有5.14亿居民,其中2160万居民来自第三国(包括移民与难民),占居民总数的4.2%。

西班牙国家统计局(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istica,简写:IN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西班牙全国范围内共有466.59万外国人,2017年新增外国人53.2万,同比2016年的41.4万,增长率高达28%。其中显著增长的是委内瑞拉人,2016年西班牙境内的委内瑞拉人人数为63268名,2017年则增至91228名。

布鲁塞尔认为,外国人进入欧盟,多是由经济、环境、政治及社会因素的多方影响。从历史经验来看,经济相对繁荣、政治相对稳定的欧洲对移民和难民的接受量更多,由此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移民不会因为欧洲的老龄化而停止移入的进度。

2017年德国接纳移民与难民数量与比例。(图片来源:欧盟统计局)

2017年意大利接纳移民与难民数量与比例。(图片来源:欧盟统计局)

2017年西班牙接纳移民与难民数量与比例。(图片来源:欧盟统计局)

至于难民,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诞生的日内瓦公约(Convenios de Ginebra,1951年)的法律精神来看,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联合国难民署,西班牙语:Alto Comisionado de Naciones Unidas para los Refugiados,简写:ACNUR)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难民总数高达6530万人,为历年人数最高纪录。

艾兰•库尔迪之死,引发全球对难民现象的关注,成为西方多国政治议题。(图片来源:《新邮报》)

起因之一就是连年不断的战祸:2015年叙利亚冲突愈演愈烈,就在同一年,“艾兰·库尔迪之死”的照片传遍了全世界,由此引发的同情心让欧盟从2014年开始后就大批量接受难民。【注:艾兰·库尔迪(Alan Kurdi)是一名叙利亚籍库尔德族三岁儿童。于2015年9月2日在地中海溺亡后,他的照片成为全球新闻的头条。他和他的家人是在欧洲难民危机中试图到达欧洲的叙利亚难民。他遗体的照片由土耳其记者尼鲁佛·迪米尔拍摄,并迅速在全球蔓延,引发国际反应。】

2014年欧盟收到的庇护申请为62.6万份,在2015年这个数字飙升至133.23万份,2016年为126.09万份、2017年为71.22万份。

西班牙难民委员会近期不断在地中海海域援救非洲难民。(图片来源:SER广播电台)

“无法驱逐的人”困扰西班牙

根据欧盟成员国集体签署的《都柏林公约》(西班牙语:Convenios de Dublín),第三国国民以难民身份进入欧盟国家时,必须确定其庇护申请。

在这份公约的法律约束下,西班牙进行了难民统计,据内政部(Ministerio del Interior)下辖的内政总局(Dirección General dePolítica Interior)的数据显示,西班牙2014年收到难民庇护申请数量为5985份、2015年为14908份、2016年为16542份、2017年为61715份,几年间数量迅速增长,预计在2018年结束时,难民庇护申请数量将达到4万份左右,而申请难民庇护的外国人,其国籍主要集中在委内瑞拉、叙利亚和哥伦比亚三国。

其中,委内瑞拉人在西班牙申请庇护的数量,在2015年仅为590份,在2016年猛增至4154份,2017年为10558份,这和该国濒临崩溃的经济形势有密切关系。

难民庇护申请数量第二的则是叙利亚,2015年申请数量最多,达到了5723份;2016年下降至3064份,2017年又上升至4271份。

排名第三的是哥伦比亚人,尽管2016年9月,哥伦比亚最大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简称“哥武”)同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并正式生效,时任哥伦比亚总统的桑托斯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但紧张局势没有得到有效缓解,相当数量的哥伦比亚人出走,其中一部分抵达西班牙,2017年哥伦比亚难民庇护申请数量为2509份。

西班牙国家边境(机场、港口与陆地边界)的外国人拘留中心(Centros de Internamiento de Extranjeros,简写:CIE)的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中,该机构处理了超过70%(总数为65368份)的难民庇护申请。

不过,根据西班牙避难系统的处理程序来看,对难民庇护申请的评估再到决策,过程需要6个月,但如果难民庇护申请不符合难民及庇护办公室(Oficina de Asilo y Refugio,简写:OAR)的条件要求,其申请也会被拒绝。

西班牙援助难民委员会(Comisión Española de Ayuda al Refugiado,简写:CEAR)表示,难民庇护申请获批后,可以获得多项权利,比如参加就业和培训计划、获得有效的西班牙外国人居留卡,并被允许在西班牙就业并参与各类社会活动,但一名难民从申请到拥有这些权利,通常的时间长达2年。

《拓展报》认为,西班牙有关援助难民的非政府组织不少,但奉行的行动准则又不太一致。而且,官方机构在审核难民庇护申请时所参考的条件与标准也有不同。而西班牙现行的针对难民庇护申请的“难民及在西班牙辅助保护法”(Estatuto de Refugiado y de Protección Subsidiaria enEspaña)使难民庇护申请的获批率极低。

2017年只有595名难民通过该项法令审核获得庇护身份,2018年迄今,也只有355名难民通过,而这些人只是难民团体中的一小部分。

谈到接收,就得说另一个与之相对的概念——驱逐。西班牙国家“透明度网站”(Portal de Transparencia)的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8年中,西班牙政府开出的驱逐令数量为39.03万份,最终实施的仅为78874份。没有被驱逐的外国人,无论移民还是难民,其中相当一部分人依旧没有获得合法的居留身份以及应有的社会权利。

对此,马德里反种族主义非营利律师楼SOS Racismo Madrid的律师达娜·加西亚(Dana García)总结说,“在这种现状下,许多人留在西班牙,即便收到驱逐令,一部分人也不会被驱逐,原因之一是他们的原籍国与西班牙没有双边遣返与引渡协议,而且很多原籍国不愿意承认他们是自己国家出走的难民,这些人在西班牙的土地上,没有合法身份,但承担着极大的生存压力,这些人现在被称为‘无法驱逐的人’(西班牙语:los inexpulsables)。”

这个难题多年来始终困扰西班牙,到目前来看,依旧无解。

(来源:西班牙华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