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监狱“夫妻房”成恐袭策划据点:能带刀、禁止狱警监视,只为保障人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3月5日,法国西部萨尔特河畔孔代(Condé-sur-Sarthe)监狱发生恐怖袭击事件,27岁的重刑犯米卡艾尔·丘罗(Michaël Chiolo)使用刀具砍伤两名狱警。从他成功获得刀具到实施袭击,以及随后爆发的狱警抗议示威,一系列事件背后无不影射着更深层次的社会症结。

极端犯人牺牲老婆为狱友报仇

3月5日早上9点45分,孔代监狱27岁的犯人Michaël Chiolo在同妻子相聚时,佯装争吵,吸引狱警注意之后犯人用一把陶瓷刀刺伤两名狱警,后者并未有生命危险。该犯人在“劫持”自家老婆并与警方对峙后,晚上18点40分,特警队发起强攻将这名在监狱内发动“恐袭”的犯人拿下。他的老婆在对峙中被子弹击中身亡。

27岁的犯人Michaël Chiolo于2010年皈依伊斯兰教,2012年因非法拘禁并导致一名89岁男子窒息,被判30年监禁。在服刑期间,他因宣传恐怖主义,再被判刑。

据警方初步消息称,该犯人行动时高喊“真主至上”,反恐检察院已经对该案开启调查。最新调差进展称,Michaël Chiolo审讯过程承认,他想要给2018年斯特拉斯堡圣诞市场恐袭枪手Chérif Chekatt报仇。后者曾是他在Épinal监狱的狱友。

2018年12月11日法国斯特拉斯堡圣诞集市发生恐怖袭击,3死13人伤,枪手Chérif Chekatt在逃亡48小时候被警方于斯堡击毙。图为12月12日,警察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市中心圣诞市场巡逻。

犯人Michaël Chiolo,于2010年皈依伊斯兰教,2012年因非法拘禁并导致一名89岁老人丧生,被判30年监禁。在服刑期间,他因宣传恐怖主义,再被判刑。此前,他曾因诈骗和严重偷盗被判过刑。他的老婆34岁,名叫Hanane Aboulhana,在巴黎东部城市米卢斯居住。警方对她父母家进行搜查,但未对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进行抓捕,目前他们已经离开警局。

狱警无权对访客搜身

据法国《观察者》杂志掌握的多方消息称,该犯人的老婆将陶瓷刀和伪造人体炸弹装置藏入假怀孕肚子道具中,并顺利带入监狱。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选用的陶瓷刀正是监狱电子安检门所检测不出来的。后者只能检测出通过者是否携带金属物品,如果有,则会响笛警报。

据监狱工作者全国工会(Syndicat National Pénitentiaire Force ouvrière)副秘书长Yoan Karar向法国新闻广播电台披露,“在法律上,监狱看守人员是没有权利触碰和搜查访客的,除非获得后者的同意。因为当时安全监测门并没有响,监狱看守人员没有理由要求进一步搜身检查,这也是为何刀具会如此轻易被带进监狱。”

根据法国监狱法第57条规定,“只有在以下情况下允许搜身:羁押人员行为违反规章制度;或其行为威胁人员安全和监狱秩序。只有在搜身或电子检测设备不足以发挥必要功效的情形下,全面搜查才可能被允许。” Yoan Karar进一步补充道:“该项法律禁止我们对羁押人员实行系统搜查,而对于监狱访客的搜查则没有在法律层面提及。一个简单的搜查动作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得到法律层面的允许。”

极大自由度和私密度,监狱家庭房成犯罪温床

在Michaël Chiolo妻子将瓷器刀顺利通过安检带入这座号称法国最高警戒监狱后,她和老公在监狱提供的家庭房里完成了刀具的交接。

家庭房(unité de vie familiale)是一间配备家具的2居室。羁押人员被允许和家属在此共度6至72小时,司法部门设立该场所的初衷是为了鼓励犯人被关押期间维持家庭联系。

访客和犯人在家庭房里拥有极大的自由度和私密性,监狱看守人员不能在家庭房逗留,也不可以查看或者“偷听”家庭房内发生的事情,犯人及其亲属可以自由决定其在家庭房内的活动。家庭房甚至还配备了简易厨房、成套卫生设备和可供白天使用的外部活动空间(花园或庭院)。

进入家庭房的访客按照要求需提前1小时到达监狱,上交身份证件和所有希望带入家庭房使用的物件(衣物、珠宝配饰、卫生用品、鞋等。所带入的物件需符合监狱相关规定,并通过X光检查后录入清单,而访客则通过电子安检门进行检测。进入家庭房的犯人,则需要在之前经历一次全面搜查。但进入家庭房之后,犯人和访客都不需要再被搜查。看守人员会每隔3-4小时,在白天固定时间经过家庭房(具体时间会告知双方),而家庭房内人员只需在这些时刻出现在看守人员视野范围内即可。

监狱成绝佳洗脑场所

在这次犯人砍伤2名看守的恐怖袭击背后,更需要引起注意的事实是,Michaël Chiolo是2012年在监禁期间成为了极端分子。犯人在监狱没有得到应有的再教育,而是在监狱里受到激进思想的影响,封闭的环境、狭隘的人际圈,更是让监狱成为了绝佳的洗脑场所。

在2015年1月的巴黎Hyper Casher犹太食品店枪击案中,伊斯兰极端分子库里巴利在劫持人质时,声称如果警方对《查理周刊》血案嫌疑人库阿什两兄弟采取突击行动,他将杀死所有人质,而库阿什兄弟中的谢里夫·库阿什和库里巴利很可能正是在狱中结识。

图为2015年巴黎恐袭之后市民自发的悼念活动。2015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主犯萨拉赫·阿布德斯兰就一人享有4间牢房,还有独自放风的院子。除了看电视,他还可使用健身器材锻炼身体。因为部分监狱采用隔离犯人,避免聚众传播极端思想的管理策略。

法国司法部长贝卢贝(Nicole Belloubet)在此次囚犯对看守行凶后,接受电台采访时,表示法国在囚禁激进分子管理上存在缺陷。目前法国共计7万多犯人,其中约500人因恐怖主义罪行被监禁,另有约1200人因刑事罪被判刑,但后来在监狱中走上伊斯兰极端化道路。

狱警愤怒难平息,激进化犯人管理难

和犯人日夜共处一室的狱警则在此次恐怖袭击之后更备受触动。

3月6日,法国西部萨尔特河畔孔代(Condé-sur-Sarthe)监狱犯人砍伤狱警第二天后,该监狱被工作人员封堵。此外,全国多地狱警同样发起抗议运动,据政府部门统计,当天早上共计18个监狱一度被封锁,中午才开始逐渐恢复正常。

孔代监狱狱警工会代表表示,“大家情绪激动,因为都知道类似案件肯定会发生,但申诉了这么久,并没什么用”。

据监狱工会人员表示,两名受伤狱警目前没有生命危险。这一事件再次引爆狱警安全和工作条件每况愈下的议题。3月6日,从巴黎郊区监狱到科西嘉岛,多个监狱工作人员纷纷发起封堵行动。狱警希望提高工资并增强安全保障。

去年一月中旬,法国狱警因为不满工作条件恶劣、待遇偏低、人身安全得不到足够保护,而发起全国性罢工。政府为平息事态而做出多项承诺,包括拨款3000万欧元改善狱警待遇、针对激进化囚犯设置单独管理区域、增加狱警岗位等等,但抗议风潮暴露出法国监狱管理制度的诸多弊病,似乎并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