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面对各种血腥可怕现场,这个记者把自己公司告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话说,

要问几乎每天都得面对血型犯罪现场或尸体的职业,相信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警察就是法医,

但其实还有一个相对应的职业被人们所忽略了,那就是专门收集罪案现场资料的记者,

众所周知,记者这份工作需要经常扮演“与时间赛跑”的角色,

尤其是那些个私营大型报社里的记者,抢到大案件或新闻的第一手资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首要任务…

光是平时在市场里宰杀家畜的屠夫们都会有心理阴影,更何况是那些每天都得面对人类死亡现场的记者们,

关键是他们还得把尸体细节记录下来反复观看以便进行详细报道,这样的工作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不,最近就有一位来自澳洲的女记者因为工作多年带来的心理创伤而将所在报社告上了法庭…

澳洲一位名叫YZ(化名)的女记者,曾任职于墨尔本最大的一家报社——《The Age》(世纪报)长达10年的时间,

在2003-2013年的任职期间,她报道了无数起令人发指的犯罪案件,

其中包括墨尔本的黑社会战争,以及数十起可怕至极的谋杀案件…

在刚刚入职后的第一年,YZ就被安排到一位年轻的墨尔本妈妈在车道上被谋杀的死亡现场进行报道,

同年,她又报道了死者Anna Kemp的谋杀案件,这名妇女和她刚16个月大的女儿被丈夫残忍杀害并弃尸荒野,

2015年时,她被派到位于维多利亚西南海岸Warrnambool市报道在当地淹死的Burrell一家一案,

这个五口之家被发现时已经是死亡多天后被海浪拍打到岩石上,尸体的腐烂程度令YZ在报道后的五天内都无法正常进食,

时间来到2006年时,YZ又被派遣到墨尔本北部一个叫Altona的城市报道案件,

当时是一对名为Colleen和Laura的姐妹被强奸后谋杀的案件,她获得了很多尸体和“到处都是血”的照片并撰写报道…

YZ经历过多次抢救无效、残忍谋杀甚至分尸、黑帮打架惨死一片的案件现场,心理也由此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如果每次都是报道已成定局的死亡案件反倒还好,但可惜现实并非如此,

曾在2009年时1月9日时,墨尔本西门大桥上发生了一起可怕的案件——

一位名叫Darcey的小女孩被她的父亲Arthur Freeman从桥上扔出了58米远,并掉进了下面的Yarra河里!

得到报料后的YZ立马赶到了案件现场,却没想到在那里看见了令她难以忘怀的悲惨一幕…

当她到达犯罪现场后,眼前恰好是小Darcey刚刚被消防队员从河里打捞了出来的一幕,

已经被河水泡得起皱泛白的小Darcey显然没有了生命迹象,但医护人员却依旧在拼了命地给她做着CPR(心脏复苏),

尽管周围的人都挂着一脸沉痛的表情,但碍于职责所在的YZ却不得不压抑着内心的悲痛不断向警方人员询问着案件情况,

在事后的案件新闻发布会上,YZ表示这是她“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凶手Arthur Freeman被抓获)

尽管YZ只是作为案件的报道者,但长期到访死亡现场的她很难做到完全忽略掉自己的个人感受,

因此她几乎每天都是看着尸体的照片哭着写新闻,却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安慰和帮助,

曾向主编反映实在受不了总是到访死亡现场的她,一度转到了报社里的体育栏目,

然而没过多久,她就又被当时的副主编强行要求调回原本的岗位上,她在拒绝后却被要求离开…

正是由于这种种压力和心理创伤,被严重影响到生活的YZ最终把《The Age》报社告上了法庭,

在最近的宣判结果中,主审法官Chris O‘Neill表示:

“YZ在《The Age》报社期间历经了各种令人不安的创伤事件,导致患上了PTSD(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尽管她在离开报社后身心上的症状有所改善,但仍然有许多病况无限期地发作,

包括突然爆发焦虑,偶尔恐慌发作以及睡眠障碍,甚至还会梦到白天报道的可怕场景。”

最终法院判处《The Age》报社向YZ赔偿18万澳元(折合84万元人民币)…

要说的是,

其实除了专门报道犯罪现场的记者之外,网络内容审查员这个职业同样也经受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心理压力,

可能有很多小伙伴对这个职业并不了解,简单来说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是删除社交媒体上的仇恨、色情、血腥及暴力性言论和图像,

虽然他们不像上面提到的记者一般需要经常到访案件现场,但他们每天要看到的血腥图像一点儿也不比记者少…

Facebook作为排在当前世界前列的社交软件,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拥有着高达20亿的用户,

使用人数多,也就意味着在“社区安全运营”方面的管理极为重要,

截至2018年底时,Facebook就有超过30000名员工致力于安全和保障方面,其中有一半就是网络内容审查员!

在现阶段,德国已经成为了Facebook最为重要的内容审查中心之一,

目前光是在柏林和埃森这两座城市就有超过1000名该软件的网络内容审查员,当中大多数都来自一家名为Arvato的业务外包公司,

尽管关于这些网络内容审查的具体流程因为员工签过保密协定而无法得知,但有一些曾经做过这份工作的前员工还是简单地透露出了少数工作环境和删帖原则…

Burcu Punsmann就是一名曾在柏林工作的Facebook网络内容审查员,他表示自己当初是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才找了这份工作,

一开始十分享受入职培训的他,每天就是适应审查Facebook用户投诉或举报上来的上传内容,

根据Burcu的描述,平均每个星期提交上来的用户举报信大约有650万封!

因此网络内容审查员这个工作几乎是全年无休,一周七天几乎没有任何间歇!

他们需要在几秒钟的时间里正确分析和判断举报内容是否该被删除,所以工作时间内必须保持高度的精神状态,

要想进行准确判断的话,又得严格参照工作衡量指标来分析,而这些指标和要求又十分详细且经常修改,

这样一来,网络内容审查员们要花的功夫会变得更多,几乎就像机器人一样运作大脑,

以至于他们在下班时间里依然无法放松大脑,甚至是对这种工作形式产生了“依赖”,

Burcu就表示自己在睡觉时间里都经常梦到在工作,处理那些血腥图像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因此他在工作了3个月后辞职了,原因就是实在忍受不了每天都保持着这种近乎专业却又畸形的高度紧张及警惕的精神状态…

按理来说,心理压力如此之大的网络内容审查员应该薪资很丰厚才对,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们的平均年薪仅为28800美元(折合约19万元人民币),

要知道,在Facebook内部工作的员工平均年薪可是高达24万美元(折合约161万元人民币)啊!

相比这样的压力,他们的薪资就显得非常不想当了…

每个成年人的世界,

都不容易…

来源:带你游遍英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