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镜》:性别既非两个字,更非七十二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006与W

我们人类一共有多少种性别?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除了男和女之外还有其他答案吗?或许,对于绝大部分的动植物来说,这就是雌或雄的二选一答案。但到了人类,尤其是在性别平等主义人士的定义下,人类的性别不仅不应该仅限于两个,它更是可以拥有如孙悟空七十二变的数量。比如,在性别平等主义人士的性别定义中有一种性别叫做月光性别(moon gender)。顾名思义,这指的就是有一类人群每当在夜晚更衣时他们会表现出自己的一个性别,除此之外的时间他们所坚持的却是与之不同的另一个性别。随着个体由于对性别选项的自由与渴望,我们不难看到一些执着于平等分类的性别平等主义人士正逐渐把性别变成自己为之呐喊的新战场。

对此,有部分人认为,从两种性别衍生到七十二种性别是人类社会的进步、科技发展的体现,平等自由的实现。这种论断主要因为当婴儿出生时,他或她则可以百分之百被确定其生理性别;但正因为婴儿的性别是被定义的,所以有人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有待商榷的。毕竟,在婴儿时期的我们是缺乏自主意识。而作为人类进步的倡导者,我们不应该让这种“强加于人”的做法继续下去,而应该在个体拥有自主意识前都保持性别开放的权利与自由。

此外,对于那些性别多样化的支持者来说,他们认为婴儿被性别定义的做法,与婴儿被受洗成为天主教徒的做法是同出一辙。因为后者被强行要求从皈依于天主教,无论其喜欢与否,也无论其将来接受的教育或是发展是否与之相悖。就如婴儿的性别一样,一旦被系统设置完成,就不得不按照被规范的道路走下去。因此,有人认为如此看似“顺其自然”的做法,实则是一项极为残酷的社会人口工程。

于是,有不少碍于性别中立教育的幼儿机构开始“卖弄”其新式性别教育法。在这些教育机构中,老师传授给孩子的不再是传统的男女性别区分的教育——拥有男性特征的称之为男人,拥有女性特征的称之为女人;而是“抹杀”了性别的概念,所有人都仅仅是人,只不过有的人是拥有男性特征的人,有的是拥有女性特征的人,还有的是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特征的人。换句话来说,生理性别特征不再足以定义一个人的性别。的确,这样的方法在某种程度上让那些无法认同自己真正性别与生理性别的人群得到一定的宽慰与认可。但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让小孩更加混淆性别的概念呢?

此外,如果我们真的把性别像是每一个人的名字一样个性化的话,是有助于还是有碍于社会的发展?假设幼儿园里有一百个小孩,人们根据每个孩子的不同特性定义出一百个不同的性别,然后再根据这一百个不同的性别定制一百个专属设施,接下来是不是还应该根据不同的性别来定制不一样的文体项目与考核内容呢?这一个个接踵而来的问题只会让社会发展朝着脱轨方向进发。但如果把性别仅限于男女却也在现实中制造出更多的不公平。就好比说,获得女子世锦赛自行车冠军的变性人瑞秋·麦金农(Rachel McKinnon),让参与该项目的女性感觉到不公平。再比方说,女子800米奥运冠军卡斯特尔·塞门亚(Caster Semenya),她因为具有双性人的特质导致与她一起比赛的女性纷纷认为这样对她们有失公平,于是国际田联出台了一条关于女性体内睾丸酮测试的项目。但有评论认为,国际田联的做法是对塞门亚的歧视,因为它出台的政策似乎有意无意地让塞门亚无法再获得女子竞赛的资格。

或许当今我们不应该仅存在男女两种性别,但这却不意味着我们需要七十二种甚至是更多样化的性别定义。因为那样不仅不会解决问题,反而会让问题复杂化。毕竟,那些新式的性别与其说是定义不同种类的性别,不如说是个人的性格特征又或是个人未来伴侣的选择方向。现如今不断发展的社会,让我们可以去包容每个人不同的喜好与追求,小至每个人的兴趣可以是多样化,大至每个人对于自己不同的权益要求可以是广泛化,但对于性别的定义却似乎应该更为科学化与严谨化。

两种性别也许过于简单,但七十二种绝不是解决之道。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