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打工皇帝出炉,看看他们挣这么多钱怎么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每个职场人,都有追求高薪的梦想。

那么,德国大众汽车的Herbert Diess肯定是其中佼佼者。2018年4月12日,时任大众品牌首席执行官Herbert Diess接替Matthias Müller成为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当然年度收入也从520万欧元涨到了850万欧元。

Herbert Diess

自从2015年9月之后,大众汽车就身陷“尾气门”或“柴油门”事件,造成在2015年年底大众汽车集团跌出全球100强企业之列。虽说如此,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在给高层经理发工资时可一点都不小气哦,只是相对于2015年之前的大众汽车集团高层领导的年度收入而言还是缩水很多。

数据说话,同样是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这一职位,

2014年Martin Winterkorn 年度收入为1590万欧元;2015年Matthias Müller 年度收入约近1000万欧元;2018年Herbert Diess 年度收入为850万欧元

同类对比一下,德国其他DAX企业的CEO们的收入,以2018年为例:

* Allianz的老板Oliver Bäte年度收入约近1000万欧元;

* SAP的首席执行官Bill McDermott 年度收入约近980万欧元;

* Daimler的首席执行官Dieter Zetsche 年度收入约近600万欧元。

中国同样有着不可小觑的打工皇帝,我们来看看最牛的4位:

联想CEO杨元庆,年薪1.19亿人民币

微信教父张小龙,在腾讯管理层的地位和自由度较高,年薪2.7亿港元

李嘉诚助手霍建宁,在长江实业打工40年,可谓是李嘉诚家族的忠臣元老,年薪高达2.74亿港元,平均月薪2283万港元

新华都总经理唐骏,年薪10亿人民币

相比Daimler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收入,德国大众汽车的首席执行官的年度收入已经高出很多。那么大众汽车的高层领导的薪水是否有上限呢?

话题还得回到“尾气门”或“柴油门”事件。这一事件的影响之深远是全球汽车业都始料未及的,到目前为止德国大众汽车还在为此付出其代价:Martin Winterkorn和Matthias Müller辞职,按照原计划Matthias Müller合同应该到2020年,以及200亿欧元的费用支出。

与此同时,民众不断地批评关于大众汽车的高层领导的高薪,此外也由于庞大的开支导致运营成本的上升等等棘手问题,2017年德国大众汽车集团明确限定了高层领导的年薪。首席执行官的年薪不能超过1000万欧元,董事会的其他成员年薪不能超过550万欧元。涉及分红奖金部分有一个更为详细的计算方式,但总体需看上一个财政年的收入而定。

闲话Herbert Diess

Herbert Diess从1996年开始进入德国宝马集团工作,2007年成为宝马集团董事会成员,负责采购和供应商网络业务。在他的带领下宝马的整体产品朝年轻化高效率转型,他也曾经在一年的时间内完成了宝马制定的高达50亿欧元成本削减的目标。

可惜的是,2014年德国宝马集团更换首席执行官,55岁的Herbert Diess被宝马监事会与匡特家族认为年龄偏大,不再适合领导宝马年轻化战略的理由而没有被宝马选择成为首席执行官。

这位出生于慕尼黑的个性十足的Herbert Diess没有选择妥协,而迅速的离职德国宝马集团,加盟德国大众汽车集团。时任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Martin Winterkorn则把Herbert Diess称为“业界最强”的职业经理人。在他看来,迪斯“最大的能力”之一就在于他有能力将大众不景气的核心业务变成利润机器。

据悉,在Herbert Diess刚刚上任成为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就公布改革的计划。而来自大众集团的企业内部公告也证实了这一点:集团将大面积的改变集团的管理结构,并最终成立六个大板块事业;将对旗下多个品牌进行整合,同时加大北美地区的业务投放以及专门设立中国业务板块。

在大众员工的内部邮件中,可以看到Herbert Diess是这么写:“改革以及机构调整的目的是要加快实施既定战略,竞争的加剧和改变促使我们必须跑得更快。”

已经担任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近一年的Herbert Diess,他认为尽管大众汽车会在中国、北美等市场碰到更加严峻的局面,但他还是很有信心。他预测2019年的集团销售额会在2018年的销售额基础上再次增长5%。

2018年,大众集团交付汽车的数量比往年增加了1083万辆,销售额为2358亿欧元。税后盈利6%,差不多约121.5亿欧元。

来源:德国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