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点儿吧,巴黎电影博物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前几天在网上看了一部北电教授,周传基老先生的授课视频。足足一个多小时,先生站在镜头前,思路清晰地从电影的运动讲起,就算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的人,也能从中获得不少知识,甚至有醍醐灌顶的功效。

如今先生离开已有2年,中国又少了一位真正懂电影的大师。

在网课中,他提到去过多次巴黎电影博物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让老先生多次走访呢?

位于12区Bercy城中村,坐6号或14号线地铁就能到。相信在法国生活的人都不陌生,就算你从来没有visiter过,也一定听过他的大名:La cinémathèque française。

1936年,Henri Langlois(算是土耳其裔的法国人,他的父母是法国的)本着对电影至死不渝的热爱,把他从四处搜集的服装,道具,海报等完好的收藏起来,建立了法国电影博物馆。

现在看来,他这一举动十分具有远见,尽管1911年,乔托·卡努杜在书中已经把电影称为‘第七艺术’,新事物的诞生总要经过时间的检验才能得到认可。那时候的人们没有意识到电影这个庞大的艺术系统,拍完了以后,所用的道具,服装,相机等得不到合理的保护,随着时间的推移,原版拷贝遗失或损坏,或因战争原因被销毁,他是第一个用实际行动对其进行保护,修复,珍藏和展示的先导者。

这栋建筑也来头不小,与Fondation Louis Vuitton当代艺术馆出自同一人之手,建筑师Frank Gehry。

一层大厅内的售票窗口挺多,平时几乎没人。博物馆在3,4楼,中午12点才开门,成人票售价5欧,学生票4欧,每个月的第一个礼拜日免费。

电梯门一打开,博物馆大厅瞬间向你敞开,陈列井井有条。

由于不能拍摄展品细节,我就只能拍些全景,让大家看看大概的ambiance。

馆中藏有2100件电影服饰,4000部机器,25000件魔术成像仪,6000个发明专利能40000部新老电影拷贝,23000幅海报等等。

或许是刻意保持神秘感,博物馆几乎不做媒体宣传,单靠内部发放小册子,时有时无的affichage来向公众交代programme, 社交媒体上的水花也不大。对于世界第一大电影博物馆的地位来说,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实在让人着急。

坐拥这么大一个头衔,连一个高调点儿的communication都没有。

海量的收藏,展出的却只有一小部分,这是许多游客抱怨的原因。我看了场馆的安排,有些楼层空着,非常不合理,没有现代电影技术展出的部分,都在古代电影进化史上绕圈儿,太学术化,很难吸引游客。

常客都是在电影领域工作的pro,还有一些好奇的游客,晃个半小时就出去了。

Le voyage dans la lune绘稿, 博物馆中还藏有一件电影史上最古老的服装,出自该电影。

橱窗里陈列的大多是摄像机。收藏的有Pathé,Gaumont初期使用的摄影仪器,显象装置等。论仪器,东西没Arts et Métiers馆多,但后者只是把摄影机当工具来收藏,单纯的讲魔术演变成动态影像这个行当,目的完全不一样。

La cinémathèque要做的,就是把关于电影的所有档案,仪器,道具,服装,宣传,手稿,历史记录等,归纳为一个世界(univers),一个自成体系的小星球,并不是单纯的物件展出,所有的实物如果没有背后的故事和文化作支撑,就无法与观众建立情感联系。

再者,Arts et Métiers的东西比较杂,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在摄影器材区也有小电影,但论精品还得来电影博物馆,哪台机器对应了哪部电影的拍摄,被哪个导演经手,都是有历史记录的。

如此重量级的珍宝,却没有拿到第一线来宣传,哎…..哪怕是做个结合pellicule的图片展,也能吸引一大波儿电影爱好者啊。

周传基先生说,博物馆展示的电影历史,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运动。我们中国人翻译cinéma的时候,把Ciné(kine)词义中的‘运动’给删去了,改为了‘电’。所以为什么西方人在拍电影的时候,总是要把握‘影像动态’的呈现,要有空间感,不仅从画面上,还要从声音上。

周先生的言论一针见血。确实,这里的装置都是讲运动的,如何让实物和图片动起来。

下面这组美轮美奂的作品,就是在媒介上镂空,通过背面的灯光变化现实白天和黑夜的交替变化。很多白天状态下看不到的人物,通过光影,在夜晚显现出来了。

奔马的连续影像,可以再与卢浮宫中展出的Géricault的赛马图(le Derby d’Epsom)对比一下。

图片和服饰区,惊喜就在这个区:德国电影的手绘,希区柯克电影‘Psychose’的骷髅头,Man Ray电影‘L‘étoile de mer’中的海星,杜象的Rotorelief。

官网上放了图片,不全,但基本的几个镇馆之宝都有了。

这是馆内的宝贝之一,小孩与狗的走马灯。

彩蛋之一,Metropolis的机器人就被收藏在这里。

楼上是临时展,经常做世界大导演或演员的rétrospective(回顾展)。布展很用心,参观的人特别少,主题太老,对于年轻人没什么吸引力,走到这儿都是一扫而过。

随着电影技术的进步,blockbuster用尖端科技让视觉效果更加暴力逼真,Cité des sciences还做过特效技术的展览,吸引了各个年龄层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孩子。那些经典的老片子片子很少能进入孩子的视野了。

留言册里的游客都非常可爱,我从头儿翻到尾,全是年轻人的漫画,笑话和赞誉。亚洲游客中,日本人和韩国人的留言很多,当然我也留下了一段“墨宝”。不知道等册子写满以后,工作人员看到这些blagues会不会笑哭

在我看来,出博物馆后,到走廊尽头的Bibliothèque看个电影或翻阅下文字资料,才是结束visite的正确方式。

图书馆从早上10点开门到19点关门,进入前必须要到vestiaire存包,借阅电影DVD须出示carte d’identité。

来借阅的人似乎驾轻就熟,早就习惯了刷卡,存包等一系列流程。

在这里看片儿的大多是电影专业的学生,电影爱好者和业内人士,拿个小本本一边看一边记,还有拿电脑写论文的。每个人一个格子,互不打扰。

只要买了门票,你想呆多久呆多久,想看多少部就看多少部,只要眼睛不瞎就成。法国在文化普及上的优惠政策真是绝了,从他们的电影院月卡系统上就可见一斑。

这个屋子采光不好,器材也旧,说实话,好久没碰DVD机这玩意儿了,一时之间还不会用了,快进倒退都没有网络视频方便,看老电影也挺费眼睛的,出门以后想给眼睛抠出来洗洗。

如果有人问,当你知道某些片子能在YouTube和某瑙上找到时,这个时间到底花费的值不值?我觉得挺值的,起码支持了工作人员对电影历史保护的工作。

在走之前路过Librairie,里面卖的跟普通艺术场馆差不多,就是多了一些电影书籍。

书店前是一帮带孩子,抖腿看手机的大妈,大爷。

哎……叹息这个蕴藏成千上万宝贝的博物馆没有什么活力,digital和其他媒介上的宣传不给力,巴黎必去的博物馆前十也没有它,低调到快被人遗忘了。

真希望博物馆赶紧找到像故宫单院长那样的人物,破旧出新,还‘电影界卢浮宫’应有的关注。

来源:法国学生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