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那些搞招生舞弊案的人,其实是“穷人”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上周,美国历史上最大名校招生丑闻被爆出。

这场丑闻牵连范围之广,作弊行为之大胆,让它成为美国司法部有史以来最大的高校诉讼案件。

图源:CNN

调查动用了超过300名FBI探员,涉及全国200家代理机构,导致6个州50人被指控。超过700位富有的家长们曾经做过类似的作弊行为,借此将他们的孩子塞进名校。

耶鲁、南加大、斯坦福等八所知名大学被列在联邦起诉书和形式诉讼中。

周二,威廉·辛格出现在波士顿的约翰·约瑟夫·莫克利联邦法院。

图源:KATHERINE TAYLO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个不会踢足球的女孩神奇地作为明星球员被耶鲁大学征募。她父母的花费:120万美元。

一名渴望进入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高中男孩被不实认定为学习障碍,以便他可以在串通好的监考员陪同下参加标准化测试,后者将确保他分数达标。他父母的花费:5万美元。

 一名没有赛艇经验的学生成为南加大赛艇校队成员,此前别人在船上的照片被提交上去证明她的专长。她的父母给一个特殊账户汇入了20万美元。

纽约时报

就这样,学位被明码标记。这些家长们为了让孩子进入名校不惜违法犯罪。

但是这一次,曾经因为录取歧视饱受争议的哈佛大学不再其列。

在录取学生这件事上,哈佛就真的站在干岸上,这么干净么?

在这个事件的背后,隐藏的却是美国教育制度早已人尽皆知的秘密。

尽管这一次,哈佛并没有直接涉及这次的高校丑闻。但是被起诉的家长中,有5位是毕业于哈佛大学。

哈佛大学的教授对此表示:“这次显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图源:CCTV

在接受CCTV的采访时,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德修维茨表示:

“我认为这起丑闻所暴露出的问题还只是‘冰山一角’。

我要提醒大家,这起丑闻并没有涉及美国最最富有的人,他们可以直接给大学捐楼,给学校捐上亿美元的捐款,这些人不用担心自己的孩子上名校。

这起案件涉及的是相对比较富有的人,这些人可能没有足够的钱去捐楼给大学,但是却可以花五六百万美元去运作。”

记者同时采访了不少哈佛大学的在校生,他们对于这种招生模式并不陌生也不惊讶。

不少人表示,有钱人花钱进名校,这件不公平的事情但却是一直存在的。

尽管这次丑闻涉及的金额已经非常巨大,但是相比一部分美国富豪阶层对名校的长期捐款而言,却是如九牛一毛。

对于美国社会的超级富豪们而言,花钱作弊这种行为实在过于小儿科。

《The Hill》的评论员曾把常青藤联盟校的录取系统称之为“财富录取系统”。

图源:纽约时报

45.6%的哈佛本科生来自收入超过20万美金的家庭。这些家庭生活在美国社会的金字塔顶端,属于全美前3.8%的家庭。

更令人震惊的是,只有4%的本科生来自美国底层家庭。

根据统计,年薪超过63万美元家庭的孩子比普通家庭的孩子被常青藤校录取的几率要高出77倍,而其中不少录取的的学生来自美国Top 1%的家庭。

哈佛大学毕业典礼

图源:新华社

这部分藤校学生“非富即贵”。在申请藤校时就比其他人更有优势。他们从小接受更全面的教育。父母兄弟也是藤校的毕业生。申请学校时更会请专人来进行申请指导。

有藤校教授,课上被学生顶嘴:我们都是prestigious的家庭的子弟。

也有学生自述曾被哈佛面试,一切顺利,最后问:你爸爸妈妈是哈佛毕业的吗?你家有人是哈佛毕业的吗?

“都没有?太可惜了小姑娘,如果你家有一个校友,我们一定会收你。”

一部分学生的家庭,藤校的长期捐赠人。他们的捐款,可以保证他们的孩子进入藤校。

潘石屹也曾向哈佛捐款1500万美元,不少网友推测是为了他们的孩子日后就读哈佛铺路。

这种行为算不算作弊呢?

同样是“走后门”,超级富豪们只是用了一种看上去更体面的方式。

在Top 1%家庭成长的孩子,和这次丑闻中的“笨学生”同样是云泥之别。

这次涉案的人员不少是刚刚实现阶级跨越,类似演员企业家等等。但是在美国上流社会的眼中,他们其实属于边缘人物。

Charles Murray在《Coming Apart》一书中提及到超级社区(super zips)的概念。

从小生活在富裕社区的孩子,可能没有机会接触普通人或者穷人,也对这类人的生活一无所知。

图源:Vanity Fair

而现实似乎更为残酷。

因为这次丑闻而被再次翻出来的纪录片《人生七年》,再次印证了阶级是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特权。

1964年,英国导演迈克尔.艾普特开始拍摄一部叫做《人生七年》(《7 up》)的纪录片,追踪跟拍14个来自英国不同阶层的7岁孩子。之后他每7年再拍一次,迄今最新的是2012年的第八部:《56 UP》。据说艾普特拍这部片子的初衷是验证英国社会的阶层固化,富人代代延续,而穷人家的孩子无法通过阶级流动实现命运反转,满满的都是“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质问。

图源:BBC

美国似乎也没什么不同,藤校培养的是未来的国家精英,学生们多数从精英家庭中来,毕业后继续维系精英群体的人脉,进而巩固自己所属的精英阶层,在垄断国家优质资源和各个领域话语权后,他们也完成了父辈的阶层传递。

美国社会的流动性比较小,尤其是最穷的一部分人。美国收入最低的20%人的子女之中,有42%会留在这个阶层,美国最低20%的人的子女,只有8%会进入最高20%。

而穷人要实现阶级跨越也越来越难。

数据发现,在美国,穷人家庭对孩子教育上的投入远低于富人家庭。而不同家庭的孩子,在小学成绩就已经有了差别。

图源:Vox

之前,北京高考状元的言论,再次引起了社会热议。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隐隐印证了“寒门再难出贵子”。

图源:搜狐

的确,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的人就生在罗马。

清华大学曾经做过一项调查,在清华社科学院14级的学生里,入学之前曾到过境外的学生占43.9%,没有出过省的学生为零。相比之下,西部一所211大学,到过境外的学生只占2.3%,没有出过省的学生则有22.7%。在倡导“教育公平”的今天,“寒门难出贵子”状况依然是普遍现象。

目前,这场巨大的招生丑闻还在不断发酵。

“所有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

(Nobody can casually succeed, it comes from the through self-control and the will.)

这句话是世界知名大学哈佛大学的校训之一,曾经这句话激励了无数人,而现在看来,这句话的后半句应该改成:

“它来自于你家庭的财富和地位。”

《The Hill》的报道中提到,即便美国标榜在学术与工作上十分严谨,但是根据统计,上百万的美国人承认自己曾在学校或是工作中说谎甚至作弊。

这是美国社会和司法必须面对的事实。

只是,当大学成了为“上流阶级”服务的机构时,也就失去了教育的意义。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分享: